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此时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三叔也走了,回去的路自己也不记得,这一次是真的要孤身一人在江湖上闯荡了。

    对于龙弓子来说,浑然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

    在房间里整理了一会之后,打算立马就出发。这是他第一次去江湖闯荡,而且是他一个人。主要是身上的钱也不多。平时一直在山里,有三叔和大家的照顾,下山也是有人带着他出去透透气,几乎不会走得太远。

    尽管是这样,这次也只能靠自己。龙弓子虽然心里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一丁点的害怕。但是更多的是兴奋,期待,恨不得马上就开始自己的旅途。完全没有胆怯的意思。

    “可是这漫无目的的要去哪里呢?”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之后,龙弓子背着包袱走出了房间。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先去吃点东西吧,快到晌午了。”

    走下楼上找着一个空桌子坐下。

    “小二,来只烧鸡,来盘花生。”想都不想,就点了一只烧鸡。就当纪念自己行走江湖,为自己践行吧。

    “好嘞,客官稍等。”

    不一会而,小二就就端上来一只烧鸡,看的龙弓子口水直流。二话不说就开吃。和着花生米,吃的那叫一个爽。

    连啃带扒的,也不顾及什么斯文。以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之势将这只烧鸡分分钟消灭。吃完后摸了摸肚子。还打个饱嗝。

    “小二,烧鸡几钱啊。”龙弓子一脸满足。

    “客官,整好是一两银子。”小二微笑着说到。

    “什么。一两银子。这么贵啊。”

    “是呀,没记错的话。客官昨天才再店里吃过,不会不知道价钱吧。”

    龙弓子心里那个郁闷啊。摸了摸头

    “昨天是罗伯伯付的钱啊,我还真不知道这烧鸡要一两银子。我全身上下就一两银子了呀”

    朝着小二尴尬的笑了笑,内心世界已经将自己那无良的三叔抱怨了个遍。然而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心一横。把身上仅有的最后一两银子给了小二。

    “嘿,谢谢客官。”小二拿到钱后客套了一句后满意的转身走了。留下来凌乱的龙弓子

    “这下好了。一分钱也没有了。这个咋办呢?饭都吃不起了。唉。我就不相信我龙弓子出来行走江湖,竟然会饿死。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着龙弓子背着包袱来到了马厩,看了看正在吃草的马儿。走上去。拍了拍马背。

    “江湖路上,只有你陪着我了。再吃一会就要上路了。”这是龙弓子第一次觉得马儿也是非常可爱的动物。

    几分钟过后,龙弓子就牵着马儿前行了。默默的走出了雪亭镇。走到了雪亭镇的南边,放眼望去,三条岔路出现在眼前

    “走哪边呢?不知道这几条路通向哪里。算了,反正就算知道也没去过。嗯!犹豫了一下。干脆直走算了。”

    说着,一脚跨上马,两腿用力一蹬。

    “出发咯”

    马儿长叫一声,就开始在这条道上狂奔起来,转眼间就消失在道路的镜头。

    龙弓子走后不久,一对年轻的夫妇走了也跟着想要出雪亭镇。

    “相公,我没看错吧,刚刚那个年轻人往中间的路走了。”妇女一脸惊愕。

    “好,好像是的。那个仿佛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吧!”男人也是有点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样子

    “难道他不知道这条去往乔阴县的路,虽然路晨是最短的,但是路上有着那些可怕的土匪吗?独龙寨土匪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妇女此时脸上一的担心的表情。

    “放心吧,夫人。敢走这条路的,不是傻子就是高手。看那个少年的气质不会是傻子吧,应该是哪个大门派的第子,武功高强的很,莫要担心。”

    “唉。但愿是这样吧。”妇人长叹一口气。“相公我们上路吧。”

    说着就与男人走向了左边的那条道路。

    此时的龙弓子正在道路上奔驰着。他很享受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在马上骑着,沐浴在风中。完全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

    雪亭镇之前有三条路。都是通往乔阴县的路。左边那条路,虽然路是最长,但是路宽,走的人多,安全。右边那条路虽然路程比左边的路短,但是路不好走。而且经常有野兽出没。

    中间这条路呢,路途是最短的,路也很好走。但是没有人敢走这条路。

    这条路之中,有着让雪亭镇的人闻风丧胆的土匪。独龙寨,据说独龙寨的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丧尽天良。吃生肉喝人血。而且个个土匪凶神恶煞,实力高强。要是被抓住了,绝无生还,所以有着一句俗话。

