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林霸一听也来了精神。很期待兰儿会说出什么好主意,因为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太窘迫了,不管是什么办法,他都愿意去试一试。

    “这个嘛!林大寨主觉得开个客栈怎么样?”兰儿一脸自信的说道。

    林霸一听,摇了摇头,顿时有些失望,还以为是真的什么好主意。这开个客栈,也太不现实了。首先不说在哪儿开?有没有地方开?关键是就算有地方他也没钱呀。

    看林霸不说话。

    “那开个酒楼怎么样?”兰儿莞尔一笑。

    “兰儿姑娘,你这说的都让我很难办到啊。”林霸还以为兰儿在戏弄他,脸色有些不好。

    “那酒楼也不行,客栈也不行。那不如一样的开一家。”兰儿有些故作玄虚的道。

    “姑娘,莫说笑了,你这说的,开一家我都很难办。你还说开两家?你知道那需要花多少钱吗?我们独龙寨现在养自己都很困难。那还有那么多钱来开酒楼和客栈,这不是存心戏耍我吗?”林霸有些生气了,没想到姑娘会说出这种戏耍他的话,应答的时候都不叫名字了。

    “哎,林大寨主,千万莫生气,小女子可不是在戏耍你呦。你想想,你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肯定是钱啊,还能有什么。”林霸想都不想,啥都不缺,就缺钱。

    “那不就对了,不知道林大寨主有没有听说过在乔阴县有两家店,一个客栈,一个酒楼。两家店是相互死对头。客栈住宿好。可是酒菜差。酒楼呢酒菜好,可是住宿差。两边都不想让客人去对面的店。从而客人要不就吃的好睡不好,要不就睡的的好,吃不好。所以一直以来生意都不怎么好。”兰儿也不生气,依然不急不慢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没听说过,乔阴县我都没去过几回,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又能怎么样呢?”

    “大哥,她说的倒是没错,的确有这个事。”庞令虎在一旁提醒到,毕竟他对乔阴县的了解要比林霸深刻的多。

    “那姑娘是几个意思呢?难道要我把两家店都买下来。让客人又能吃好,又能住好?”林霸没好气的道。

    “林大寨主果然聪明,这样一来不就很赚?你想啊,你一边分配二十来个,让你和庞二当家分别管理,你做大掌柜。客人在酒楼这边的,想住宿的,你们安排好对面的房间,客人在客栈这边的,你们安排好对面的酒菜。不是一举两得。怎么都不亏。”

    “姑娘,你说的但是轻巧啊,你以为光靠我去说。他们就会把客栈和酒楼让给我们吗?没钱不都是白费。”

    “是啊,这就是问题关键啊,你没钱,并不代表我没钱啊。而且我愿意祝你们一臂之力。”兰儿这才说出了她的意图。

    “兰儿姑娘,你的心意我林霸知道,可是就光靠这五百两可是只能买下半个地方啊。”林霸还是改变了他的态度,他以为兰儿还是有这份帮他的心,只是可能年纪还小,对价钱没有认知罢了。

    “谁说我只有五百两啊。”兰儿笑了笑,说着从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从哪儿又搜出来一张纸票。

    “诺,这不就是钱。”

    林霸一看有些纳闷了,这小女娃怎么身上还有钱。这二弟是怎么搜的?心里虽然疑惑,但是还是接过来看了看那张纸钱。顿时惊呆了。

    “这,这是五百两,金,金票啊。”林霸结果金票,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那这下,林大寨主,你看够不够啊。”

    “够了,够了。”林霸连忙点点头。可是转念又一想。又把金票递了回去

    “姑娘。如此好意,先前那五百两银子,姑娘没有收回,已经是对我们毒龙寨莫大的恩惠了。我现在又拿出五百两金票。怕是我们独龙寨,担当不起啊!说实话,之前我还误会你是在戏耍我们,对你这种做法有些生气,没想到姑娘竟然有这一份心,我林霸实在是感到羞愧。”

    龙弓子在一旁也看的有些吃惊了。心里想道。这兰儿怎么就这么有钱。出门在外,随身竟然携带这么多钱。再看看自己的三叔,留下我一个人闯荡江湖。竟然只给自己留了一两银子。这就是差距啊!

