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总是来得很快。(书=-屋*0小-}说-+网)月色总是来得很快,俗话说的好“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总感觉要搞点事情。”

    房间里

    “三叔,今天,赶了一天路,可把我累死了。”龙弓子躺床上,双手枕着头,两腿翘着二郎腿,仍然是一脸无害的表情。

    “你个臭小子,老子跑了一天,你骑马骑了一天,你累个屁啊,你说说说,说个屁啊。”叶三翻了个白眼。

    “哎,三叔,今天可是吃得撑死我了,还有人买单,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三叔,你说我们咋为啥这么穷?”

    “我们不是穷,而是节约,你懂什么。”

    “我看这个罗伯伯还挺好的。人也挺豪爽,主要是连他的仆人是个高手都告诉我们了。一般这样的情况不都是闭口不言,所以感觉还是很讲义气的。”

    “哼,老子今天才教过你,千万不要以身份取人,这个罗紫不简单,绝对不是像他所说的仅仅就是一个有钱的珠宝商,你看此人的眉毛,卧蚕如剑,说话的时候字落铿锵。光从气势上就可以看出来,此人不简单。只是我也看不出他的来历罢了。还有,你小子以为他身边的那个是高手?我跟你说吧。他本人的实力应该跟我不相上下。你现在觉得他还是讲义气吗?”

    “什么!”龙弓子倒是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跟三叔差不多厉害,不会吧。”

    “不然嘞,你以为。”

    “我靠,”忍不住一句脏话爆出:“那是得多厉害,感情自己这么厉害,还找个仆人做眼线啊,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呢。”

    “你小子可别弄错,我可没说他一定是坏人,人家这是隐藏自己。连我也看不清他的来路,你就好生学着吧。”

    “那三叔,你刚说你跟他不相上下,那到底是你厉害,还是他厉害呢?”

    “那肯定是老子厉害,还用说?”三叔一听就不乐意了,感情这小子这么小看他。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三叔,你不是说江湖中很多高手都聚集在这,那你有没有认识的的呀?或者说你有没有听说过的?”龙弓子一心就想着见识见识这些江湖中的高手,期待了不得了。

    “有啊,到处都是认识的。在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实力,想不有点名声都难,在江湖上有点实力的几乎大家都听说过。”

    “那太好了,那你感觉给我说说呗。”龙弓子将身子坐直了些。

    “今天坐在我们右上桌子的是,天山派的人,为首的那个老头是天山的七长老,天什么子,坐在~~”

    “天什么子,是谁,话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天山的人呀,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是七长老。”龙弓子好奇的直接问了一大堆。

    “你小子别打断我的话,老子跟你讲,这么大热天还穿着虎皮大衣的,除了天山的这群人也没有谁了,天山这群人个个奇怪的很,他们有七大长老,分别为七种药材为名号,有的叫天莲子,有的叫天参子,有的叫天归子,最奇葩的是有个长老叫天果子,哈哈。”三叔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那三叔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七长老呢?”

    “我说了,天山派的人个个怪,七长老收七个关门弟子,六长老收六个,往上都是几长老收几个。那里坐着八个人,一看就是一个爷爷带着七个葫芦,不就是七长老咯。”

    “哈哈。”龙弓子听三叔这么一说,都躺床上笑得打滚了。

    “可是天山派的实力并不是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开开玩笑的。”叶三顿了顿:“他们的七个长老可都是是按实力来排名的。”

    “三叔,你的意思是说?”龙弓子好像想到了什么。

    “没错,前面六个都比这七长老强,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强。而且天山的掌门人实力更是神秘,具体我也不知道有多厉害,没错,他就是天山的一匹狼,刀狼掌门。一手刀法闻名于天下,但是真正能够接触他的人是少之又少。就别说打不打得过了吧。”

    “真有这么厉害?怎么说的这么玄乎?”龙弓子不是不相信,而是着实有些不愿意相信,因为以他现在的这丁点实力,根本对那种强大无法理解。

    “我还能骗你不成?据说天山的大长老和四长老都是刀狼掌门的弟子,两人联手都没在刀狼身上讨到半点好处。”

    “好吧,那你跟我说说别的吧,还有没有厉害的啊。”

    “急啥啊,我们右下角那边,跟他们旁边那桌,这两桌人还记得当时互相盯着对方,好像要吃了对面似的分别是崀山教派和百毒教派的人。这两个教派可是死对头。见面就喊打喊杀的。要不是在这雪亭镇估计现在两帮人就开杀了,不过估计出了这雪亭镇就会马上打起来。”

    “那这又是为啥呢,都是邪教的他们难道就不团结吗?”

