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小二”

    少年进入客栈之后,发现这个客栈的人还真多啊,几乎都是快坐满了,龙弓子只能往里边走走,看看还有没有位置。

    “咦,哪里刚好有一个空位。”龙弓子在人群之中终于是找到了一个空位,也是运气好,这个位置是最后一个位置了。

    立马找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就开始招呼起来。

    “来嘞,小客官,想要来些啥。”这里的小二显得很是热情,丝毫没有因为是个小伙子就不屑一顾。

    饮风客栈的口碑那是出了名的好,不管是家缠万贯的大老爷,还是街头落魄的老乞丐,不管你是点一桌满汉全席,还是就点一碗光头面,这里都会真诚的对待每一个客人。物美价廉。服务周到。热情真诚是这家店的宗旨。所以这里的生意从来都是源源不断,火爆得不行。

    “小二,先给我来两只烧鸡,一盘小菜,再来壶好酒。对了,还来盘花生米”

    “小客官,您点这么多能吃完?要不先给您来一只烧鸡,不够您再点。”店小二看了是个少年模样的客人,也是憨厚的问到。

    “啊哈,我不是一个人呢,还有我三叔一起,”说着就朝着客栈门口刚栓好马匹的中年男子挥挥手:“三叔,这呢!,在这。”

    看到少年挥手,中年男子也是点头一笑朝着边走来。

    “好嘞,客官那您稍等,马上给你上菜。”看到少年说年说的没错,小二也是微微一笑忙着招呼去了。

    “臭小子,我们这次出来主要是历练的,你千万记住,不要只贪图享乐。”中年男子过来之后也是坐到了少年对面。

    “是是是,三叔,你这些一路上说的我耳朵都起茧了。”少年还用手比划着掏了掏耳朵。

    “你呀,现在可不是像在山上的时候了,这个江湖上可是人心险恶。很多武功高强的人,自古正邪两派互不相让。现在三叔可能陪着你,保护你,以后你一个人的时候,可不能指望着三叔来救你啊。”

    “不会的,三叔会一直陪着我的,三叔最疼我了。”少年感觉完全没放在心上。任是一副无害的模样。

    “傻孩子啊,你是男子汉,应该独当一面啊。”中年男子眼中满是溺爱之色。“行了,不多说了,三叔给你讲讲当今江湖的局势吧。想听吗?”

    这时正好小二也端来了酒菜,香喷喷的烧鸡,还有美酒,让人闻了就口水直流。

    “好呀,好呀”少年一听就来了精神。

    “江湖只有两种人,一种好人。一种坏人。所以有正派,邪派之分,正派最厉害,名望最高的五大派分别为:武当派、少林派、华山派、天龙派、天山派。而邪教也有五大派分别是:魔教、崀山邪教、五行教、青城教和百毒教五大教派,这五个教派也是极为厉害,但名声也是最臭的五个。当然也有中立门派,他们亦正亦邪不参与正邪的纷争。像逍遥派、桃花岛、铁雪山庄、丐帮等许多大门派。还有一些许许多多的小门派。一时半会还数不清这些门派亦是很强。这个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三叔,那我们是属于正派还是,邪派呢?”

    “我们呀,你三叔我觉得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派,最重要的是心的好坏,只有心正了能说正。有些人啊虽然身在正派但是心是招小人心,口口声声喊着除邪扬正,其实私底下做着猪狗不如的勾当,而有些人虽然在邪教,他们虽然狠毒,但是他们杀的可能是那些做尽伤天害理之事的人,他们抢来的财务,可能养活了一方水土,这样说来,又能说谁是正,谁是邪呢,这也是三叔要教你的,行走江湖千万不可以身份取人。记住了没。还有心术千万一定要正。”说完这番肺腑之言,中年男子仿佛眼神暗淡了一秒钟。但一闪而过又恢复了正常。

    “那我们肯定是正的一方,三叔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做个坏人,会做个好人的。”

    “好,好,好,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中年男子显得很是欣慰,忍不住叫好三声。

    正在这时一行三人人朝着这边走来。

    为首的是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与少年差不多年龄的少女,还有一个提着包袱的随从。中年男子身材伟岸,一双剑眉,眉宇间流露着一丝气宇轩昂。穿着也是十分得体,看上去就是一个达官贵人。身旁的女孩却是一脸气呼呼的,头歪一边,嘟着小嘴。感觉也像极了有钱人家的刁蛮小姐。

