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牵着兰儿径直走了出去。

    走到一半,兰儿突然甩开龙弓子的手

    “你你你,你牵我的手干嘛。”兰儿羞怒道。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龙弓子表示不懂。

    “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怎么能随便牵女孩子的手。”

    “这有啥。原来是这点小事。我们现在不是成了朋友不?这也没什么不妥啊,你想啊之后你不还要跟着我一起闯荡江湖嘛?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不还得保护你呀。”

    “你这么说道也没错。”可是兰儿说着说着心里越想越不对劲。

    这嘴给你亲了,手给你牵了,还要带着我远走高飞,这不是私奔嘛。想到这里,突然唰的一下脸红了起来。

    “你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要你管,”兰儿甩头就一个人往大厅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龙弓子。

    “三叔说的果然没错,这女人真是个善变的动物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凶巴巴的呢?”龙弓子小声的嘀咕道,然后默默的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大厅,后面的林霸跟庞令虎也来了。

    “龙小兄弟啊,你看要不这样吧?

    “对了,林大寨主,我的马儿你给我照顾好了吧。我就那么一匹好马,可别给我怠慢了。”龙弓子想了会,他也不是那种心肠坏的人。实在想不出什么刁难庞令虎的办法。

    “是是是。来人呐,给龙小兄弟的马加双份草料。”说完又对着庞令虎道。

    “二弟,还不赶紧像龙小兄弟赔罪!”

    “哎!”庞令虎应了一声。正准备像龙弓子好好陪个不是。

    虽然龙弓子不是心肠坏的人,但并不是代表他不记仇的人。

    “咳咳”龙弓子故作咳了两声,打断了庞令虎的举动

    “虽然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但是庞大二当家,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你可没忘吧!”龙弓子阴笑到。

    “嘶!”林霸和庞令虎一听倒吸一口凉气。两目对视。心里想着,这下全完了。

    “庞二当家的,这喂马的事情你得跟我亲自去。不能让手下去做。”龙弓子认为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惩罚了。让一个人降低自己的身份去做下人做的事情。

    “呼!”这两人刚刚吸完气立马又吐了出来。本来感觉心都已经成死灰了,现在又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虽然这对林霸和庞令虎两人来说的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回来,但是他们从现在起是打心里对龙弓子有了一点敬佩。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林霸赶紧支会了庞令虎一下。

    “是是是,我这就去,这就去。”说完就一溜烟跑出去。

    ”

    “你们几个去准备下今晚的宴会。我们好好为龙小兄弟接风洗尘。”林霸也对身边的两个手下说道

    “是,马上准备好。”

    林霸坐在那里看着这位龙小兄弟,再看看坐在他旁边的女子。

    这下到好,压寨夫人都被拐跑了。要不是庞令虎把他丢到柴房。哪还有这事啊,现在也没办法了,对于这龙小兄弟,只能交好不能结恶啊。

    但是现在坐在这感觉又很是尴尬,龙弓子正在喝着茶,兰儿正东张西望不知道想着什么。他插话又插不进去。只能干坐着。

    这时突然有人说话打破了此刻的尴尬。这说话之人竟然是兰儿。

    “对了。林寨主。”

    一看终于有人说话了,林霸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气氛没那么尴尬了。

    “你二弟还抢了我五百两银票呢。是不是该还给我啊。”

    “噗,”林霸差点一口茶喷出。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不更难堪了吗?

    龙弓子也跟没事人样的,不知道是存心的,还是故意的。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林大寨主。还有这事啊。这可是我朋友啊,你可能不坑他她的钱啊。”

    “噢,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二弟再回来的途中无意中冒犯了”小姐,既然小姐是龙小兄弟的朋友,我等会就将五百两银票归还给小姐。”林霸一头冷汗。

    我还敢坑她?你这是坑我啊,好不容易才搞到五百两银子,这可是我们一个个月的饭钱啊。

    “林大寨主,果然豪气啊。小弟佩服,能屈能伸,不愧是大丈夫所为。”

    林霸那一个肉疼啊。

    “对了,林大寨主。恕我冒昧的问下。你们为何要来做土匪啊。”

