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霸这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叫上了寨里所有的四十多号弟兄倾巢出动。这么好的一个生意,千万不能让到手的鸽子飞了。

    林霸等人早早的埋伏到了龙弓子将要路过的地方。这次林霸学聪明了,特意找了一颗有树的地方埋伏,就等着鱼肉上钩了。

    “驾,驾”龙弓子骑着快马到处狂奔着,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土匪等着他,他的心思依旧停留在昨晚逍遥派掌门人朝歌跟地府的阎罗帝君,也就是自己的二叔战斗的场面,看得他是满腔热血,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变成那样的高手啊。

    正当龙弓子天马行空的想着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有个人影。大惊失色。立马奋力扯着马绳,骤然急停。

    “吁。”终于好在没有撞上去,停了下来。

    吓得那个土匪惊出了一身冷汗,两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心中大骂:“你丫的这么瞎还敢骑马啊!”

    龙弓子看了也是长舒一口气。突然看到那人倒在了地上,也是感到非常疑惑。自己感觉明明没有撞到他啊?立马下马前去查看。

    “你没事吧,我明明没有撞到你啊。”龙弓子还是关切的问到

    “没,没事。”土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显然刚刚回过神来:“有事的是你?”

    龙弓子一愣神,还没弄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哥”只听土匪大喊一声。

    这时从四面八方人都出来了,四十多个人,将龙弓子围的水泄不通。龙弓子顿时大惊。

    “莫非我第一次出来闯荡江湖就遇上了土匪。这个运气也太差了吧。”

    林霸带着众兄弟围着龙弓子,哈哈大笑

    “此路是我栽,此树是我开,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说着还指了指旁边的那颗树:“哎呀,寂寞,懂不懂,小兄弟,寂寞啊。”

    “大哥,大哥,说反了,”一个小弟再旁边提醒道。

    “啪”只见林霸一个巴掌拍了过去

    “我叫你说话了不,老子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堂堂独龙寨大当家我栽个路怎么了,啊,我开个树怎么了,再这一片地方,老子说了算。”

    林霸恶狠狠的对着那名小弟骂到,然后又转眼笑眯眯的对着龙弓子。

    “刚刚是不是太凶恶了啊,哈哈,我其实这个人很好说话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这方圆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独龙寨大当家林霸是也。你可以叫我霸霸,或者小兄弟,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把钱都交出来,我们也可以称兄道弟。这样吧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一声老霸吧。哈哈哈”林霸笑得很是张狂

    “小兄弟,意下如何啊。”

    “我没钱。”龙弓子也是一脸愁眉苦脸,喃喃道“第一次出来。怎么就碰到土匪了呢!”

    林霸听到这话,心里大喜。都不敢反抗,这小子莫不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偷偷的跑出来的。看着样子,肯定是被我的气势所吓到了。已经再做苦苦挣扎了。

    林霸一看,这样子果然不是什么大门大派的弟子,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是终于放下了。

    “小兄弟,此言差矣啊,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土匪,听到的第一句话总是我没钱,然后呢。都是有一大把的钱。还想蒙混过关呢!”

    “我是真的没钱。”龙弓子这就郁闷了,自己明明说的都是大实话啊,最后一两银子子都吃了那只烧鸡。

    “我知道,小兄弟你不用多说了,跟我们先会寨里坐坐吧。来,王老实你给小兄弟牵马,要是伺候不好小兄弟,我拿你是问”,林霸随手指着刚刚那个被他打了一巴掌的小弟。

    那名小弟只好牵着龙弓子坐的那匹马,悻悻的走去,一行人四十多人跟在林霸和龙弓子的后头,一个个兴奋不已。一路上还有的人竟然哼起了小曲。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回了独龙寨。

    “哎呀,舒坦,上天对我独龙寨还算是没有放弃啊,这肯定是一块大肉。”林霸坐在长椅上笑着摸了摸下巴。

    龙弓子这时也被带了进来。林霸看到龙弓子进来,赶忙上前一步,

    “来来来,小兄弟,赶紧坐下,哎呀!小兄弟,老哥实话告诉你吧,你,是我独龙寨的第一位客人。从来没有外人进入过我独龙寨过。你是我的客人啊,你放心,老哥,要的只是钱财,绝对不会伤害你一根毫毛,而且在这寨子里,包你过的舒舒服服。”

