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中总是沉浸着新鲜的气味,让人很是舒服。(书屋 shu05.com)一条山路蜿蜒曲折,再翻过这个山头就是雪亭镇了。

    “驾,驾”一个少年正骑着一匹骏马再山路上奔驰着。少年一脸稚嫩,面色清秀,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这欢快的心情。

    “臭小子,你给老子跑慢点。你三叔这么大一把年纪,还这么折腾老子,你有种别停下来,抓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在骏马身后大约两百米的距离,正有个人一个中年人一路狂奔,这人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紧跟着骏马追逐着。脸上看上去一副要死不落气的表情。可脚下步伐犹却如一阵风推着向前极速前行,虽然看上去很仓促的样子,却始终保持着与骏马两百来米的距离,不快也一丝,也不慢一丝。

    “哇,三叔,你都这么说了,我倒是想停下来也不敢停啊,何况是你叫我有种别停下来的,停下来岂不是又没种,又要被你扒皮,不停不停”少年一丝戏谑。丝毫速度不减。反而还夹了夹马肚子,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

    山路中一人一马就这样追逐着。山路两旁的树都伴随着两人的疾驰发出呼呼的声音。

    “嗖,嗖,”两旁的树林里发出来叶子悉悉嗦嗦的声音,看上去也没啥变化,可能是麻雀飞走了的声音。

    而这时山路中一人马还在追逐,只是悄然发现,后面的中年男子速度愈发的加快了些,正朝着前面的骏马快速追近。

    “嘶,”忽然间两旁的树林中窜出两道黑衣身影,速度极快,两道残影如闪电一般从左右两边飞出。手中握着长剑,直刺马上的少年,上来就是杀机四起,不留任何活路。

    这是中年男子眼神一变,凌厉无比,仿佛早有准备一般,手中宝剑闪电般拔出,双脚用力一蹬,一跃几丈,眨眼间就到了骏马头上,与黑衣人相碰撞

    “叮,叮”两声清脆的兵器相碰,三人在空中接了一招,中年男子轻易的将两个黑衣人的杀招化解,各自退开,只是中年男子空中牵着骏马的马绳,稳稳的落在了骏马和少年的身旁,两个黑衣男子却猛退数十米。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上来就对小侄下如此杀手,你们老实交代,可以饶你们一命。”中年男子脸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色。

    两个黑衣男子也没多说什么,相对一忘,各自点点头,二话不说提剑就往中年男子杀去。

    “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只好送你们上路了,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提剑迎上去:“让你见识见识何为剑意。”

    “真~武~七截剑”中年男子大喝到。

    中年男子手中剑招变化莫测,四周的尘土受剑气所影响,形成了一道道圈凝聚在中年男子周围。气势大涨。

    “离剑式”

    离者,生燎原之火势,乃七截剑中最为刚猛的一招,手中长剑一剑化两剑,两剑生四剑,四剑祭七剑,一剑快似一剑,借势杀像黑衣人。

    一剑刺出,黑衣人根本无法抵挡,仿佛感觉身体不受控制,拿着身体硬生生的接住的刺来的剑术。

    “噗”一口鲜血吐出,双双毙命。瘫倒再一旁,俨然已经死了。这一瞬间若是眨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中年男子口吐一口气,缓缓都把剑收入剑鞘之中。脸色不是太好,明显有人对少年下手,已经触动了他的底线。

    而此时坐在马上的少年已经早已没有了开始的嬉笑。而且仅仅的盯着中年男子看着,

    “啪,啪,啪。”突然少年一阵拍手叫到:“三叔,你这一招简直太帅了。厉害的不行了。你这招”

    “行了,莫拍马屁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路上再说”中年男子打断了少年的话,牵着马就往前走去。

    少年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好坐在马背上跟着走去。

    两条身影在山路中缓缓的走去。一时半会两人都无言相对。

    “三叔,刚刚为啥不让我说话,你这招真的很帅啊,第一次看你施展,这是不是本门的武功吧。”最终还是少年忍不住开了口

    “你小子知道个屁啊,叽叽歪歪叽叽歪歪,老子跟你讲,黑衣人不只两个,其实有三个,还一个蹲在树上还没出来呢,我这一招真武七截剑是武当派的绝学,而且只有武当的高手才有机会习得,我也是当年行走江湖时偶然一个牛鼻子教给我的。出门在外你得处处小心,不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况我们还是~”说到这里中年男子顿了一下:“反正你记住了,我们的身份是万万不可暴露的。他们现在肯定以为我们是武当的人。嘿嘿。”

