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一直低着头吃着自己的,时不时抬头瞟一眼欧阳寒雪。(书屋 shu05.com)

    这小妞就一直在吃自己的,也不管龙弓子。

    怎么就这么淡定?欧阳寒雪越是淡定,让龙弓子就越是不自在,不过这包子味道的确不错。

    这个时候街边走来一伙三个人,这三人走在路上好像还挺惹人注目的,龙弓子抬头就注意到了他们,一看三人身上这服饰,也是一身白衣,不说领口和袖口上面还有这一些毛领,怎么感觉像是天山派的人?

    也正好也朝着自己走来,估计是来找欧阳寒雪的。

    “师妹,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三人当中一个为头的看上去面色清秀的男子看到欧阳寒雪开口说道。

    欧阳寒雪抬抬头,也跟三人打了打招呼:“诸位师哥。”

    龙弓子一看她的这些师兄过来了,暗叫不妙,竟然还有帮手,要是继续坐在这里那自己就更尴尬了,想着还是端着自己的盘子坐离这个位置。

    刚想起身,就听到欧阳寒雪冰冷的道。

    “坐下”

    “哦。”龙弓子又乖乖的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他娘的,到底有啥好怕的。”坐下之后他的心里一阵憋屈。

    这天山派的三个人一走过来,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不过几人看龙弓子的眼神总感觉有些敌意。

    “师妹啊,这小子到底是你什么人?”

    只听欧阳寒雪淡淡的回答道:“仇人”

    “我去你的,怎么的就成了仇人了。老子不就买了一把剑没有让给你不成。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心眼?”心中可是对这欧阳寒雪非常鄙夷,但是嘴上却笑眯眯的道:“欧阳小姐严重了。”

    然后又转头看向那三位天山派的弟子,同样笑着说道:“我跟欧阳小姐只是朋友而已,刚刚都是说笑的,说笑的。”

    “你小子,到底哪里得罪了我师妹”突然一下,站在后面的另外一个矮胖弟子冲到掐面来抓着龙弓子的衣领。

    龙弓子没想到这个人这么鲁莽,脸色同样一沉:“松开。”

    “哎呀,你小子还嘴硬,怎么的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得罪了我师妹。要不是还在这摊子上面,早把你小子打得个半死了。”

    这个人只是想在欧阳寒雪面前表现一番,博得他的欢心,但这欧阳寒雪并没有什么举动。

    “欧阳寒雪,你来真的?”龙弓子并没有直接挣脱,而是冷声对着欧阳韩雪质问道,这一次他说话的语气到倒是强硬,他甚至都认为这些人就是欧阳寒雪故意叫过来找茬的。

    欧阳寒雪只吃完最后一口包子,根本没有回答龙弓子的话,拿起自己的剑就要走。

    其实他也不是针对龙弓子,只是今天关于自己师傅的事情使他有些心情不好,等自己心情回复好了自己必然会来教训他。

    这个男子看龙弓子无视他,直接怒起来。手上的力气加紧了几分。

    正当龙弓子想要发力给这人一点教训的时候。

    “算了吧!”这时候这个清秀男子开口说话了:“没有必要欺负人家!”

    这个矮胖弟子好像很听清秀男子的话,说松开就将龙弓子松开,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既然这样他也不想将事情闹大,这东西他也吃的差不多了,找小二结了账,就准备先离开这里。

    “小子,你最好给我小心点。”矮胖男子威胁道,在他心里认为这小子肯定是认怂了。

    龙弓子并不想理会他,拿起自己的剑打算离开这里,对于这种人,跟他较真只会是惹麻烦。

    离开的时候正好跟这清秀男子擦肩而过,只是听到这男子笑着说道:“你最好离我师妹远点,不然下场会很难看的。”

    龙弓子心中一惊,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将这样威胁的话说得这么随和的?原来他才是真的不简单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笑面虎?

    不过这欧阳寒雪反正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还巴不得不扯上她。

    想着只要自己离开就没什么事情了,没想到他回去的路线跟欧阳寒雪的路线竟然是一样的。

    搞得自己好像就跟在了她的身后一样。

    这感觉总是觉得不自在,龙弓子加快速度超过了欧阳寒雪,走在了她的前面,这样就显得舒服多了。

    龙弓子一直在前面走着,当他差不多快到道客栈的时候,一回头发现欧阳寒雪已经消失在了自己身后。

    “他娘的,怎么觉着,这欧阳寒雪比那黑衣人都还恐怖。”龙弓子心里感慨道。

    不过他还是不打算先回客栈,因为自己要打听的消息还没有着落,这天雪城这么大,不可能走到哪里都碰到欧阳寒雪吧。

    继续往前面走着,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要去哪。想要打听消息的话,还是去那市井当中转转。

    这天雪城的格局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除了中心有一条大街的之外在这大街的两旁还有很多的巷子,这些巷子里面有民居,有兵器铺,还有一些比较杂乱的地方等等。

    走到了街尾,这些巷子当中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因为看上去都像是民居区,没有什么好去的。

    其实龙弓子还是不了解这里,这一大半边边的确是居民区,而另一小半边才是天雪城其他的地方,他这是走错方向了。

    但是他还是坚持走到了最后一条巷子,龙弓子的突然觉得有些意外起来,心中突然一喜,笑着道:“就是这里了。”

    朝着里面走了进去,这条巷子从外面看上去其实还好,但是越往里面走就显得越混乱,这让他觉着有些意思,也很好奇。里面显得有些昏暗潮湿,而且显得极为脏乱。

    这巷子里头酒馆,赌馆因有尽有,还有一些不知道里面卖的是什么的铺子,还有一些大汉光着上身的膀子,喝的烂醉身边好抱着一个胭脂粉底的女人。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而且这巷子的角落当中全部都是吐的稀里哗啦的赃物,这刺鼻气味让龙弓子很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