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逍遥派的掌门人朝歌啊,不过!你来凑什么热闹。”阎罗大帝看着突然插出来一脚的朝歌有些好奇。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知道这朝哥可不是什么善茬。

    “你们动静这么大,吵着我睡觉了,我就不能来管管啊。”朝歌脸上依然是一副没睡醒的表情,还又的来了个哈欠。

    “哈哈!这个理由怕是有些随意了吧!那既然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那为何朝掌门为何就比划上我了呢?”阎罗大帝眼中一丝蔑视。

    “问得好,要怎么说呢?”朝歌眉头故作一紧,想了一会:“怎么说今天也是你有失在先吧。”

    “喔?有失在先?我可不这么认为。我不过是杀了个秃驴而已。他以为逃到这雪亭镇就不会杀他了,真是可笑,我地府要杀的人,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

    “那你在学亭镇杀人,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向来是我们六扇门掌管的地方吗?你杀谁没有人管你,在这里杀人,就莫怪我们了!”到了这个地步,追命也是当仁不让。

    “呵呵,谁规定了不能在学亭镇杀人?是哪一条官令还是哪一条国法?这么多年没人在学亭闹事,并不代表天下间所有的人就都惧怕你们六扇门,只是学亭镇确实也安定了这么多年,不愿意打破这番平静罢了。可我地府做事并不用看世人的脸色。只有实力才能跟我们讲讲道理。”

    “你”追命这一下着实被阎罗帝君这番话给气到了。

    “你们说了这么多,该让我说说了吧!”沉寂了一会的朝歌这时开了口:“既然你阎罗帝君觉得我的理由随意了,那我再说个理由,我个人看不惯你的作风,现在来想跟你讲讲理。这个理由如何?”

    “看来逍遥派掌门人也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啊,这个闲事是要管定了,不过这个理由,本帝君很喜欢。既然这样,那今天我就收手算了。素闻朝掌门武功已经到了归一境界,不知虚实,我还是想讨教一番,如何?”

    “阎罗帝君既然这样说了,那我现在突然又不想打了呢?”朝歌也是微微一笑。

    “哈哈,我地府想做的事,哪怕你是逍遥派掌门人。也没这个分量阻拦吧。”一身狂傲之气彰显出高手本色。

    “哦,地府果然是豪气啊。那阎罗大帝都这样说了,那你就来我手中走几招吧。”说着又朝着追命铁手看了去:“两位,在下早年也承蒙热诸葛先生的照顾。呵呵,话没说完就朝着阎罗大帝走了过去。”

    “来把,打完好睡觉去,别耽误太长时间了。”

    “看来是被小看了呀,没想到地府之人也有被小看的时候。”

    “阎罗万象”阎罗大帝仍然使出了刚刚这一招。既然只是领教自然是没有必要显露太多。

    朝歌站立在那,仍然是一身白衫,被微风轻轻吹起,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好,来的好,好一招阎罗万象。不愧是地府的帝君。”

    朝歌双手背在身后,仿佛没有一丝慌张。当阎罗大帝快要接近朝歌时。突然间气势如虹。身边骤然升起一道真气护体,将朝歌包裹在里面。

    “嘭”阎罗万象竟然比之前更为猛烈。化为一股力量直迎这道真气形成的屏障。顿时间如钟声敲响的声音化为一道音波扩散开来,若是定力不足之人可能会头皮发麻。

    一时间竟然没有破开这真气。阎罗大帝大喝一声。

    “给我破”

    只见那道屏障微微的出现一丝裂缝,而裂缝正逐渐扩大。

    朝歌也起心里微微一惊。心中暗道:没想到竟然能够破开这道防御。不愧是地府之人。看来不能装得太过了。

    “很久都没有人能够破开这道防御了,好功力。看来的用点本事了。”朝歌平静的说到。

    只见朝歌双手从背后缓缓拿起。

    “六阳折梅手”

    “阳关三叠。梅花三弄”

    本来被真气屏障削弱了的阎罗万象此时轻松被六阳折梅手所化解。

    阎罗大帝暗叫不妙,急忙退开。

    此时朝歌的六阳折梅手确一把将阎罗大帝的蒙面巾给摘了下来。

    阎罗帝君长相,长得也算是英俊潇洒,从脸就可以看出来,桀骜不羁的性格相符合,这也是几十年来第一次有人真真正正的看到过地府之人的模样,而且还是一位帝君。

    “好了,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帝君领教得还满意吗?”朝歌挥挥衣袖,捋了捋青袍,淡淡的笑道。