    林霸一听,有些楞了下,不知道龙小兄弟怎么突然提这个。但是随即有些伤感。

    “龙小兄弟真的想听?”林霸犹豫了下。

    “想啊,想啊,快说来听听。”龙弓子完全没有看懂林到眼中的一丝苦涩。只是还以为有啥有趣的事。

    林霸,整理了下思绪,缓缓的说道。我们先去大堂吧,等令虎回来,我在好好跟你们说。

    “恩!”于是几人都到大厅上座,半个多小时后,庞林虎就回来了。

    “其实我们最开始并不是土匪,都是正经的农民。这里没有土匪。也没有独龙寨。我们这以前叫做,独龙村。大家都是村子里朴实的人。都活着你耕田我织布的生活,虽然日子过得不富裕。但是都过得很开心。”

    “那为什么都来做土匪了呢?”龙弓子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的那么简单。

    “只到两年前。一个人来了我们村。这个人。”

    说道这里,林霸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这个人极其狠毒。长着一副丑脸。脸上全是伤疤。性格也十分古怪。就因为无意中一个小孩说他长得丑。然后他一怒之下就把那个小孩杀了,他的母亲想上去理论,也当场被杀了。”

    “什么。”兰儿首先不镇定了,捂着嘴,一脸惊吓的样子。

    “的确有点残忍了。”龙弓子的表情此时也很是严肃,接着问道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然后这个人竟然,竟然杀光了我们村所有的小孩和女人。”说到这林霸失声痛哭了起来。仿佛两年前的那一幕历历在目。自己的亲朋好友都,自己看着长大的孩童就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

    “我好恨啊,身为一个男人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却手无缚鸡之力。而且那个人还留下了一句话。”

    “没眼光的人不配活在世上,我不过是清理了一些死人罢了。”

    “嘭”

    龙弓子站起身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岂有此理,太不是人了。要是让我遇到他非把他给杀了不可。”

    “龙小兄弟,万万不可啊,那个人的实力高深莫测,以你现在的实力,碰到他也是死路一条。”林霸擦了擦眼泪,连忙说到。这次他是真的关心起了龙弓子,他不想有人在位了他们而死了。

    “林大寨主,你无需多言。这种人十恶不赦。不杀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也要为你们死去的报仇。”

    “龙小兄弟,你的这份心意我林霸心领了。若是龙小兄弟有这份心。应先去武当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个人的实力,怕是不在你二叔之下啊。”

    “这么厉害,与我二叔一般。怎么可能?”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行。那就等我武功大成了,再找他麻烦。”

    林霸也是恢复过来,毕竟也过了两年了,要不是今天提起,可能会一直藏在心里。

    “得了吧,你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还找他麻烦”兰儿白了龙弓子一眼。

    “这。。。”

    “此人面相奇丑无比,脸上除了眼睛没有一块完整皮肤。很是狰狞。”应该还是容易辨认。林霸补了一句。

    “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其实当听到实力可能与二叔差不多的时候,他就已经打退堂鼓了。只是尴尬的打了打圆场。

    “林大寨主,你也节哀。这种事情过去了就把他忘掉,像这等恶人,多行不义必自毙。总会得到报应的。”

    “多谢姑娘吉言了。”林霸朝着兰儿拱了拱手。

    “那五百两银票你们就不用给我了。我既然随身带着五百两,也不缺这钱。只是。。。。”

    “兰儿姑娘,但说无妨。”

    “林寨主,你这样在独龙寨做土匪。靠着抢夺他人的财务来过日子。这样又与那恶人有什么区别呢。”

    “唉”林霸叹了一口气。

    “兰儿姑娘有所不知啊,我们做土匪也是迫于无奈啊,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村的兄弟。本不想分开,也不想离开独龙村,村子里的亡人的墓地都在这里,生前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死了,我们只想守护好他们。而且我们这六十多个人。又没得大本事,又没得钱。去做苦力哪里有一次招六十多个人的啊?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做土匪,逍遥自在。又能呆在这里。”

    “可这样也不是长期的办法啊,虽然我们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被你们抢的人啊的心里啊。”

    “我们也知道啊,所以我们的规矩有三不抢,首先。老人小孩不抢,穷苦之人不抢,残疾之人不抢。”

    “那你们尽管这样,可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啊。这么多人要活呢。”

    “兰儿姑娘,你无需多说了,我们有我们的想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我们不做土匪,还能干啥呢?”林霸也是很无奈。

    这时兰儿眼睛一机灵。

    “要不我给你们出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