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三人脸上的表情个有不同

    当然一下就听出了别卓清的意思。

    王焱突然一副难过的样子拍了拍龙弓子的肩膀:“小师弟,你要加油啊!”

    林淼在一旁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龙弓子连想哭的心都有了。

    自己师傅这不愧是什么都为自己着想,这净是给自己找事情啊。

    本来还想着美滋滋的“隔岸观火”。偏偏被推向了这一趟浑水。

    算了,算了,师命难为啊,也只能认了。

    “师傅,那我的对手是谁啊?”龙弓子无奈道。

    “不知道!”得到的回应就只有三个字。

    知道龙弓子有疑问所以直接回答道:“虽然这一次比试是我提出来的。但是大长老说会给你安排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

    这样龙弓子心里又多了一块石头放不下,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对了,龙弓子你出来一下,我要单独跟你谈谈。”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师傅到底要跟自己谈些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师傅不是外人。

    转过头说道:“师兄,那我先出去一下。”

    龙弓子跟着别卓清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外头。

    别卓清开门见山:“这一次让你参加比试的确有些意外,比试是在两天之后,所以我这两天会再交给你一招太乙玄门剑的第三式。到时候领悟的怎么样就看你的的本事了。”

    一听到这个,龙弓子心里又舒服了一些,还算是有些收获吧,不过就两天的时间?师傅真的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吗?

    不容他多问,别卓清又问道:“对了,你这段时间怎么实力提升的这么快?”

    其实这个事情别卓清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实力的提升不只是一星半点,而是质变的提升,这肯定是有一番机遇才能够这样的。

    龙弓子想了一下,既然师傅是霖叔的徒弟,那应该跟浮生掌门一样知道自己藏经阁,说出来也没有关系。

    “这段时间我回了一趟家。”龙弓子认真的说到。

    “噢?”说起这个,别卓清也是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要是去了那个地方的话就有可能了。

    “嗯,我知道了。”

    “对了,师傅,你认识霖叔吗?刘港霖。”龙弓子试探的问道。

    “啥?”别卓清突然发问,把他吓一跳,这是龙弓子第一次看到师傅这不淡定的表情。

    “你再说一遍,谁?”

    没想到师傅的反应居然这么大,龙弓子战战兢兢的说道:“霖,霖叔啊!”

    “那是我师傅,你小子居然叫叔叔。”别卓清气得吹胡子瞪眼:“你知道你这太乙玄门剑是谁留下的吗?”

    “知道啊,我在霖叔那里还学了另外两招太乙玄门剑的剑招,不过只有一招很实用。”

    好吧,说起来有时候还真羡慕自己这徒弟。没想到能够直接得到他的真传。

    “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再交你剑招”别卓清道。

    龙弓子应了一声,也准备先回去。

    “对了,你的比试是安排在了最后一场,也就是说压轴出场,到时候别让为师失望啊。”

    “是,师傅。”

    刚回到了房间里面,王焱一下子就凑了上来:“小师弟,师傅跟你说了一些啥?”

    “还能有啥,不就是比试的事情,唉!”龙弓子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到现在说起脑袋里面都嗡嗡作响,实在头疼。

    “小师弟,你就别唉声叹气了,这一次我们三师兄弟并肩作战,想想都是好事情啊,你说对不?”

    王焱这语气,明显就是幸灾乐祸,龙弓子都懒得理他,明天一早还要跟师傅学习剑招,今天还是早点休息算了。

    洗漱完后就上了床,躺在床上是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思量着这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呢?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不会是欧阳寒雪吧,要是真的是她的话,那就真的没有话说了。

    “应该不是,绝对不是,她的实力比自己高那么多,怎么可能都不会是她。”心里一直在安慰着自己。

    说实话,对这一次的比试他心里非常没有底,因为他对于天山派的武功完全都不了解,心里显得很没有底。

    第二天一早龙弓子就来到了别卓清这里,这两天天山派也给武当派的人安排了单独练武的地方,所以不会有人打扰。

    “师傅,就这两天的时间练一招真的没有问题吗?”龙弓子心中还是有些疑惑。

    “你既然学会了这太乙玄门剑六招当中的四招,那就证明对这一套剑招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所以对于其他的两招学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倒不是要你运用得很熟练,说不定在比试得时候能够发挥出奇效呢。”别卓清这么解释道。

    “好吧,废话不多说了,这一招叫做~~”

    这两天的时间一晃就赶过去了,龙弓子没有闲着,除了练剑就是跟两个师兄闲扯,他突然发现学完这一招之后,自己还真的涨了不少信心,说不定就像师傅说的那样,真的会有奇效。

    转眼来到了天山派的练武场当中,现在天山派几乎所有得弟子都聚集在了这山谷之内。这一次的比试天山派将他看的非常的重要,所以也显得很隆重。

    光看着这个场面就绝对心情澎湃。虽然自己不是第一个出场,但是心中还是早就很忐忑不安。

    这一次的比试,龙弓子的戏份是临时加的所以排在最后,之前的五人还是按照老规矩,从五号种子往上依次比试,这样就一场比一场精彩。

    林淼,张显辉和贺锡师叔的弟子就显得很淡定,但王焱和龙华师兄就不同了,已经忍不住跃跃欲试,恨不得自己就是第一个上场的。

    说起来贺锡师叔的弟子龙弓子还是一次看见,面相有些冷酷的感觉,他是这一次的二号种子,排在自己两个师兄前面,想来实力肯定很强。

    虽然这一次的比试可能会艰难,想必师兄们都早已经做好准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