    “这位仁兄,恕在下冒昧,刚刚进来的时候听到阁下的一番言论。很是感慨啊,说的很是精辟,仁兄的样子也是一身正气。想必也是有志之人。在下刚来到这,这店里生意着实太好了,人都坐满了,看阁下这里还有几个空位,相借一席之地共饮美酒如何。”为首的中年男子很是有礼貌的拱了拱手。

    “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若是不嫌弃,那坐下来喝一杯又何妨呢。只是在下囊中羞涩,怕是不能请你们喝上一壶了。”

    “哎,阁下说的哪里话,打扰了你们本来是我们的冒失,哪里还敢要你们来请,这样吧,我们借着你们的位子,这次就我来请喝酒吧,你们账算我这里。”

    “这样啊,那行,小二,再来两只烧鸡。”画风一变,这时的少年看着对面的三叔眼神,心领神会的又叫了两只烧鸡。

    中年男子一看,哪能不懂,面色也是有些尴尬,连忙招呼着坐下,对着少女说道

    “兰儿,你就坐在这位小兄弟身旁吧,我们麻烦人家,你就莫使性子了,不像样子。”

    少女听了依旧是之前那副模样一生不吭的坐在了少年声旁。

    “两位莫见怪,小女就是被我惯着成这样,还请见笑了。还没请教阁下高姓大名呢,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中年男子一拍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失礼了,鄙人姓罗,单名一个紫。乃是扬州城的一名珠宝商,这次来就是带一批珠宝回去的,正好路过雪亭镇。想在此休整一晚上,明日再赶路。”

    “在下叶三,正带着我侄儿到处游玩呢。”

    “噢,叶三兄好兴致啊。对了,给你介绍下。这是小女兰儿。这是我的仆人。”罗紫突然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我的这个仆人可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一路上全靠他保护我们的安全呢。”

    “罗先生好手段,叶三佩服。”叶三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称赞了一番。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这时正在一旁气鼓鼓的兰儿,扭过头看着正在默默的吃着烧鸡的少年,心想这少年这般样子,肯定是个傻小子。非得调戏调戏他不可。

    “兰儿,不得无礼。”罗紫连忙制止道。

    正在吃烧鸡的少年一看也停了下来,擦了擦满油的嘴巴。装作一副懵懂的样子

    “没事的,罗伯伯。”

    “兰儿。你看人家多懂事,你在看看你。唉!”

    兰儿却是丝毫不理会他老爹:“小子,本姑娘问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却跟别人搭话,你到底懂不懂礼貌啊。”

    “噗,”听到这话,在一旁的三叔差点一口酒喷出,干咳了两声:“咳,咳,啊,不好意思啊,呛到了”

    “哼”兰儿冷哼一声,心里道:这叔侄两一看就都不正经。

    “兰儿姑娘吧。你好,我叫龙弓子”

    “龙公子?谁问你是什么什么公子了,我是问你名字叫什么。”兰儿不觉得有一丝好笑,就你这穷酸样还公子?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土公子哟

    “兰儿姑娘,你误会了,我真的是龙弓子”少年急忙解释到。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是珠宝商,我有炫耀我是哪家的小姐吗?好意问你名字你有什么好炫耀的。”兰儿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兰儿小姐,我不是什么公子,我是叫龙弓子。”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兰儿感觉委屈的都要哭了。

    “兰儿小姐,你别哭啊,我是说我叫龙弓子,姓龙,名弓子,弓箭的弓,子孙的子,全名龙弓子。”

    “你,你怎么不早说,哪有这样的名字啊,哼,不理你了。”兰儿别过头去,又是一声不吭的坐在那。

    此时的罗紫也是有些挂不住脸色,拉着兰儿的手“叶老弟,龙小兄弟。小女如此刁蛮,是我教导无方,让你们见笑了,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天色看着也快要黑了,我们先走了,你们慢吃。”说着就拉着兰儿,带着仆人匆匆而走。

    等他们走了一会后,三叔忍不住开口了

    “臭小子可以啊。还有这一招,快把老子笑死了,哈哈”

    “那是,主要是看不惯这女孩太任性了,非得治一治她不可。”龙弓子笑到。

    “我们吃的也差不多了,天色也不早了了,开始进来的时候我就顺便我就定好了房间,先上去休息吧,反正账也有人跟我们结了。”

    “是,三叔”

    说完两人拿上东西就朝着二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