欧阳雪寒一听龙弓子这意思,明显就是在调戏她。(书^屋*小}说+网)

    “五百两,你到底卖,还是不卖?”

    龙弓子已经看出来这小妞已经动怒,要是在继续下去的话,万一真的翻脸那自己还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卖,这把剑我挺喜欢的,卖了自己就没有剑用了。”龙弓子的话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欧阳寒雪。

    “你”慕容寒雪颦目震怒。将自己的剑拔了出来指着龙弓子,冷冷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龙弓子一看这架势,好像自己有点低估了这小妞的脾气,不过为了一把剑至于这样吗:“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啊,你这一女孩子家,动不动就要动手干嘛。”

    不过注意了一下她手上的那一把剑,应该就是之前在剑阁里买下来的剑,这柄剑也是通体晶莹无暇,剑身上面冒着淡淡的寒气,与自己在二楼看见的那把天山寒冰剑有些相似,与她这冷冰冰的气质也非常符合。

    慕容寒雪根本不吃龙弓子这一套,依旧是很冰冷,但语气又显得好了一些。

    “既然这样,那你就把剑交出来,这把剑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

    听到欧阳寒雪这样说,龙弓子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难道这把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不管那么多,反正对于她之前的语气,龙弓子还是不想将剑让给她。

    “欧阳小姐,你这是何必呢?你的手上不是已经有那么好的一把剑了吗?”

    “你到底给还是不给。”没说两句话,这欧阳寒雪有开始显得不耐烦。

    龙弓子没有办法,这样的情况他是说不清了,只能找一旁的掌柜说理:“掌柜的,你说这人,明明剑我已经买下来了,她突然从中间插一脚,既然这把剑对他有意义的话,那早就应该买下来了,偏偏要跟我作对。”

    掌柜的一听龙弓子的话,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小客官说得没有错,这把剑既然你已经买下来了,那就是你的了。”

    一听掌柜的这么说,龙弓子还是很满意的,但是突然又想起什么,这个掌柜在这天雪城当中开店,想必不会不认识这天雪城城住的女儿,所以这种不为强权的品质还是让他很钦佩。

    龙弓子也是个直心肠的人,他怕自己走后,这欧阳寒雪拿这掌柜出气,人家开个店本来就不容易,要是被你这大小姐一闹的话,估计在这天雪城生活下去都很难。

    “欧阳小姐,掌柜的只是实话是说,这把剑是我买下来的,你要找麻烦的话尽管来找我好了。反正我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转过身就要离开这家店铺。

    “站住。”慕容寒雪又叫住了他。”但是她也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眼睁睁的看着龙弓子就要将这柄剑带走,情急之下对着掌柜的说道;“师傅,这把剑对于你来说就真的这样给别人了吗?”

    龙弓子停下了脚步,倒不是因为被欧阳寒雪叫住,而是好像听出了什么,这个慕容寒雪好像刚刚对掌柜的叫的是师傅?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假装没有听到慕容寒雪那一声师傅,转头看向掌柜的:“掌柜的,听她的这语气,好像这把剑与您才是有一番渊源?”

    掌柜的瞪了慕容寒雪一眼:“小客官,你别听这妮子瞎说,那其实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早就已经全部放下了,我也不瞒你,这把剑的确是一把不错的剑,你就放心拿着把。”

    虽然这么说,但龙弓子还是对掌柜的这话心中充满了疑惑。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掌柜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之前伙计说这欧阳寒雪是天山派的弟子,现在又叫他师傅,难道这个掌柜的也是天山派的人不成?

    想了一下说道:“掌柜的,虽然我对您来说可能只是一介晚辈,但是如果真像欧阳小姐所说,这把剑对你又重要的意义,那我龙弓子是绝对不会要的。

    掌柜的一愣,没想到龙弓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眼神中仿佛有一些挣扎,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话:“罢了,罢了,小客官不用多说了,这把剑跟我现在已经没有缘分了,你还是拿着吧,希望对你有用处。”

    龙弓子还想多说什么,但他也欲言又止,只是再次谢过掌柜的之后,最后也还是拿着这柄剑走出了店铺。

    在龙弓子出去之后,掌柜的又看了一眼欧阳寒雪:“小雪啊,你永远是师傅严重最得意的弟子,可是师傅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你的了,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把,难得你还能叫我一声师傅,我心中真的很感动,刚刚这个小伙子,我看还是挺不错的,说不定这把剑在他身上是个好事情,今天你先回去,为师已经有些累了,想要先休息会。”

    欧阳寒雪无奈,她的心中也有些隐隐作痛,但师傅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也只能先离开了这里,但是她现在对龙弓子的印象不管是从哪方面都已经是差到了极点:“哼,要是下次再让我碰见你,绝对要你好看不成。”

    龙弓子的心情本来还有些沉重,但转念一想,再怎么样那也是别人的事情能够,既然剑已经买好了,那就先回客栈再说,待自己好好将这把剑擦拭干净,倒要看看这把剑的真正面目。

    回到了自己房间当中,打了一盆清水,又拿了一快干布。

    将剑拿了出来,然后将袖子卷起。

    这剑上面的灰实在是太后了,看看自己那已经变黑的袖子就知道。

    拿起布在水中浸湿,然后将它拧干,小心的在剑身上轻轻的仔细擦拭起来。

    根本没有擦多久,这里面的水就已经从一盆清水变成了一盆污水,龙弓子只得在去换上一盆水,

    在花了半个时辰,足足换了四次水之后,终于将这柄剑从头到尾,包括剑鞘都擦拭的干干净净了。

    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呼呼,终于让我弄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