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漆黑的夜晚,这时候跟死一般的寂静,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可是大晚上的又有谁会去听呢,普通人早就睡得不省人事,迷迷糊糊了。尤其是一些大汉子,喝了酒,早就鼾声四起,谁还管你呀,再说了,在这雪亭镇,谁会大晚上找不自在呢,就算有也不会找到自己的头上。估计绝大数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空气是任然是弥漫着一丝幽静的味道。跟往常也没什么两样。

    寂静的街道上突然一个人影在角落里:“死了”人影走到尸体旁边看了看尸体。

    “这是!什么?”此时人影有点震惊:“这竟然是少林寺的人?怎么会死在这?有谁会来杀少林的人呢?”人影表示非常疑惑。但是还是回过神来。

    “哼,不管怎么样,管他什么人,敢在我六扇门眼皮底下在雪亭杀人?”说完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

    这时睡在房里的叶三突然睁开了眼,躺在也不说话,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与此同时,客栈中那位珠宝商罗紫也是同样睁开了眼。还有那天山派的七长老还在盘膝打坐,忽然两眼骤然一睁,呼吸变得突然变得有些急促,大气不敢喘一口的,坐在那,没有发出半点动静。

    只有那位逍遥派掌门人也是缓缓的睁开了他眯着的双眼,知识感觉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上眼皮打着下眼皮。

    “有点意思啊,呵呵”说着闭上了眼,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这时的龙弓子也是睡的正香,一个翻身,一条腿搭在了叶三的大腿上。

    “我靠,这小子睡个觉都不得安宁。”叶三一把把龙弓子的大腿挪开,将他摇醒来:“臭小子,别睡了。”

    龙弓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副很不满的表情:“三叔,你这干嘛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翻身就正准备接着睡。

    “别睡了,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你看不看。”

    “啥好戏啊,这大晚上的,三叔你不是忽悠我吧。”龙弓子揉了揉眼。

    “急啥啊,等着看就好了,三叔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会让你失望的。”叶三一脸神秘的笑道。

    “真的?搞得这么神秘。那你先说说啥好戏啊。”

    “嘘,别说话,等着看就好了。”叶三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龙弓子。

    此时的龙弓子表示一头雾水,看到三叔这个模样,也只能闭嘴不做声。

    。。。。。。。。

    借着月色的一丝光芒,一个黑衣人正在学亭的上房顶快速的掠过,脚步轻的几乎没有声音。这个黑衣人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就是今日坐在朝歌身旁的那个人。

    当飞到饮风客时栈时,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即闪而过,却又消失不见,正当他准备继续行走时,突然猛一回头。此时正是另一个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

    阁下好大的胆子,敢在我雪亭如此搞事,我六扇门这几十年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小打小闹我们都睁眼不见,只要在不是雪亭杀人,触犯了我们的底线。这些年来江湖中人也形成了规矩,在雪亭不与人争斗,阁下若是要要坏了规矩,真当我六扇门不闻世事就真是没人了不是。”来人大约三十岁不到,手中一把折扇在手,面目清秀无比,脸上带着一丝玩笑。腰间别着一枚玉佩,扇子不停的在胸前煽动,很是有一番韵味。

    “向来听闻六扇门以铁血之势掌管雪亭一方,不容得外人在雪亭滋生任何的事故,看来不假啊,六扇门几十年未曾在江湖上展露实力,外人对六扇门都是以神秘居之,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轻功这么好的,除了六扇门中的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估计也无人能及了吧。”黑衣男子不急不慢的说到,丝毫没有慌张。

    “佩服佩服,阁下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身份,不简单啊,首先敢在雪亭镇杀人,本身就是一种勇气,知道了我是六扇门之人,还如此风轻云淡,这是一种魄力,想必阁下是早有预谋,结伴而来吧。”

    “哈哈,六扇门的人也不过如此啊。”黑衣人轻蔑的说到。

    “噢?此话怎讲。”六扇门的追命也并没有脑怒,轻轻一笑的问到

    “第一,我能将你分析得很透彻,而你却完全没有看穿我,我并不是有备而来,只是想杀之人正好在雪亭之中,还有我只是一个人,并没有结伴而来,最后,呵呵,六扇门虽然强势,但是我要是说我并没有放在眼里,阁下会怎么样呢。”

