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拳法,我六扇门铁手接下了。”

    一阵轻烟弥漫开来,两拳相对。铁手的手感觉像是发出微弱的光芒。

    “喝,”铁手猛喝一声,手上气劲一提,将黑衣人震开

    “追命,没事吧。”铁手一把扶过追命。

    “嗯,没事,这个人很强,看不出来路。腿法竟然跟我不相上下。”

    “什么?腿法跟你不相上下?”纵然铁手平时以稳重著称,听到追命这么一说,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起伏。

    “阁下本事这么高强,可否给铁手一番薄面,告诉在下你是何方高手,恕在下眼拙,看不出阁下武功的来路。”

    黑衣人一抚手,放声大笑。

    “六扇门的四大名捕的铁手追命,在世人面前不可谓神秘,武功绝顶,可是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你的面子值几分钱?若要是神侯诸葛啸旗来了,我自然要给几分面子,可能还得想着怎么跑呢,哈哈。”

    “噢,那你就不怕神侯他过来吗?”追命冷笑到。

    “哈哈,我地府之人还没怕过谁呢。”黑衣人。黑衣人笑得很狂,仿佛整个夜晚只有他一个人的笑声。

    这话一出在场所以人都震惊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竟然是地府之人。”

    “什么?为何地府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几十年未曾显露实力的六扇门对上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地府。今天能够见到这样场面,不枉我在江湖行走一番了。”

    天山派七长老也是快速走到刚才那枚暗器掉落的地方,捡起暗器,定睛一看,眉头一紧。

    “果然,这是地字镖。”只见飞镖上面刻着一个极小的地字。

    龙弓子跟叶三早就站在人群中默默的看着。龙弓子早就没有了开始的睡意,反倒是一脸兴奋,这刚第一次来学亭镇就看到了这么大的场面。

    “三叔,地府是什么门派啊?都没听说过啊。”

    叶三此时也是一脸深沉

    “地府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门派,不,不是门派,这是个组织,是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实力无比雄厚,虽然江湖中人都知道地府的名号,但是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能够真正清楚他们有多强。连我也不清楚。”

    “这么厉害。”

    “可不止这些,地府的人个个武功高强。他们个个神出鬼没,想见都难,只有他们找上你的时候,没有你找他们的时候。但是他们要是找上你,可能就是你的死期了。地府之人随心所欲,他们想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所以江湖传言:‘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那三叔。这六扇门与地府谁更厉害呢?”

    “这个不好说,要是按照纸面实力的话,地府实力雄厚六扇门还差远了。地府高手太多了。由上而下按实力划分,最高的为阎王,麾下有五方帝君。帝君又统领十殿王,再往下还掌管黑白无常,孟婆,牛头马面等众多高手。据说阎王实力深不可测,连我也是没听说过他到底有多强。”

    “那六扇门岂不是比上去很弱啊。”龙弓子汗颜道。

    “你非要这么觉得,这么说也没错地府整体实力确实比六扇门要强,但是六扇门也不是吃素的,毕竟隶属朝廷。而且六扇门的神侯诸葛啸旗实力虽然我也没见过,估计跟那阎王也是差不多的。”

    “三叔,你每次都说的这么玄乎,是不是真的啊,我年纪小,你可别骗我啊,把别人说的那么高深莫测,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啊。”

    叶三白了龙弓子一眼。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三叔又不是天下第一。看着吧,不知今日有没有幸见到六扇门的神侯诸葛啸旗一面,有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小子知足吧”

    房顶上的追命,铁手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怎么就惹到了这么个烂摊子。”追命纵使是天下间的高手,此时也是显得颇为无奈。

    你想啊,本来就只掌管着雪亭镇这一亩三分地。人家六扇门几十年才出来露一次面。别人在你地盘上活生生的打脸,破了几十年的规矩。你还能不出来做主?万一打又打不过,还结下了梁子,这六扇门几十年出来就为了丢一把老脸。这叫什么事啊,拼硬实力又打不过人家,认怂就丢了大脸。你让这两人如何是好。

    “追命,这下麻烦了,冷血,无情随着神侯去面见皇上,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们两个坐镇雪亭不能把我们六扇门的脸丢光了啊。”