    “团结?要是他们都能团结还有正派的分不。正是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就是做不到团结。所以才有正邪两立的局势,不然早没正派啥事了。他们这两派具体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样对立,反正也不是对立一天两天,而是数十年都这样,管他呢,那坐在我们正前方的秃驴就是~~”

    “这个我知道,少林派的。哈,三叔,我聪明不?”

    叶三此时头上一脸黑线

    “说了不要打断老子的话,要不你来讲?”

    “行,行,您说,您说,我听着。”龙弓子一脸无奈。

    “少林派的人我倒是接触的少,但是少林的方丈和几位主持,个个实力高深莫测。我还是有一次去少林烧烧香,拜拜佛,结果正好碰到方丈和几位主持,结果一看,个个实力都比自己高,尤其是那老方丈,更是高深莫测。他们其实也不是多参与江湖上的纷争,只是他们太过行善,所以自古以来,少林派都是德高望重的名门正派。让人着实佩服。”

    “还有重点来了,坐在二楼的我们视线的正前方的那个人,是高手,至少我远远不是对手。最可怕的是,给我感觉很熟悉的感觉。可又想不起来,更看不穿他的来路。还有,今天坐在酒楼高手可不止他一个人,坐在他旁边桌上的那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逍遥派的掌门人~朝歌~”说到这里,叶三的眉头也是微微稍扣

    “那这个朝~~”龙弓子刚想说点啥,却欲言又止

    只见叶三朝着他射出一道犀利的“眼刀”硬生生的将龙弓子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像朝歌这样的高手,这个人一般都不会露面的,不知道这次出来可是为何事。身为一派掌门人,行踪飘忽不定,他的武功极其浑厚,估计已经达到了归一境界。实在是深不可测,这么形容可不为过,这个人可怕就可怕再他年纪也是跟我差不多。估计我跟你大叔武功应该是差不多的。”

    这会轮到龙弓子震惊了。竟然与自己的大叔武功相差不远,这已经颠覆了他的观念了。因为他下山之前见过最强的人就是自己的大叔三叔。还有个对他好的不行的师公了。

    “怎~怎么会这么强?”

    “你怕啥啊,你要相信有朝一日你也会成为顶天立地的高手的。”

    “我也会成为像朝歌这样强的人吗?”龙弓子喃喃道:“不过停滞了几秒钟,眼中充满了火热“我一定能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我发誓。”

    叶三看到龙弓子那紧握的小拳头,不由得会心一笑

    “好吧,今天就说到这。你要知道,今天我给你说的这些,许多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实力才是你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依仗,在这个江湖上,也还有我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就是因为我的实力还没有站在江湖的顶峰之上。三叔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在江湖上却并算不上顶尖,但是我也照样还在一点点的让自己变强,只要加倍的努力,不轻易放弃,早晚有一天也会变得更强的,天色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早还要明早好像没什么事……。哈!可以睡个懒觉。”

    “这三叔,就算是教育我也不忘了吹嘘自己一波。”龙弓子心里一阵鄙视,但是嘴上还是说道:“恩,三叔,我也会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高手的。”龙弓子笑嘻嘻道。

    叶三也是觉得今天的东西都不像平时一样,没有白说,看到龙弓子这幅模样,他心里知道,是鹰总有飞翔的一天。这臭小子以后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作为自己的晚辈能够看着他成长是多么幸福的事。可惜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旁,很多事情不能身不由己,叶三也很是感慨也感到很欣慰。他多么希望离开他的那一刻来得更晚。想到这,叶三的眼中也是有着一起湿润。

    “三叔,想什么呢?。”

    “哦,没啥,快睡吧。早睡晚起,有益身体,知道不?”

    “是早睡早起吧。”

    “管那么多干嘛,睡你的觉。”

    “好的,三叔那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哦。”

    叶三躺在床上,眼神盯着窗外的月光,不知道在思索着啥,估计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