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

    “哇,睡得真舒服。”龙弓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这一觉直接睡到大天亮,醒来一番洗漱后便出了门。

    “哟,龙大公子啊,睡得可好啊。”

    一出门正好碰到兰儿,结果兰儿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搞得龙弓子浑身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这一大早上的。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嘛。”

    “是呀。这大早上的你还不起来连午饭都赶不到了。”

    “大早上不吃早饭,吃啥中午饭啊。你是不是傻啊。”

    “哈哈,你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吧。还早上呢?我看你才是睡傻了吧。”兰儿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

    龙弓子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都已经当头照了。

    “什么,都已经这个点了。你,你们怎么不叫我起。”

    “我本来是想叫你起床的,可是林大寨主怕你累着了。老是说:“让龙小兄弟多休息会吧。”我不就没叫你喽。谁知道,你一睡睡到现在。这鸡都不叫了。亏你还记得起来。”

    龙弓子显得十分尴尬,只好灰溜溜的避开了兰儿的目光,朝着大厅走去。

    “龙小兄弟,起来啦。”林霸看到龙弓子过来,立马热情上前来打招呼。

    “还没吃饭吧!赶紧先去把午饭吃了。”

    龙弓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啊!不知林大寨主准备何时出发去乔阴啊?”龙弓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待我们午饭过后,就立马出发怎么样?”林霸答道。

    “好啊,今天是我睡过了,耽误了出发的时间,还望林大寨主莫怪啊。”

    “哎,龙小兄弟,你这是哪里的话。这么说不就见外了。”

    “那行。我们午饭过后就立马出发。”

    在独龙寨简单的吃过午饭后,一行人就准备出发了。

    “神马啊,可想死你了。”

    龙弓子一把就从马圈里牵出了自己马。还摸摸它的头。很是亲密,马儿也很有灵性的蹭了蹭龙弓子的头。

    “神马,这是什么马?”兰儿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给他取的名字啊,叫神马。可是一匹千里马呢,很有灵性的。”

    “还有这名字啊。”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骑啊。”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单独骑一匹马吧!”

    “切,那就走吧。这么不识趣,我还不想让你骑呢!”

    一行四人,龙弓子,兰儿,林霸,庞令虎四人奔上马,就朝着乔阴县走去。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走在路上几人也是有说有笑的。

    “兰儿姑娘,你是怎么知道乔阴县有两家对立的客栈和酒楼?”

    “因为我一开始就是从乔阴县那边来的啊,本来是要去往封山派的。之后遇到了点事情,所以就跟着你们一起咯。”

    “什么事情啊,对了,我从雪亭镇出发之前,看到你的父亲正在焦急的找你,你出来他都不知道的吗?”

    “你怎么这么烦,老是问问问。”兰儿似乎有些不愿意多说。感觉神色有些不对劲。

    “好吧,你要是不愿意说,我还懒得问。反正啊,我记得某人跟我说过啊,我带上某人闯荡江湖,就会把事情都告诉我的,唉,可惜哦,说话不算数哦。”龙弓子故作姿态,一股酸味。

    “哎呀,还有小性子啊,”兰儿破涕为笑。:“时候到了总会告诉你的。”

    转眼乔阴县就到了,龙弓子还是第一次来这里,颇为有些兴奋。

    “你怎么就跟个山里娃,这也没见过,那也没见过。”兰儿白了龙弓子一眼。

    “哎,你还真别说,我还真是山里来的。”

    “好吧,那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两人一路上没少拌嘴,林霸跟庞令虎在一旁看的也是乐呵,

    “这里就是乔阴县的北门了。”林霸拉了拉马绳。

    一座高大的石牌楼上面刻著「北门」两个大字,一条黄土路往北穿过一片松树林,青郁郁地通往雪亭镇的路上,也就是龙弓子过来时的路。石牌楼两旁蹲著两只石狮,由于乔阴县城最热闹的福林大街远在城南,因此北门这一带反而显得比较冷清,和附近的乡村一般的宁静。

    “龙小兄弟,到这里就要下马走进去了,若不是达官贵人,是不能自己骑着马进去的,毕竟乔阴县有着很多的居民在路上。乔阴县是个县城,有知县衙门管理着,不像雪亭镇,那是特例,有六扇门直接掌管,而且早已名声在外,与人敢在那里闹事,这里就不一样了,得按规矩行事。”

    “多谢林大哥提醒。”一路上几人说说笑笑的,的关系早有了变化,不知不觉间拉进了许多。

    四人下马,朝着城门走去,

    “咦,不对啊,这乔阴县今儿怎么这么多官兵。平时都是随便进去的啊。我昨天来还不是这个样”庞令虎觉着有些不对劲,可还是朝着里面走去,反正应该不关自己等人的事。

    只见县城们外两边一边站着一对官兵,每个进县城的人都要进行盘查和询问。

    “先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林霸道。

    “你叫什么名字?”

