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依你所说。先把正事办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去酒楼和客栈咯。”

    “行,先把这事情搞定。那我们走吧。”

    乔阴县的福林大街,街道往北一直延伸,福林大街是乔阴县最为热闹的一条街了。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平常的市集便在此处,只是今天街上正有些许多官兵在路上巡逻。

    福林大街上有两家店铺,一家客栈,一家酒楼,在这乔阴县可是有些名声了。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两家可是死对头。两家互不相让,已经到了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了。

    这两家店的渊源还得从头几年前说起。这里的酒楼名为以此街为名,叫做福林酒楼,在这条街也是开了几十年的老店了,这家店以酒菜闻名。口碑也挺好。这个店的掌柜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老人膝下有两个儿子。老人得病去世了,临死前将酒楼托付给自己两个儿子。给了一大笔钱给小儿子,却把酒楼留给了大儿子

    小儿子提议,应该将酒楼的住宿环境进行提升。将酒楼做得更全面。而大儿子却主张秉承父亲的传承,一心将酒食做好。之后呢两人就发生了争执。小儿子争不过,一气之下就再这家酒楼的对面开了家客栈,为此来证明自己。名为福林客栈,可是呢小儿子没有得到父亲传给大哥的美食的手艺。只好自己经营着这家客栈。从此拉开了两家对立的局势。

    庞令虎为龙弓子和兰儿讲解到这其中的渊源,就是他们争来争去所以生意越来越差。别说赚钱,不亏本就好了。”

    “那看来买下这酒楼跟客栈还是机会很大啊。”兰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怕是不像兰儿姑娘说的那般简单啊。”林霸心中却觉得事情并没有相想象中的容易。这毕竟是人家父亲留给他们的家业。

    “这样,林大哥,你与庞大哥去酒楼与之商谈,我与龙弓子去客栈商谈,咱们分头行事。”兰儿提议。

    “这样也好,省了不少时间。可是这金票可不能撕开啊,只能一方拿着,万一另一方没钱怎么办。”

    “没事,你们拿着金票。我拿着这五百两银票就好。”

    “兰儿姑娘你可有把握?”

    “把握倒是不敢,试试吧。”兰儿轻轻的笑了笑。

    “那我们就走吧。”

    龙弓子和兰儿走进了福林客栈。此时的客栈显得有些冷清。几乎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在楼道上准备上下楼的人。

    掌柜的坐在那柜台前,几乎都要睡着了。

    “咚,咚,咚”龙弓子走过去敲了敲柜台的桌子。

    “来客人了,来客人了,”掌柜的慌忙之中坐了起来,顺便扶了扶他那歪掉了的帽子。

    “两位是来住宿的吧。”掌柜的虽然有些迷糊,但是还是挺热情的。

    “掌柜的,我们不是来住店的,而是另有其事。”

    “哦,那是什么事情?莫非是想打听什么事情?你问吧,虽然我不一定都能说得上来,知道的肯定会告诉你们的。”

    掌柜的就这一句话让光释和龙弓子有些敬佩了,许多人要是不是来你的店里做生意的,根本懒得理你。

    “哦,掌柜的误会了,其实我们是来想买下你这家客栈的。”兰儿一上来就说明了自己等人的意图。

    “什么?我没听错吧。小姑娘,小伙子,这可是不是开玩笑的,买下这家客栈至少得两千两银子,而且我不卖。”掌柜的看龙弓子和兰儿这副模样,两个人都还是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怎么可能像真心来买下我家客栈的人。八成是对面派来的,还想买下我这家客栈。

    其实掌柜的听到有人想要买下这家客栈的时候,心里那深藏根弦还是轻轻拨动了一下。自己经营这家客栈,跟自己的哥哥较劲下来,其实已经亏了许多钱了,但是自己碍于面子,又死活不想退让,但是要是自己的哥哥,来找自己求和,他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再这么下去估计这店再过几年就亏得血本无归了。这几个人肯定是自己哥哥派过来的,看到我这里有些萧条。想买下这里。

    “那这样啊,价钱好商量。钱我们是有的。”龙弓子听不卖有些急了。

    “算了,多谢掌柜了既然掌柜的不愿意,我们去对面那家酒楼看看他们卖不卖。”兰儿就朝着外面走去。

    龙弓子正准备拉住兰儿。这是干啥啊,说好的要买怎么就不买了。

    “慢着,你说去对面?”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我们是从外地来的,想在这里做生意,何苦找不到好的路子,所以就想?买下您家客栈来经营。要是你不卖的话,我就打算去对面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那可以商量商量,我还以为你们是我大哥派来的呢?”

