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头微皱:“这天雪城怎么还会有这样一条街?”

    这巷子人看上去一个个都感觉凶神恶煞的,看到龙弓子这弱小的身板都是朝他露出一丝淫笑,这让他感觉很不自在,但是也有不少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能够来这里面的人应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书^屋*小}说+网)

    不过也有像自己这样穿着很正常的人,自己的不远处就好像有一个,而且这个身影怎么看上去那么熟悉?这个身影他实在太熟悉了,都没想到这个身影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赶紧走上去想叫他,但是由于太激动,不小心碰上了迎面走来的一个壮汉。

    “你小子是不是不长眼睛,找死不成?”壮汉恶狠狠的瞪着龙弓子,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龙弓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个壮汉明显就是故意撞上来的,而且撞的力道很重。

    “不好意思。”但是为了先去找那个声影,龙弓子也没多说什么,道歉之后就想先走。

    不过这壮汉依旧不依不饶:“小子,撞了我就想走?”

    这人明显就是故意找茬的:“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跪下叫我一声爷爷,我今天就放过你。”说完壮汉狂笑起来。

    旁边其他一些人也不怀好意的朝着这边看过来,全都站在一旁幸灾乐祸。想看着龙弓子出丑。那道声影也没有回头,估计他是习惯了这里的气氛,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他办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就要先离开这里。

    一看那道声影要走了,龙弓子有些着急,万一等下找不到了,那自己就真的要发怒了。

    “滚,我现在没空陪你玩。”龙弓子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有耐心。

    没想道这小子竟然这么狂,这壮汉第一时间是心虚了,他常驻自这条街,这里面一些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因为在这条街里面不是弱的不敢吭声的人,就是有几分实力的人,敢这么叫嚣总归有点本事。

    但是现在的局面是自己挑起来的,要是认怂了,那以后怎么还有脸在这条街上面混,而且这小子看上去这么瘦弱。

    “小子,你找死。”说着猛着一挥拳朝着龙弓子的头砸去。

    龙弓子丝毫站在原地丝毫不躲,这一拳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慢了,手上的剑只是随意反手一推,剑柄种种的砸在了壮汉的心腹之间。

    龙弓子的看上相对于壮汉来说的确瘦弱,但是力量可真的不能小看,壮汉的拳头硬是落在龙弓子的脑袋旁边,迟迟就是不落下。

    “咳。”一口胃液狂吐而出,反倒是跪在龙弓子的面前抱腹痛痛呼。

    这一下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看像龙弓子,龙弓子也不管,仿佛就是随意而行一样。

    这一切做完之后龙弓子就朝着那道身影的最后一点影子追了过去。

    还好一番小跑过去,追上了那个声影,那道声影也正好在一处停了下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慢慢的走了过去

    “二师兄?”龙弓子小心呼喊道。

    那身影好像听到一道也很熟悉的声音,回过头来一看。

    果然没有认错,还真的是林淼,没想到真的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二师兄,龙弓子有些欣喜若狂。

    林淼看到是龙弓子他的表情也显得极为兴奋,他又何尝不是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见自己的小师弟呢。

    “小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林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龙弓子激动道:“二师兄,我为什么来这里倒是说来话长了,到时候我在好好跟你说说。到是你为什么在这里啊,大师兄呢?还有师傅还好吧,对了,二师兄你出来多久了?”

    看到林淼,龙弓子就像在外面的游子突然遇到了老乡一样,很是亲切。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二师兄现在身上的伤应该早就好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一段时间不见了,但这小师弟这样子还是一点变化没有啊:“我来这边也就是想找一点东西的,至于其他的东西我们到时候再好好说吧。对了这一次就我一个人出来了,大师兄还在山上呢。”

    “哦,那师兄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没呀?”

    林淼一笑:“差不多了,其实这一次出来是师傅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顺便帮帮泽帆那小子找一点药材什么的,那小子最近进步非常的快,你是不知道,你没在山上,那小子经过一段时间的苦修。他无论是实在自身实力还是在炼药的技术上面都突飞猛进,现在就等这些药材回去。

    “那真的是太好了。”听到泽帆师兄有如此进步,那自己心里也还是很开心的。

    又打量了一下龙弓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小师弟,你真的实力才是提高了不少啊,比泽帆那小子进步快多了。”

    听到师兄夸奖自己,龙弓子有些小得意:“哪里,哪里。”

    “对了师兄,我是昨天才第一次来到天雪城的,这一条街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本来还想好好打听一下,现在有自己师兄在这里那就神都不用愁了。

    林淼听到这话,变得不止是有一点惊讶了:“小师弟你对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进来了?”

    显然没有想到这小师弟胆子这么大,也不说胆子大,还真的是有些误打误撞的味道吧。

    “是啊,这里面感觉很乱啊,刚刚本来早就看到师兄了,结果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故意留了下来。

    说到这里,林淼好像想起了什么:“原来刚刚那个人就是你啊。”

    “这里是天雪城最乱的地方,这条巷子本身就叫做乱巷,而且这条乱巷不受天雪城的管辖,没有人管,所以更加的乱,这个里面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根本判断不出谁是好人是坏人,你在这个里面,只要把你不认识人全部当成坏人就行了,而且就算出现一两个绝世高手伪装,在这里面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完师兄的这介绍,龙弓子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条巷子里面这么凶险的啊,还好现在遇到了二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