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几方高手的离去,今天晚上的事情也就很告一段落了,毕竟还是在大半夜的,还有时间能够睡个好觉,虽然估计大多数人都会睡不着吧。

    那个被吓得尿裤子的大汉,也灰溜溜的走进了客栈之中。没有人会嘲笑他,因为今晚上的事,换做是谁都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住。面对地府的阎罗帝君,死亡就在咫尺。能够留下一命,已经是个能够让他自豪了。

    今晚雪亭镇发生的事情,必定将会成为江湖上又是大家一起津津乐道的事情,毕竟这个事情传出去实在太震撼了。

    叶三也走回了房间之中,龙弓子明显感觉到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叶三的后面,不敢作声。两人回到了房间中,气氛显得十分尴尬,叶三一进就坐在桌子旁,倒了一杯酒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闷酒。

    龙弓子也乖乖的躺在床上,默默的不做声,他虽然平时爱开玩笑,但此时,谁都看得出叶三心里十分不好受。所以龙弓子能做到的只有安安静静的,不闻也不问。

    就这样,喝光了酒壶里的酒,叶三突然开始整理了自己的着装,和思绪。缓缓的站起身来。

    叶三想明白了,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不应该为了这点小事而受到挫折不能自拔。自己已经找了这么久了,这次终于有了一丁点线索,自己应该高兴才是,他看向龙弓子。

    “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叶三突然开口问到。

    “是~是不是关于二叔的事”龙弓子也是试探了一下。

    “没错!就是关于你二叔的,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阎罗帝君,那个人就是你的二叔。”

    “哈哈,二叔很帅呀,武功又高强。”龙弓子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看到三叔一年严肃的表情,刚想兴问这问那,硬是憋了回去。

    “没事,”三叔淡淡的一笑:“我已经没事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真的吗?三叔。”龙弓子咧嘴一笑,突然转念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三叔,我也没啥好说的,还是你来跟我讲讲吧。”

    “你,你这。让你问的时候你不问我要说的时候你就插嘴。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叶三没好气的说道。

    “你就随便说点什么呗”

    “哼”叶三哼了一声。

    “你小子还记得你二叔长什么样不?估计你一点印象都没了,自从你二叔走后,我们都没有在你面前提起过他,那个时候还是你二叔把你带到山上来的呢,你那个时候还只有一丁点大,估计差不多刚好几个月的样子,而那个时候你二叔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吓傻了,一个人把你抱回山上,浑身是血,看样子是拼了全力才将你带回来的,让你安全的交给我们之后,他就晕过去了。”

    “哇!原来二叔这么伟大。”

    “嗯,我们把你的生日定在,你来到山上的第一天。现在你都十六岁了。”

    “突然好想见见我二叔啊,对了,那二叔是什么时候下山的呢?”

    “在救下你的第二年也就是你差不多两岁的时候他就走了,悄悄的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也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当时以他的功夫别人想要留住他,几乎不可能。只有可能是他自己出走。不清楚他的动向也不清楚他的目的。你师公当时为了此事都快急死了,一去就是十多年,但是我们坚信他还活着,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所以我们每年都去山下打听他的消息。”

    “可是十四年来,什么消息都没有打听到。这一次带你出来历练,其中另一方面原因也是为了寻找他的消息。”

    “找了十四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吗?”龙弓子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与你小子有缘,第一次带你出来历练就有了他的消息。没想到他竟然加入了地府。实力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强。”

    “三叔,你是不是有点沮丧啊。”

    “还行吧,沮丧肯定会有一点,不过我已经差不多想通了。”

    “三叔,那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是去寻找二叔吗?”

    “嗯,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我一定要将他带回去。”叶三坚定的说道

    “嗯,我们一起将二叔带回去。”龙弓子鼓励道。

    “对了,三叔,开始在外面的时候我听二叔说,你全名叫轩辕叶三?”