    “什么?还有一个人?那你怎么不把他抓住,就这么给放他跑了?”少年有些不解,以自己三叔的武功,应该完全有能力将黑衣人抓住,问个究竟。到底是什么人派来下此杀手。

    “我要是去抓他的,你小子一个人再原地,万一还有人怎么办?要是我追出去,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你就是喊破喉咙,我也救不了你。更何况,我这一手威慑,必定他们不敢在冒犯了。”

    “原来如此,是,谨记三叔教导。是我大意了。”这时少年的表情才真的严肃了点。

    “哎呀,我说你这臭小子,怎么突然有这么高的觉悟了,让老子很欣慰啊。”中年男子打了一个哈哈。

    “不过说真的,三叔你那招真的很帅,有空教练我呗。”严肃不到三秒,少年又恢复了往常的活泼脸。

    “噗”

    “你小子,我就知道你那点心思,不教,滚。”中年男子被少年逗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三叔,前面就是雪亭镇了,我们去歇歇脚吧。”

    “行,这一路上感觉很是蹊跷,什么人会来特意截杀我们呢?”三叔眉头一紧,不过转眼就烟消云散:“管他呢,你小子,三叔就带你好好在镇子上玩两天,反正我们的时间很充足,带你出来历练,想去哪就去哪。”

    “行,反正你说了算,你可别到时候就知道找酒吃,把老子忘没了。”少年嘿嘿一笑。

    “嘿你个臭小子,老子是那种人吗?再说了,你这老子老子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礼数礼节懂不,真他娘的气死老子了”

    “这不都跟您三老子学的嘛,嘿嘿。”少年咧嘴一笑,撒腿就跑。

    “臭小子,你跟老子站住,哎,唉,真拿你小子没办法。”中年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脸上确实一点怒气没有,反倒是一脸关怀的表情,一边骂着,一边笑着牵着马向前赶去。前面离雪亭镇不远了,想来也没什么危险了。

    雪亭镇,一个稍微大点小镇子,总是感觉充满着热闹喧哗,大街上人来人往,吆喝声,马蹄声,哭闹声参差不齐。这个镇子坐落在五岳三川的中心地带。也是许多交通要塞的停留之地,许多要赶路的人都会在这歇歇脚,进行补给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赶路。在雪亭镇你永远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世界上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这个镇子上有着号称朝廷最强战力的六扇门坐落在这里,是朝廷将六扇门的总部设立在雪亭镇并且管理雪亭镇,也就是相当于这个镇子就是他们的大本营,也就是说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正是因为他们的强势。这里我就成就了一片太平。许多江湖中人,不管是武功多么高强,还是血气多么方刚,到了这里总会规规矩矩。

    据说当年的六扇门没有来之前,雪亭镇是一个特别乱的镇子,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许多镇上的居民大多都离开了,只有一少部分人想留着自己的根基才留了下来。

    可自从六扇门来了之后,以铁血之势三天之内将雪亭镇打造成了一个和平的温柔乡,原因很简单,闹事者四个字处置:“格杀勿论”江湖中人很多高手死在六扇门手中,原因可能只是跟对方有一点口角之争。正是这样的手段,使得没有人敢再雪亭镇闹事了,六扇门从此威名在外。久而久之雪亭镇不知过了多少年,从未有一起争斗,六扇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座立六扇府,不再插手雪亭镇的任何事。

    现在来到这个镇上的人已经习惯了自觉的不与人争斗,感觉就跟无形之中定了个规矩,尽管六扇门已经不插手雪亭镇了,但是他们就像一个标志,镇守再雪亭镇,没有人敢去触犯它的威严,也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三叔,咱去吃点好吃的呗,这几天都吃的干粮,都快干死了,你也正好喝一壶好酒呗。”少年一脸祈求的道。

    “行,反正也要找个地方落脚,那就走吧,前方正有一家饮风客栈。就去那吧。”

    “好耶。”

    说着少年便是一阵风的时候跑了出去,留下了牵着马儿的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