    “宁遇豺狼,莫遇独龙。”

    其实独龙寨的人也很郁闷,他们平时其实也只是做一做抢劫之类的事情。而且为了迫于生计,也是不伤人性命。若要是知道他们的民声是那样子的估计一个个都要吐血了。

    独龙寨内部。

    “当家的,这可怎么办啊,兄弟们已经好几顿没吃过大肉了,再不抢几单生意,怕是弟兄们都要饿死在独龙寨了。”

    再独龙寨的大厅,一群人正在商议着什么。这是一个一脸刀疤的人说到,这句话引起了地下兄弟的一阵骚动。

    “兄弟们啊,你们莫急,再等等吧,要是这次过来生意,我们说什么也要放开手脚,一定要突破底线好好要一大笔钱财。”为首之摸着自己的下巴,沉声的说到。

    “真的吗,”众人脸上一脸期待之色,自己的老大平时打劫都是很有原则的,每次都是手下留情,所以经常抢到的还不够吃饱,终于等到老大发话了,就等着大鱼上钩了。

    “等到老二从乔阴回来,我们就好好的大吃一顿庆祝庆祝,只要熬过这几天。捞一笔大的,够弟兄们使劲吃,使劲喝。”这一次实在是办法了。因为自己的原则,让本来是好好的土匪硬是当成了老好人。弟兄们这么跟着自己,总不能让他们吃都吃不饱,难免会让人寒心啊。所以这次决定抛开一切,好好的打劫一笔,缓缓独龙寨几十号人的生计。

    “行,老大,听你的。这次千万不能手软了。二当家这次带出去的使我们独龙寨所有的积蓄了,在不开张,我们估计要吃土了。”

    此时的独龙寨寨主林霸心里苦啊。

    独龙寨现在已经穷疯了,自己二弟还是拿着仅有的少量家底去乔阴换取食物。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抢到一分钱了。以独龙寨的实力吧,只能靠着人多抢一些普通人,可是普通人又阴差阳错听到独龙寨的名号早就闻风丧胆了,哪还敢经过这里,要是遇到高手吧走这里,别说抢,打都打不过。

    就像昨天一大早,接到探风的小弟急报,正有个人往这边走来,看上去挺有钱的样子,估计是想趁着我们可能还在睡觉,想蒙混过关。听的林霸一个兴奋啊,带上兄弟们二十多号人拿上家伙就开干,等那人一过来。正准备上去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

    话还没说完,那人冲上来,几分钟,二十多人全趴在了地上了。

    虽然那人没有真的下狠手,但是也让他们一行人吃了不少苦头。

    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

    “这里那他M的有颗树。”

    林霸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叫什么事啊,此时坐在位子上一脸愁眉苦脸。

    “报”突然有个小弟急急忙忙冲了进来,还气喘吁吁的。

    “报,报老,老大。”

    “有话能不能好好说,一口气说完。”林霸没好气的说的。

    这个小弟喘了会气,真理下自己,兴奋的说到,

    “老大,根据前方的探子回报,有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正骑着马往这边赶来。”

    这下听的林霸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渐渐露出喜色。指着手下道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啊,还是个孩子模样呢。只有他一个人骑着一匹马。看来像那种涉世未深的小孩,估计还不知道我们独龙寨的名号。看那样子那小子还挺有钱,那匹马一看就是匹好马。估计就是把那匹马卖的都值不少钱。”

    “真的吗?那太好了。”林霸已经有些匹迫不及待了。

    “好,好,”林霸此时目光兴奋到了几点。可是转念又一想。

    “着会不会是什么大门大派的弟子出来历练的啊。别到时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搞得人家门派中人来找我们的麻烦,那可就坏了。”

    那名手下一听林霸的话,貌似也有几分道理。可是想了一下独龙寨现在的困境,也只能赌一把了。

    “大哥,要我看来,看他的样子,应该不会是那种门派中人,估计就是富家子弟罢了。再说了一小毛孩,武功能高到哪里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

    “好,就听你的,兄弟们。这次成了,咱们就大发了,”林霸说着带头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