    “张铁蛋。”

    “从哪来?走哪去?去作甚?”

    “从张家村来,去乔阴购置补贴。”

    “行,没毛病,下一个。”

    这是个正在这里站岗的守城官兵,虽然和许多武林人物比起来,官兵们的武功实在稀松平常,但是芝麻再小,它也是粮食。所以谁也不轻易地招惹他们。

    “你叫什么名字?”

    “龙弓子?”

    “龙公子?是哪家的公子,没有听说过有龙姓的大富人家啊。”官兵左思右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来。

    “我是姓龙,名弓子,弓箭的弓。子孙的子。”龙弓子也是有些无奈,每次介绍自己,别人都会误会成“龙公子”

    “怎么取这么个名字,想当有钱人想疯了吧,我看你小子挺古怪的,不能进。哪来的回哪去吧,赶紧走,下一个”

    这下龙弓子就有些郁闷了,这怎么就古怪了,还不让进?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总得给个理由吧。”龙弓子也只是想理论一番,问个究竟。

    “怎么的,你还敢跟我顶嘴?我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你怎么着?”

    “哦,我要是偏不听呢?”都说这话了,以龙弓子的性格肯定不会相让,脸色一沉。

    “怎么的,你还想造反不成,我看你八成就是通缉犯?”

    在一旁的林霸和庞令虎看得有些急眼了,这龙小兄弟怎么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呀。虽然心里真么想,但是只要官兵要抓他,他两肯定会冲上去救他。

    “官爷,您息息怒”

    这时兰儿突然上前一步,不知道从哪悄悄的塞了几两银子给那位官兵。

    “这是我家弟弟,他从小没出过远门,不长见识,还忘您莫跟他一般见识。”

    那官兵一看,立马脸色微变,嘴角轻轻一台。不过还是得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行了,看在姑娘你还算懂点情面,我就算了。我也是为了他好,不过你小子可记住了,可别这么狂妄了。”

    兰儿一把拉过龙弓子。她知道龙弓子有些不服气,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角。

    “行,我们知道了,我肯定会好好说说他的。对了,这两位是我得两位叔叔,也是一同过来的。我们是从雪亭镇过来的。想特意带我这弟弟见见世面,顺便也买点东西。”

    官兵一听是雪亭镇的人,俗话说,雪亭无穷人。转眼一看,四个人牵着四匹马,应该说的没错。也不在多说什么。

    “好吧。你们进去吧。”

    这时兰儿又走上前去,又塞了一两银子给官兵,

    “敢问官大哥?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啊?把手的这么严厉。”

    官兵一看又有银子,连忙说道

    “最近啊,盗贼,还有一些恶人猖狂的很,就再昨日,一个出城的妇女被侮辱至死。应该是这一带的恶人人称——花鼠李数所为。其实这也没什么,让官府所追查就好。只是正好遇上知县大人的公子大喜之日,所以令我们严加盘查,别让这些人捣乱。”

    “原来如此,那小女子就多谢官大哥告知了。那我四人便入城去了。”

    说着四人就牵着马进了城里。

    兰儿将从官兵身上打听到的事情告诉了众人。

    “原来如此,正巧赶上了知县大人儿子的喜事。”林霸等人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也是纷纷表示这是好事。

    “对了,那个花鼠李数,林大哥知道这一号人物吗?”光释好像想起了什么。

    庞令虎脸色一沉。由于平日里购置什么东西,都是由他来乔阴县,所以对乔阴县和周围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要了解一些。

    “这个花鼠李数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是真正的穷凶极恶之人,可不像我们独龙寨,只有假威风,可是我听说,他生性好色,每次都是对过往的女性下手。而且每次都是侮辱致死,而且他的行动如老鼠一般,行事极为小心,所以叫做花鼠。”

    “什么?”兰儿一捂嘴,表示极为愤怒:“这种人真的最该万死。”

    “唉,不说了!反正我们小心一点吧!”

    “你刚刚拉着我干嘛。”龙弓子愤愤不平的说到。

    “你啊,这都不懂,这些官兵就是故意的。”兰儿也不多纠结花鼠的事了,反正她也就这么一听,除了表示很气愤之外。也拿他没办法

    “你明知道是故意的,那你还拉我。”

    “你别忘了,他是兵,我们是民。没有必要跟他们交恶,再说了,我们是来办正事的。万一跟他们对上了,到时候吃亏的总是我们。我们大不了走就是,那林大哥,跟庞大哥的事怎么办。”

    “好吧,你这么说也没办法。唉,只能认了。”龙弓子表示很不开心。

    “好啦,别郁闷了,咱们先去把事情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