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大长老明显显得有些惊讶,又看了一下龙弓子:“什么时候别卓清又收了一个弟子啊,不错不错,也是个好苗子。”

    “好了,想必你们也赶了很远的路吧,先下去休息吧,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这段时间就在我们天山派好好参观一下。”

    大长老脸上始终带着慈祥的微笑,转过头对着身边的弟子说道:“凯昊,带他们去休息吧。”

    站在大长老身后的那个弟子应答了一声就走了下来,来到林淼和龙弓子的面前。

    “凯昊师兄,劳烦了。”

    “不用客气,跟我来吧。”

    带着他们来到了天山派的安排的地方。

    “这几天你们就住这里吧,在天山派可以随意一点。没有什么好约束的,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来大殿找我就行了。”凯昊依旧是显得很冷漠。

    林淼和龙弓子再次谢过之后,凯昊就离开了这里。

    龙弓子甚至觉得,怎么这天山派的人一个个都这么高冷,不会一个个都是冻成这个样子的吧。

    不过说实话,现在的确有些冷。

    “师兄,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两人来到了屋子内,果然在床上整齐的放着两套衣服。

    “哇。”

    龙弓子赶紧跑过去拿起,这是一件狼皮大衣,拿在手上毛绒绒的,很舒服。

    “换上吧,穿着很舒服的。”林淼笑道

    将这衣服换上,果然一股余温传来,就感觉这狼身上的余温传到了自己身上,瞬间就不冷了。而且这毛绒绒在自己身上很舒服。

    “对了师兄,师傅他们大概什么时候才会来啊。”龙弓子问道,他都有些迫不及待见到自己的师傅和师兄了。

    此时的别卓清还正坐在屋子里面惬意的喝着茶。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师傅,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也拿起了自己的剑,走了出去。

    门外的王焱已经在迎接他了。

    看了看自己的大弟子,别卓清点了点头:“焱儿,这段时间也算苦了你了。”

    王焱一脸认真:“这一次绝对不会给师傅丢脸了。”

    别卓清点了点头,带着王焱往外面走去。

    武当这一行人由武当七侠当中的二侠张霖辛带队,随行的还有四侠别卓清,六侠贺锡,七侠周晓英。弟子王焱,张显辉,龙华和贺锡的弟子黄楼。

    张霖辛缓缓道:“走吧,去天山。”

    这边龙弓子换上衣服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去这天山派转转,因为就是感觉很刺激的样子。

    “可以啊,这天山派能转的地方可不少呢,你要是胆子够大的话还可以去天山之上走上一圈。说不定能遇到什么好东西呢,不过只是要提防着随时会遇到狼群。”

    狼群?龙弓子有些惊奇,想起了自己在当时扬州城外面遇到的那些狼群,要不是自己运气不错,自己估计早就被吃了。

    “这些狼可不是普通的狼,而且天山独有的雪狼,集结成群,战斗力非比寻常,而且一旦被盯上了。绝对会不死不休。就连我都估计没法在那些狼口当中活下来,不过,你身上穿的就是雪狼皮。”

    听到这话,龙弓子还哪敢出去。这样的话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天山派里面算了。

    “走吧,带你去天山弟子练武的地方看看,你会感到惊讶的。”

    穿上了这狼皮大衣果然走在外面都不冷了。

    “对了,师兄,你这是第几次来这天山派了啊。”

    两人一同在外面走着。

    “其实我也只是第二次过来,上一次比试的时候我也只去过那个练武场。”

    这天山的练武场得穿过一条山谷之间,从当中一条狭长的小路穿过之后,突然眼前一片开阔明亮

    “这。”龙弓子看到眼前的一切变得瞠目结舌,心中只有震惊。

    这个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山谷,四面雪山环绕,中间空旷,四面的雪山将整个练武场照得雪亮。

    这里本身就跟武当的练武场一样,是一大奇观。

    里面的只要是一丁点的声音就会在这山谷回想,而天山派弟子在这里的习武练兵,更是使这整个山谷里里面震耳欲聋,气势如虹。

    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练武,本身就是一种挑战,难怪天山派能够这么强。

    里面的弟子也看到了龙弓子他们到来,这些弟子不知道他们是武当派的弟子,还以为只是新来的。

    “哟,要不要来比试比试。”其中一个弟子笑着。

    其实他们这些人才是新来的。

    龙弓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天山派的弟子这么好斗的吗?但是这来到了人家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本来还想着顺应天山派的气氛,跟他随意切磋一下的。

    突然“啪”的一声,从身后突然一下打在他的脑袋之上。

    那个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一下被师兄打得莫名其妙,显得有些委屈。

    “师兄。你这是干嘛。”

    从后面突然走过来另外一个弟子。

    走到龙弓子和林淼的面前:“两位师兄,这小子新来的不懂规矩。还请见谅。”

    然后转过头瞪了他一眼:“还不快过来道歉。”

    之前那个弟子被吓了一跳,因为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被眼前这个师兄这么教训,不过只得上前道歉。

    本来还想拿新来的弟子出出气的,结果自己真是憋屈。

    林淼作为来过一次这里的人,自然不会跟他们计较。然后领着龙弓子往里面走去。

    “师兄,你到底是为啥啊。”这弟子还委屈的摸了摸自己脑袋。

    那个师兄没好气的道:“你傻啊,你没看到他们穿的衣服吗?雪狼皮,知道什么人才能穿雪狼皮吗?只有天山派很重要的客人才能穿。”

    这弟子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的师兄在一旁笑着说道:“过几天天山派有好戏看了。”

    “真的吗?师兄,到底是啥事情。”

    “啪”的一下又一巴掌打在后脑勺:“问什么问,好好练武,别问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