    “这点钱可不是白给你们的,我是为了纪念那些死去的人的,你们这样在这里当土匪也不是办法,当得了一时,当的了一世吗?。你们现在的状况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也只是给你们吃了一条生存之道。若是以后你们赚了钱,慢慢还给我便是。就算是我买下了这里,然后交给你们来打理罢了。

    “这。”林霸还想说些什么。

    “林大寨主不必再多说什么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去,我就请别人打理去,我相信这份好差事,多的是人会接受,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这点钱对我来说并算不了什么。”兰儿故意激了林霸一下。

    “行,那我林霸也无需多言,只是姑娘和龙小兄弟这份大恩大德,我独龙寨永世难忘。我们解决了自己的温饱后,赚得的钱肯定会为姑娘留着的,想什么时候来拿都可以。,龙小兄弟和姑娘一看就是将要成就一番大事之人。必定不会在我们独龙寨久留。若是今后在江湖上闯荡,随时可以来我林霸,我林霸必定盛情款待。”

    龙弓子打了打圆场。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样生活更稳定,赚来的钱也更踏实。明天一早林大寨主可以跟我们一同前往乔阴县。事成之后再把弟兄们都叫过去。”

    “好,那这样,明日我们一同上路,今天晚上就在我们独龙寨,好好的吃喝一番。”林霸豪爽的说道。

    “令虎,开始让你准备的宴会准备好没有啊。别到时候弄砸了。我要好好款待龙小兄弟和兰儿姑娘。”

    “差不多了,怎么了大哥?”

    “你先快把大家召集过来,我有事情要宣布。”

    “是,大哥你稍等片刻啊。”

    一刻钟后独龙寨大大小小的将近六十多人就已经聚集在了这大厅之内。喧喧嚷嚷,大家都议论纷纷,这大哥召集我们过来是有啥事呢?

    “咳,咳”林霸清了清嗓子。

    “诸位,你们听我说。我们曾经都是一个村的好邻居,好兄弟,两年前的一番变故让我们悲痛欲绝,不枉大家承蒙,推举我为你们的领头人。虽然这两年我们以土匪自居,我成了你们的大哥。关系也都是上下区分。可我林霸没有能力,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

    “林大哥,哪里的话。跟着你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们独龙寨这两年来要不是你的带领下估计早就散伙了。还不知道哪里能有我们的一席生存之地。”

    “所以,我今天要给你们先介绍两个人,这位是龙小兄弟,还有一位是兰儿姑娘,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两位是我们独龙寨永远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恩人”

    之后林霸就将兰儿支助他们,还有计划详细的说了一遍。

    然后,整个独龙寨就沸腾了。

    “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太好了。”甚至有几个人激动的留下了眼泪,这一刻对他们多重要,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至于嘛,放着好好自在的土匪不做,去做什么生意啊,五百两金票给我们得花多久啊。”

    “啪”的一个耳光。站在一旁的庞令虎跳下来就是一巴掌。

    “王老实,你个新来的不懂跟老子滚一边去,你妈给你取个老实,你就这么跟老子不老实,竟然说出这么混账的话。”

    “是,是,是,”名叫王老实的一名小土匪立马不做声了。

    大家也都是狠狠的蹬了他一眼。接着又恢复了开始高兴的气氛。

    “既然这样。明早我就与龙小兄弟上路去乔阴,今天晚上我们就不醉不归,怎么样?”林霸此时大手一挥。很是豪气。

    今晚的独龙寨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当林霸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大家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也都不想活着这样的生活。

    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了。睡得昏昏沉沉了,夜色总是很美,也很凄凉。

    此时的林霸却久久不能入睡。对于今天的事,他从来没有想过,而且从来都不敢去想,可是今天就在自己眼前实现了,回想起两年的那一幕,一丝泪珠从眼底划过。可是他看到了希望。可以给他们报仇的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就是龙弓子,虽然机会很渺茫,虽然那个人那么的强,但谁又说的准,眼前的龙小兄弟,不会成长为一方高手呢。

    此时的龙弓子,也是没有睡着。一天虽然过去了,但是在他的眼中,仿佛昨夜的情景还在他的眼中飘过。仿佛深夜还在跟自己三叔谈着话,还在逍遥派掌门人朝歌跟二叔的大战,也不知道三叔现在在哪?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以后的路还很长呢。

    “管他呢。”

    龙弓子突然来了这么三个字,然后翻个身便睡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