    “此话怎讲?”兰儿装作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姑娘有所不知啊。”掌柜的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说到。

    “姑娘有所不知啊,对面的酒楼其实是我兄长开的。只是我们之间有些许不和,从而这些年一直都是处于对立状态,所以我的生意也是日渐下滑啊,你也看到了,这客栈几乎没有什么人了,都快要开不下去了。所以我也想将这家客栈转卖出去,可是又有谁会来买呢,刚刚姑娘你说要买下来,我还以为是我兄长派过来的,所以不想卖。不过既然不是。那我们可以谈谈价钱了。正好我带着这笔钱去别的地方,就懒得与他相争了”

    兰儿一听,面上一丝无人察觉的喜色,但是又瞬间恢复了过来。

    “掌柜的,既然这样,这客栈我不买了。”

    “什么?怎么不买了?”龙弓子有些生气了,这本来就是为林霸为了独龙寨几十号人有个安定的地方,答应了别人的事。突然说不买就不买,这不是耍人吗?

    不仅龙弓子感到意外,掌柜的也感到很意外,怎么就突然不买了呢?

    这时兰儿表情突然一脸严肃。

    “掌柜的,若是你们是由于兄弟间的不和而导致想转卖这家客栈,我是不会买了,兄弟之间本来就是和睦,应该互帮互助。而你们这样,若是我买了这家客栈,你的兄长会对你怎么想,如果导致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更加的恶化,我就算买下来也是心中有愧的。”

    龙弓子一听才觉得自己刚刚误会了兰儿,一脸歉意的看着她。

    兰儿其实都懒得理他,以龙弓子现在的智商,一本正经的在这搞破坏。

    “兄弟之间应该和睦,互帮互助。”掌柜的喃喃将这句话反复的默念的几遍。

    “没想到姑娘年纪不大,却也是性情中人。你这一番话真是让我觉得惭愧啊。”

    “不敢当,不敢当。”兰儿拱了拱手。

    “这也有可能就是注定的吧。上天让你来解开我们这段结。是啊,我们本是亲兄弟,又何苦为难对方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是时候该了结了。”

    “哦,那掌柜的打算怎么做?”兰儿细声问到。

    “姑娘,这客栈我直接转卖给你,哪怕价钱便宜些我也认了,卖了之后我就去找我兄长跟他说清楚。从此两兄弟离开这乔阴县。再开一家店,好好经营。”掌柜的脸上明显有些激动。

    “那行,既然掌柜的都这样说了。我们也当仁不让。那我们就不扯远了,谈谈价钱吧。”

    “就两千两银子,怎么样?”

    “嗯,两千两银子确实很合理了。”

    “既然姑娘觉得合理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将酒楼承诺转让给你,只是得完全转让给你还得先去衙门记名,将条理按规矩办好,来证明这家店的主人就是你,因为每年都要向知府缴纳税款。所以才得用这样的方法。”

    “行,那就一言为定。”兰儿这时才真正露出了笑容。

    而龙弓子这时也是暗暗对兰儿有些佩服。

    “姑娘,我还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掌柜的但说无妨。”

    “若是这次我去找我的兄长,和好之后必定我会劝他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而他的酒楼也将空在这里,我想,若是姑娘有这个能力,能否将酒楼一并买下。再价格方面肯定不会让姑娘为难的。”

    “好啊,没有问题”兰儿这时也有些激动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这可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掌柜的,实不相瞒。其实对面的酒楼,我们也派人过去收买了,打算两头行动,我们的本意就是想买下这两家店铺,只是没想到你们两家竟然还有这样故事。所以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能先买下一家就可以了,现在看来,掌柜的真的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好啊,既然还有这等好事。那真是太好了。”掌柜的也觉得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好了却了他的心意,心里非常满意。

    “你们两个随我去对面吧,我们去说清楚。”

    龙弓子和兰儿点了点头,随即三人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