    “是吗,既然阁下都把话说死了,那我六扇门也只能领教一下阁下的本事了。”

    追命眼神突变,甚是凌厉,右脚往前一踏,还没待脚落地,“嗖”的一下,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黑衣人一人在视线中

    黑衣人眼神飘忽不定,即刻间往左退了三步,抬脚往空气中猛的就是一腿踢去,一腿之中夹杂着一丝破碎的风声。感觉像是胡乱的一踢,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运气,正好踢在突然出现在前方追命身前。

    “咦?”追命也是有些震惊,他也不知道黑衣人这一脚是什么做到的,但是此时也由不得他多想,这一脚踢来的位置实在太诡异。本来是想先发制人,但是这么一来,出腿并不是舒服。

    不过追命也反应着实很快。在空中身形一转,竟然单手撑地,形成了一个倒踢之势,踢向黑衣人,两腿相碰,丝毫不让,两人以腿法相对,脚法犀利无比,腿腿相撞,招招致命。两人腿法各自踢出数十腿。丝毫没有一丝怠慢,两人两腿空中蹬撞,各自弹开,还未等落地,两人便又是借力一跃,朝着彼此踢过来,两人就以腿法相对,又踢出数招。任然不分上下,这时两人同时收脚退开数米。

    “六扇门追命腿法果然了得,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未曾见过如此高深的腿法。”

    “阁下过奖了,在下的武功虽然不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但自诩腿法还不畏惧过谁,阁下的腿法竟然与我不相上下,让我着实有些震惊啊。”追命脸上看上去任然是没什么变化,但是说出来的句句乃发自肺腑之言,心中早已镇定不了。

    “你小子的腿法可不止这几下吧,我承认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腿法最强的人,你要是不出绝招,这么踢下去,可奈何不了我,哈哈。”黑衣人一生狂笑,霸气侧露。

    “谁呀,这大晚上的,吵吵闹闹,他娘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时从客栈中走出一个彪形大汉,一边摸着头,一边打着哈欠,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感情谁吵着他睡觉,非得出来教训教训他不可。

    “他娘的,我铁拳张铁非得教训教训他不可。”

    大汉这一声,声音极大,将许多在梦中的人都惊醒,纷纷抱怨的爬起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大汉正渐渐清醒过来,抬头看到房屋顶的两个人,大汉不是傻子,瞬间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楞了数秒后突然玩了命的朝着客栈跑去。

    “聒噪的蚂蚁。”黑衣人冷笑一声,手中发出一根暗器瞬间朝着大汉射去。

    “小心。”追命见状大惊,可此时任他轻功再好也追不上那跟暗器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时从客栈中闪电般飞出一把直剑,剑尖刚好与暗器相撞,一瞬间使暗器弹开。

    “轰。”暗器改变方向后射向了客栈的瓦柱,一声响声过后,大家默然往那边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暗器竟然在卸掉一份力后还将大理石做成的柱子刺穿了。此时大汉也是一屁股坐在,裤裆中感觉湿漉漉的一块。要不是是实实在在在江湖上舔过刀尖的人,估计就这一下得活活被吓死。

    这时从客栈中缓缓走出一人,从客栈中走出来的正是剑的主人:“阁下虽然武艺高强,但是见死不救可不是我天山的本事,还望阁下莫怪。”

    此人正是天山派的七长老。虽然接下了这一镖,可是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哈哈,原来是天山派的人,老实说,几个所谓的正派当中就你们天山我最佩服,救了救久了吧。”黑衣人淡然一笑。

    追命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黑衣人说完摆过头又看着追命。

    “他们之间的事完了,我们之间还没有完吧,你的腿法如此之高,不知你的拳法又如何呢?可不要走神哦。”说着不由得追命反应突然一拳快速冲向追命。

    此时追命还在刚刚救下大汉之时没回过神来,黑衣人已经快要冲向自己。已经来不及用腿法相档了。只能硬抗了。

    追命双手死死护在胸前,准备接下这一招。

    “砰的一声”追命忽然看到自己身前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拳法,我六扇门铁手接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