    “怎么,你有意见吗?”叶三白了龙弓子一眼。

    “那你就是姓轩辕,名叫叶三啊,真的三叔,不是我说你轩辕多么好听的名字呀,你非得取个叶三。”

    “你个臭小子,老子打不死你,这名字是我能决定的吗?实话跟你说吧,你师公姓轩辕,你师奶奶姓叶,我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叫叶三。”

    “原来还有这样的学问啊,我在山上呆了十几年竟然不知道。”龙弓满脸郁闷

    这时轮到叶三乐呵了,平时最爱看这臭小子吃瘪,可哪知道这臭小子跟没烦恼似的什么都能说成好的,难得看到他这样一次表情呀。叶三心想到,非得添油加醋不成。

    “我说呀,你不知道很正常呀,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的很呢。”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我问你,大叔是不是叫轩辕叶一啊。”龙弓子猜到

    “诶,你还别说,真被你给猜中了。你大叔全名还真的就叫轩辕夜一。只不过是夜色的夜,一二一。”

    “那我大叔的名字比你的好听多了。”

    “你,你个臭小子,有种你猜出来你二叔叫啥名字,以前在山上都没有交过你武功,你要是猜出来,我传你一套厉害的轻功怎么样?。”叶三一脸坏笑。

    “真的吗?”龙弓子一下子兴奋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砰”

    “哎呦,疼死我了。”

    龙弓子由于兴奋过度,跳起来的时候头直接砸在了床梁之上,好一阵疼。不过龙弓子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喜悦,因为他在山上生活了十多年,还从来没有真正的学过一门真正的功夫。所以叶三这么一说,自然让他高兴的不得了。

    “哈哈,”叶三此时也是真的从刚刚的事情中走了出来,看到龙弓子这样也是捧腹大笑:“真的,我还骗你不成?”

    “行,你可别说话不算话,”龙弓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还不简单?二叔肯定是叫轩辕夜二呗。

    “错,再猜”叶三摇了摇头。

    “什么?不叫轩辕夜二那叫什么?”龙弓子想了一会,一拍脑门:“”我知道叫什么了,二,不就是双嘛。二叔肯定是叫轩辕夜双,多好听,我就说,还能难倒我不成?”

    “错,再猜”同样又摇了摇头

    “什么?这都猜错。”龙弓子气得从床上站了起来“不猜了,你告诉我吧。”

    “哈哈,认输了吧。”叶三这一个开心啊。

    “哼。”龙弓子气的不理会三叔。端起了桌上的茶水开始猛喝起来。

    “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扯起耳朵听好了啊,你二叔叫,轩辕~轩辕”

    “哎呀,三叔你就别卖关子了,轩辕啥,你倒是说啊。”

    “你二叔就叫轩~辕~三~六”

    “噗”听到这,龙弓子刚喝下去的茶一口喷出,差点没呛到。

    “这,这落差有点大啊。不是应该按规律来的吗?这师公也太敷衍了吧。”

    龙弓子这一番话说的叶三一脸黑线。

    “你见过有人取名字是先取第三个再取第二个的吗?”

    “这倒也是啊,原来如此呀。三叔,你还是跟我讲讲我小时候二叔的事吧。”

    “行啊。这可要从哪里说起啊,从你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啊,你二叔带着你玩,让你骑在他的背上,结果你将他衣服都尿湿了,还有啊,你有一次啊,你还在学走路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着了,你二叔一气之下一跺脚,把那片地都跺出了个坑,还有啊————”

    两个人一大一小,就这么一个讲,一个听,说的那个脸上的表情时而丰富,时而紧促。听的那个时不时聚精会神,时不时捧腹大笑,两个人就坐在桌旁说啊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的呢。睡着了。大的呢就为小的更衣,将他抱上床。为他盖好被子。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额头,看着他睡觉的样子。眼中满满的关怀。舍不得离开,可是谁又能明白大的心中的苦涩呢。

    叶三仔细想了想,因为这一次牵扯了到了地府,事情可能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都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何况还带着龙弓子,自己这条命搭上无所谓,千万不能让龙弓子就这样跟着自己,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情,他死都没法原谅自己。这一次出来,就让他在江湖上好好历练历练,成长一下自己的心智,长长见识。这小子,几乎都没有下过山,虽然自己这个三叔很担心,但权衡了一下,要是这点考验还不能通过的话,以后何谈成为独当一面的高手。

    想通了之后,叶三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找轩辕三六。于是从旁边拿起了笔和纸,刷刷刷开始写起来。

    这一夜,对叶三来说,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