    “我也说过了,我是真的没有钱。不信你们可以搜搜,”

    “小兄弟呀,你没钱没有关系啊,看你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富贵人家的子弟吧。我也不贪多了,叫你的家人带着五万两白银过来赎你。相信对于你这种富贵人家五万了,应该算不了什么吧。”林霸也是狮子大开口了一番。要是真的成了五万两,那这一年都不用出来打劫了。想想心里就痛快。

    “这你就说错了,我们家是从山里面来的。那能拿出五万两银子,就说五十两,我也拿不出来呀。”龙弓子转念一想,三叔叮嘱过,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自己确实是住在山上的呀,而且确实平时也没有见过什么大钱。

    “小兄弟莫要说笑了,老哥带你不薄,再这么玩下去,可就没意思啦。”林霸的脸上突然有些挂不住了,感情这小子一直在耍他。

    “小兄弟呀我在江湖这么多年,有钱人跟没钱人家子弟的气质,我还是分得出来的。不如咱打开你的包袱看看里面到底有些啥?我估计都是上好的材料做成的衣物吧。”林霸心里冷笑到,这下看你还有什么理由狡辩。

    林霸随手招呼了旁边的一个手下。

    “去把他的包袱给我拿过来给我,我亲自在这里打开它。”

    “是”手下应到,连忙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那个手下就将龙弓子的包袱拿了过来递给了林霸

    ”小兄弟呀,这下我看你怎么说?”说着缓缓的将包袱打开来。突然,林霸有些慌了神。包袱里面全是一些杂一杂务,而且这些衣物都是有一些最普通的材料制成的,感情比自己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还要便宜呀。

    “哼!”林霸,气的一把将包袱摔在了地上。“来人呐!”

    正准备呼唤手下将龙弓子毒打一顿丢出山寨,突然看到包袱里面掉出来一块令牌。

    “咦,这是什么。”林霸从地上将令牌捡起来仔细的看了看,上面写着一个“浮”字,脸色突然有些凝重,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龙弓子一看到令牌,好像想起了什么东西。

    “这是我三叔的东西,三叔说这是武当派的一位臭道士给他的令牌,来的路上,搁在我的包袱里面了。”

    “你三叔人呢?怎么没有跟着在你的身旁。”

    哦,你说我三叔啊,我三叔大概今天早上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走了,他去追我的二叔了。

    什么三叔追二叔的,林霸听的有些懵了。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天还没亮就走了。今天天刚刚亮的时候,自己遇到的那个人,一个人把他们二十多个人打趴了。这个人会不会是他三叔吧,但是转念一想,不可能!怎么可能能有人一个小时之内从雪亭镇赶到这里。但是林霸还是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着。

    “你三叔长什么模样”

    “你说我三叔啊,我三叔长的可威武了,就是看上去有些凶。最搞笑的就是他那个眉毛了,粗的很,说话的时候一跳一跳的。可有意思啦!”

    林霸有点震惊了,这不是跟昨天那个人一模一样吗?

    “那~那他昨天穿的什么衣服”林霸语气微微有些颤抖。

    “什么衣服呀?我记得是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吧?对了,他应该还带着一把剑。”

    林霸听完之后,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兄弟说的,跟今天早上碰到的那个人的相貌,衣着,完全相符合。那这么说这小子竟然是那人的侄子。然后林霸,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你的二叔又是谁?”

    “我二叔啊,我二叔就是地府的阎罗帝君呀。”

    林霸听了浑身一软差点从椅子上面摔下来。阎罗帝君他是没听说过,但是地府这么响亮的称号他可不能没听说过,毕竟太吓人了。据说那才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林霸早年也在江湖上混迹过一番,但是武功实在太低,只能跟着别人混一混,但是大大小小的事迹多多少少跟着别人一起也都听说过。何况是地府这么江湖中人人皆知的名号。就是给自己一百条命也不敢得罪的啊,不对,就是一万条命都没用。但是看到令牌,好像想到了什么最坏的东西:“难,难道?”最后使出浑身的力气问到。

    “你,你这个。这个令牌的主人是不是叫浮生”

    龙弓子听了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好像我听三叔说,好像就是叫浮生。”

    林霸已经这时已经瘫倒再了椅子上,大叫道

    “来人呐,给这位小兄弟。”

    “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