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这是哪里的话。”

    而一直站在别卓清身后的王焱也一直在仔细的听着师傅的谈话,朝着一旁看过去,不仅看到了林淼还看到了龙弓子坐在那里,果然小师弟也来了,心中变得无比暗喜,这下就变得有意思了。

    然后大长老又看了看贺锡,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贺六侠怕是有好久没有来过我们天山派了吧。”

    贺锡看这大长老也有些哭笑不得,有些抱歉的说道:“怕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大长老了啊,还请大长老见谅。”

    大长老摆摆手:“罢了,罢了,说起来周成傲比你来的次数更少,要是下次来我天山派,非得好好说他一顿不可。

    然后贺锡咳了两声,凑到了大长老的耳边:“大长老怕是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我们武当派了吧。”

    然后立马回过身来,正儿八经的说道:“大长老您也知道,我们武当派浮生掌门整日不管门内之事,所以武当派现在只能由我师兄周成傲打理实在是抽不开身啊,还望大长老见谅。”

    大长老面色一变,脸上显得有些僵硬的笑道:“哈哈,也是,也是。

    突然大长老好像想到了什么:“哦,你看我这也是,大家都还站着干嘛,赶紧上座。”

    这一下众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武当派的人也坐到了给安排的位置上。

    别卓清带着王焱也是直接朝着林淼和龙弓子两人走去。

    两人立马站起身来异口同声道:“师傅。”

    点了点头,别卓清直接看向了龙弓子:“你会出现在这里,还真让为师有些意外啊,不过还是让我感到很欣慰。”

    显然他很满意在这里看到龙弓子。别卓清看出了龙弓子有一些变化,本还想这多说点什么。

    “大家静一静”

    这时候大长老浑厚的声音响起。别卓清便不再说话,大殿当中也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想必大家都知道,天山派与武当派一直以来关系都是非常的友好,这也是我们两派,所以这段时间我天山派的众人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当然啦,这三个人人跟我们也都是老熟人了,就不用多管他们,主要的是这些武当派的苗子们,都是未来江湖武林的希望,不能让他们在我天山派受委屈咯。”

    大长老的这一番虽然别有一番深意,但这话让武当派的人心里听了实在舒服,不愧是天山派的大长老,龙弓子心中暗道。

    “今天你们刚来,正事我们就先不多商量了,师弟。”转头朝着旁边的七长老示意道。

    这个时候七长老接过话:“诸位也赶了这么远的路,我天山也为各位都安排好了上好的房间,也准备了非常丰盛的饭菜招待各位,等会我们就一起先去吃饭吧。”

    其实现在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接待,安排好之后众人先离开了大殿当中,

    师兄弟三人跟别卓清打过招呼之后,先来到了林淼他们在天山派住的房间。

    王焱一进门就直接将包袱丢在了龙弓子的房间里面,不用多说,今天晚上他们就打算一起住这一间房子了。

    “小师弟,可是想死你啦。”王焱一看到龙弓子就上前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然后又打量了一下龙弓子,他的第一想法跟林淼见到龙弓子的时候是一样的:“小师弟,你这一段时间不见,实力怎么长得这么快啊,你瞧你这身子骨比以前硬朗多了。”

    说着还在他的胸口前,锤了两拳。

    龙弓子故作疼痛捂着胸口:“大师兄,我可挨不住你这几拳啊。”

    三人放声大笑。

    林淼道:“先去吃饭吧,有什么事情到时候有的是时间聊。”

    这几天龙弓子可是吃得满意,天山派的确很客气,顿顿都是大肉。

    这晚饭吃过后,弟子们就可以在天山自由活动,而张霖心三人自然跟天山派的那些长老叙在了一起,也彼此商量一下这一次比试的事情。

    龙弓子也去拜见见过了武当派的其他几位师兄。之后就跟两个师兄回到了房间里面。

    “大师兄,二师兄,对于这一次的比试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握啊?”龙弓子躺在床上随意的问道。

    林淼的对手估计依旧是正顺师兄了,而正顺师兄这几天龙弓子也比较熟悉。

    “大师兄,我可是听说你上一次的比试可是输了啊。”

    王焱的脸色果然一下就变了,倒不是变得难看,只是严肃起来,语重心长的说出了一番话。

    “说实话,平日里我们在武当派是弟子们眼中地位和武功都极高的核心弟子,在师傅师叔们眼中更是武当派未来的栋梁,但是现在在天山派,或者放到江湖上面,我们在武当的成就再高人家也不会当回事,所以我们一定要放平自己的心态,不要将自己看的太高。不然在江湖上会吃很多亏的。

    龙弓子一愣,怎么突然大师兄跟自己说起这个了。不过说得的却也很有道理:“那大师兄,你上一次比试是怎么输的呢?”

    说起来自己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啧,你小子,我不说了吗?我们虽然是武当的核心弟子,但在天山派的弟子当中也有很多厉害的人,他们的实力都是很强的,其实我们之间实力相差不多,上一次输我也只是输在了一招半式上面,这一次的话其实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种事情也说不定吧。”

    王焱的这一番话倒也算得上是很中肯了,一句说不定让龙弓子变得兴奋起来,那就证明肯定会很激烈。

    这一次自己完全是运气好碰到了林淼才有机会来这里,从而才有机会能够看到这样一场两派顶尖弟子之间的较量,又可以看到像自己师兄对战话云那样的比试。

    这一场比试可要比在当时在七绝堡得朝圣大会上面的比试分量要重多了,虽然当时周典和赵天下两人是真的也很厉害。

    最主要的是这一次自己不用上场,只要老老实实站在师傅旁边好好看这就行了,这种感觉想想都觉得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