    倒是铁手还算冷静,思考了下。

    “脸我们绝对不能丢。他说他一个人前来,地府之人应该没必要骗我们。我们两联手实力不会怕他一个人。撑过今晚。加紧传书给神侯,让他回来定夺,今天就是死也不能丢了六扇门的脸。”铁手斩钉截铁的说到。

    “好。今日就让我两好好领教地府的高招。”

    “不愧是六扇门的人,有魄力。那我阎罗大帝今日就好生会会你这最强的拳,和最强的腿。”

    “那且容我说一句,我们三人在这房顶上打,怕是要把房子拆了。不如去下方空地上好好打一场如何?”追命好像想到了什么。

    “哈哈,那就依你的,”说完身形一闪。脚尖微踮。三人就稳稳的落在了客栈前的广场之上,惊得广场上的“看客”连忙退了好几步,生怕波及到自己。

    双方屹立在广场之间,气氛变得有些沉重,看样子得露出点真本事了。

    “那就开始吧!”阎罗帝君两眼一眯。

    可追命铁手却不敢先出招,毕竟对方是地府的以为帝君。还是静观其招。

    “既然两位不愿意先出手。那我来就承让了。”

    阎罗大帝说完。就往空中跃起。从空中冲向铁手和追命。

    “阎罗万象”天地间濡染着一股暴戾之气。阎罗大帝身旁真气缭绕。以万象之意,以两仪生之。以森罗之劲。脚踏阎罗残像,以及其鬼魅的身法。四面八方的破向两人。

    两人见上来就如此凶狠,也不敢怠慢

    “要来了。”

    “追命十三腿”,铁面十三拳。两人招式招式形同虚设,又环环相扣,仿佛就是同一人使出的招数。两人单兵招式可以说是最强的拳,最强的腿。但是铁手追命联手起来,这才是六扇门的最强战力。

    如影随形,一拳一腿,两人仿佛是达到了拳腿合一,左右开弓,就像一个人一般。招式的融合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与之阎罗大帝的阎罗万象对上。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看似简短的战斗,其中的紧张程度。恐怕只有他们才清楚。周围的看着的人个个,心头一紧,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一瞬间就错过了什么。

    阎罗万象的攻势也丝毫没有减弱,双方各自都在找着对方的破绽。对攻数分钟之后。阎罗大帝的攻势渐渐弱了下来。阎罗大帝一把退开出数米,可追命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脚内劲追身踢出,直逼空中的阎罗大帝

    阎罗大帝躲无可躲。却在空中同样扫出一套阎王腿与追命相对。利用推力往后一躲。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回过神来,众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两人两腿空中的内劲相撞弹到地上,竟然将地面砸出一道数米长的裂缝。实在可怕。

    “好,好功夫。原来六扇门最可怕的竟然是追命的腿加铁手的拳结合在一起。厉害厉害。”阎罗大帝大加赞赏。他很满意,很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

    反观铁手追命,他们的虽然占了一丝上风,可还是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那是你没有见过冷血和无情。”追命冷笑到,到了这个时候,丝毫也不给地府的阎罗帝君一薄面。

    “哈哈,才、还是那句话,除了神候诸葛啸旗,我阎罗帝君不畏惧你们任何一人。”

    “你!”追命有些被气到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着阎罗帝君讨上什么好便宜。

    还是铁手一把摁住他:“别被他三言两语就激怒了,这个不是个什么容易对付的善茬。”

    “再试试我,这一招如何。”阎罗大帝豪气的说到。

    追命和铁手不敢大意,这阎罗大帝的真本事还远远不止这一招。

    “看来不能留手段了。”追命铁手两人相视一望,随即会意。

    正当阎罗大帝准备再一次攻向追命铁手时。这个时候空中忽然飘来一阵青影。青衫长袍缓缓落下。

    “这么大晚上的,你们打是你们的事,可是吵着我睡觉那我可就要管管了。不如几位今天点到为止。可否给个面子,夜还长。让我好生睡上一觉?”来的青衫男人正是白天坐在黑衣人旁边的逍遥派掌门人朝歌。

    朝哥稳稳的落在了广场之间。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还真打了个哈切,不急不慢的走到阎罗大帝的身前,一副戏谑的眼神看着阎罗大帝。语速缓慢的说到。

    “再或者,这位地府的阎罗大帝,让我来接接你的招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