    “原来鼎鼎大名的朝掌门也喜欢看人面相啊。也罢,今日也算是见识到了。不愧为当今世间的绝顶高手。”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

    “你的真气是我见过的最浑厚的,我地府其他四位帝君的屏障我都能破开,唯独你的破不开。”阎罗帝君此时难得认真的说道

    这话说的不止朝歌一惊,众人更是一惊。地府五个帝君达到朝歌这样境界的已经有四个了吗?可怕。

    朝歌心里更是郁闷:要不是我刚刚出招了,这真气不就给你破了。这等境界进入归一还会远吗?

    但是朝歌不愧为一代高手,总是能做到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既然领教完了,想必帝君答应我的与六扇门之事就就此罢休吧。”

    “本来我也无心与他们争斗,杀了个人而已,非要找上来。我也没办法。你说是不?追命。”阎罗帝君似笑非笑的看着铁手和追命。

    “哼”追命还想要说些什么,铁手却一把拉住了他,然后接着说到

    “掌管一方,就要保一方平安,还请帝君谨记。莫要坏了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事活的,看心情吧。”阎罗帝君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说的众人一丝忌惮,这就是地府的人啊,有实力什么都敢说。

    “那既然帝君都这样说了,若是下次在雪亭镇出现同样的事情,我们依然不会善罢甘休。”铁手坚定的说道。

    “行行行,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啦。”

    可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中的叶三,双目竟然是有些湿润,拳头紧握着,身体微微颤抖。

    “三叔三叔,你这是怎么了?”龙弓子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这时,只见三叔默默的哽咽了一下,缓缓的踏出,瞬间就来到了阎罗帝君的身前。

    此时的包括朝歌,铁手,追命你在场的所有都也是不知所以。这架都打完啦怎么还有人出来呢?莫非还没有看过瘾不是。众人纷纷疑问,此人到底是谁呢?

    只有站在客栈一处的珠宝商罗紫神色有些稍稍变化。

    “哥,哥”叶三次时咬着牙齿声音都有些颤抖。

    此时阎罗帝君缓缓地回头,看到叶三正在他的跟前。身体竟然有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颤抖。不过随即就恢复了过来。

    “原来是叶三啊,还以为是谁呢?”阎罗帝君军平静地说到。

    “哥,你当年为什么要走?怎么加入了地府,十几年音讯都没有。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一点亲情了吗?叶三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这段话。

    “呵呵,叶三啊,这个事情你就不要管啦。我自有我的做法,我在地府过的很好,回去转告老头子,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他。还有,我们轩辕一家就要靠你跟大哥撑起来了。”

    “跟我回去好不好?哥”

    “我说了,现在还不是我回去的时候。我也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这次来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带你回去的。此次下山目的就是为了来寻找你。”

    “哦!那行啊,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就把我带回去啊。”

    “龙弓子也在那边,你不去看看吗?”叶三抬头望了望远处的龙弓子。

    “龙弓子么?”阎罗帝君神情甚是复杂。不过随即又恢复了坚定的眼神:“不去了,免得我待会儿动摇了?若是能靠本事,将我带回去,那就来吧。”

    说完立马脚尖点地,阎罗帝君踏着轻功,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此时的叶三,也正准备跟着阎罗帝君的脚步追去。

    却猛然听到一声大喊

    “三叔”正是龙弓子喊出来的声音。这时叶三才渐渐的清醒过来。神色复杂地望了望龙弓子,直得跃到他的身旁,牵着他默默的回房。

    众人愣神了一会,谁都没想到还会突然来上这么一个插曲,不过大家也都默不作声,毕竟到了这种级别的,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插手的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道理谁都懂。

    这是只听到六扇门的铁手开口道

    “今天的事情大家应该也都看到了,想必对大家来说将会是一个难忘的夜晚,不过现在应该不会有事发生了。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对着众人抱了抱拳,对着天山的七长老抱了抱拳,对着朝歌同样也抱了抱拳

    “今日之事多谢朝歌前辈了。那我们六扇门就先告辞了。”说完再次像朝歌拱手示意。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朝歌也回到了开始那个懒散的样子,打了哈欠,懒散的向客栈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