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本来正好想问一问林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整好看到林淼的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

    “师兄,你看出什么端倪了吗?反正我是有点不懂大师兄到底在干嘛。”

    一听到龙弓子发问,站在一旁的龙华立马就悄悄地凑了过来,竖起耳朵听着。

    林淼自然注意到了龙华的表现,不禁摇了摇头,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都是自己武当的门人,眼睛微咪。

    “这风舍,能够控制风!”

    次话一出,龙弓子和龙华两人眼神重皆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怎,怎么可能?”第一次听说风这种东西还能够控制的,愣了半天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不是只有神仙才能够做得到得事情?

    龙弓子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这比试跟风又有什么关系?只能问道:“师兄,话说你是怎么能看出来这风舍师兄是能够控制风的?”

    林淼眼神往场面上看去:“小师弟,仔细注意看。”

    龙华和龙弓子顺着场中看去。

    此时的王焱不止头偏动,身体也开始各种扭动,但是这风舍却站在了原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实话龙弓子只是感觉越来越莫名其妙,但还真的没有看出来这有啥端倪。

    “小师弟,你知道大师兄躲的是什么吗?”林淼又问道。

    龙弓子很认真的摇了摇头。

    林淼接着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你在仔细看看这风舍的长发。”

    经这一提醒,再一看,发现他的长发正翩翩飘动,眼神当中若有所思,终于好像明白了什么。

    “嗯,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在这山谷的当中按道理是一点风都没有的,但风舍的长发却在飘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最后林淼的这一题点,让龙弓子和龙华两人恍然大悟。

    这,风舍难道真的能够控制风不成?心中一阵疑惑。

    在一旁的别卓清也一直在听他们的对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林淼这细致的观察他很满意。

    接过林淼的话:“这小子并不是真的能够控制风,准确的来说应该吸风。”

    别卓清的这一句话又是一番更高的见解,林淼也朝着他望去。

    没有直接回答是怎么回事,而是先提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在很久以前有一门及其凶残的内功,叫做吸星大法,修炼了这门内功之后能够将周围的东西吸到自己身边来,这门内功不但能够吸物,当将你人吸到身边的时候,还能够直接吸取你的内力,让你人整个榨干,最后浑身血爆而死,是一门及其狠毒的内功,这风舍的内功差不多也和这吸星大法有些相似之处。”

    还有这么狠的内功?龙弓子有些讶异,想想那场面就恐怖,暗自记下了这们内功,但此时要关注的应该还是这风舍师兄的“吸风”是如何做到的。

    “他的内功应该只是在以自己为中心的周围形成了一道朝着自己而来的气流,所以才能感觉到有风,如果在观察仔细一点的话,无论从焱儿身后哪个位置射来的剑气,最后都是消散在了自己的面前,也就是说这道气流以他现在的本事,也就只能是一条线而已。”

    这么一说的话,龙弓子现在也完全懂了。怪不得大师兄一直扭来扭去,原来风舍师兄正是利用这将气流从后面发出的剑气。

    可别卓清的话让龙弓子开始担心起来,要是这样的话,大师兄的情况可真的不妙啊。在对上他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小心从身后冷不丁射来的剑气。

    林淼看出了龙弓子得担心,轻笑道:“小师弟你放心,要是大师兄连这点小麻烦都应付不了的话,那也有愧与大师兄这个名号了。”

    果然林淼话音刚落,场上的局势有了一些小的变化。

    王焱身为这局面上的人,吃了不止一道两道的剑气,怎么也得明白过来。

    只是这剑气在风舍的控制下越来越频繁,又闪身躲过四道剑气之后,一个斜的翻滚闪躲到了一旁。

    反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只要弄明白了就不难办了。”

    不给王焱喘息的机会,又是几道冷不丁的剑气划来,王焱的选择是转身直接开跑,他就不相信这风舍能够散布道全场,只要自己远离风舍这气流的范围之内,少了这烦人剑气就好说多了,毕竟自己还有一招强大的

    当王焱急速退开得同时,风舍也不是傻子,他也明白自己的招式差不多要被看穿了,但就算你看穿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的身法也不必王焱差到哪里去,虽然追不上他,但毕竟场地还是有限制的,做到紧紧的跟在王焱周围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要能够保证自己的剑气还能够波及到他就行。

    风舍也没想着能够用着剑气真的伤到王焱,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牵扯的作用。

    “还真是麻烦啊!”看样子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样下去会被这小子活活累死的。他的心中此时有些开始焦躁了,但脚下依旧没有停下,打算试图甩开这烦人的剑气和这烦人的小子。

    正如刚才所说,场地是有限制的,所以不可能一直直线逃跑,王焱在快到这场地边缘的地方一个拐弯想朝着另外的方向继续跑去,正好瞟到了身后的风舍一眼。

    就是这一瞬间,让王焱心中大喜,这一下他可是发现了一些好东西。之前这小子一直站在原地所以没有看出来,现在也可以说是个巧合吧。

    那就是在风舍在使用轻功的时候,这剑气便停了下来。

    轻功也是要用脚发力,所谓轻功,可不是像飞一样可以一直飘的,而是也要将内力集中在脚下,当两只脚换力的那一瞬间这剑气就停了,也就是说这小子在将内力运用到的别处的时候,这剑气就会停下。

    既然抓住了这一点那就好办了,之前一直都误解了他的套路,既然跑是没有用的,那就接近你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