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随着掌柜的来到了客栈对面这家酒楼。发现林霸和庞令虎正在和这家酒楼的掌柜在商谈着。

    不过看上去,谈的并不怎么样。

    “掌柜的,你就把这家酒楼卖给我们吧,我们真的很需要买下您的这家酒楼。”林霸一脸急切的样子。

    “说了不卖就不卖,这家酒楼是我父亲留给我跟我弟弟的东西,就算我愿意卖,我弟弟也必定不愿意卖,你们就别白费口舌了。”

    “那您的弟弟不是跟您是对头嘛,这下可怎么办呢?”

    “办法倒是有一个。”掌柜的眼睛一转:“除非你让我和我弟弟能够回到从前一样,不为了这些生意而对立。”这么多年,酒楼的掌柜终于说出了藏在心里的一句话。

    酒楼的掌柜何尝不是也想跟自己的兄弟重归于好呢,只是双方都不想放下这个面子罢了,这么多年的争斗,早就没有意义,毕竟是亲兄弟啊。

    听到这么一说,林霸也是有些犯难,不知道龙弓子跟兰儿那边怎么样了。正在这时却听到一个声音。

    “大哥,你将酒楼卖给他们吧。”

    就楼的掌柜一听这声音,突然有些愣了下,竟然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朝着门外看着去,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原来,龙弓子和兰儿正随着客栈掌柜跟了过来。在外面突然听到自己的大哥说的话,客栈掌柜莫名一番感动。

    两人眼眶中突然都有些湿润

    “弟弟,你怎么过来了。”

    “哥,我今天来,其实是被这位小姑娘的一席话所打动。我们兄弟之间这么多年,一直争来争去,为了生意,舍弃了太多的东西了,我现在一瞬间全想通了,我们别再争了吧,回到以前在父亲手下工作时的那份情谊吧”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知道,其实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说出口,真的很惭愧啊。”酒楼掌柜差点就老泪纵横了。

    在一旁的四个人,看到这一幕也很是欣慰,也是静静的看着他们。

    “对了,哥,我们把酒楼卖给这位姑娘吧,我想好了,我们两去别的地方,再重新开始怎么样?这里留给这两个年轻人吧。”

    “好,我们在这其实经营了这么久,一直对立着,名声也是搞得有些尴尬了,去别的地方,是个好主意。”酒楼掌柜尴尬了笑了笑。

    “对了,弟,你的客栈也打算卖给他们吗?我绝对不是看不起他们,这两位小友想这两家店买下来可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啊。”

    “哈,这个就不用担心了,他们手里头有五百两金票,完全够了”客栈掌柜眯着眼笑了笑。

    “什么,五百两金票,那可是五千两银子啊。够了,够了。的确够了。”

    这是兰儿走上前一步

    “两位掌柜,你看,这是五百两金票。”

    “兰儿姑娘你放心,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们,我们答应了你的事就绝对不会反悔,客栈和酒楼一并卖给你们。”

    兰儿莞尔一笑

    “掌柜的,我并不是不放心。只是这两家店我花五百金票应该足以买下来了吧。”

    “五百两金票完全够了,如果两位有时间,现在就可以一同前去衙门进行转卖记名。”

    “不不不,我们只是幕后的掌柜哟,真正的掌柜是这两位。”兰儿偷笑着指着林霸和庞令虎。

    林霸和庞令虎一听,立马走上前来。

    “在下林霸”

    “在下庞令虎”

    “还请两位掌柜多多指教”两人上来,抱拳说到。

    “原来姑娘还是幕后的掌柜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我们兄弟俩姓杨。我叫杨桑龄。我弟弟叫杨丰登。指教还是不敢当。以后两位就是林掌柜和庞掌柜了。”两位杨掌柜都笑的还是很开心的。还不忘调侃一下

    “那你们两位都是杨掌柜,那我们可还如何称呼啊,不肯能叫大杨掌柜。小杨掌柜吧。”林霸也是反过去调侃了一把。

    几人都是笑了。这个感觉使得众人都感觉十分舒适。

    “你们就叫我桑龄大哥,叫他丰登大哥吧”

    “那两位大哥,接下来怎么办呢,”站在一旁沉浸了许久的龙弓子终于有机会说句话了。

    “接下来的话,就看几位打算怎么办了,林掌柜和庞掌柜是今天就要在本店开始做生意,还是如何?”杨丰登问道。

    “先不了,我们今天只是打算过来先探探风,我还有一帮兄弟们正在等着我的消息呢,今天等会还得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还请两位掌柜帮忙打理一晚。明日我们再一起过来吧。”

    “那这样也行,对了,这些店里的伙计你们还打算继续留着吗?不愿意的话我就看看有没有想跟随我们一起的。没有的话就都辞退了。”

    “伙计,暂且就不需要了,桑龄大哥看着办吧。还请多劳心了。”

    “那既然着这样的话,趁着现在还早,不如我们先去衙门把正事办妥了吧。你看怎么样?”

    “好,办了之后也算是了却我一番心事了。”说完转眼又对这龙弓子说到。

    “那龙小兄弟和兰儿姑娘该如何去留?我跟令虎等下办妥后就直接先回去告诉弟兄们这个好消息,整顿一晚,明日再全部过来。”

    “我们的话今日就不随林大哥,庞大哥回去了,打算在这乔阴暂住一晚,也好生玩上一玩。明日等大家都安定好了,我们在出发。”

    “那也行,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各自把事情办好吧。”林霸随即点了点头。

    “对了”龙弓子突然想起什么。

    “丰登大哥,我们今日在乔阴暂住一晚,不知道可不可以给我开两间免费的上好房间吧。”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这里马上都是要你们说了算了,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两位掌柜也很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对了,听说这就知县大人的儿子要娶亲,县里这就可能会比较热闹,你们可以留下来多玩几天。”

    “再看吧,没什么事我们留几天也行。兰儿,你呢?”龙弓子反正也不急着去武当。

    “我反正也是跟着你走。”

    一行人分开来,两个掌柜将店里打点好后就林霸庞令虎两个人去衙门了。龙弓子和兰儿就先打算在街上逛一下。反正现在没什么事。

    “你说,我们现在干嘛去?”龙弓子此时正在和兰儿一起走在乔阴县的福林大街上。

    “反正现在还早,要不我们在这街上多逛会?”

    “别啊,这街上也没啥特别的东西,除了热闹就是吵闹。尤其是这路上的官兵,时不时的巡逻,有什么好巡逻的,正事就不干一点,坏人也没抓到一个。”之前龙弓子在进城门的时候就很看这些官兵不爽了。现在在这眼前晃来晃去,看着就烦。要不我们去隔壁街转转吧?”

    “哎,你这人,热闹的街你不逛,你去别的街,有啥好逛的啊”兰儿这会可不乐意了?“我不管,我就在这街上逛,这里店铺多,我得买好些东西。”

    “行,那你一个人在这条街逛,我一个人去隔壁街逛逛。到时候我们客栈汇合。”说着龙弓子就转头打算走去。根本没理会后面的兰儿。

    “你这猪脑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陪女孩子家逛逛街会把你吓死不成。想陪本小姐逛街的人还一大把呢。”嘴上嗔骂了两句之后,又还是追着龙弓子的脚步走了上去。

    “咦,你怎么又跟上来了,不是要买东西啊。”

    兰儿白了他一眼龙弓子一眼,胡乱的编了句。

    “现在人太多了,懒得等。”

    “是吗?”龙弓子一脸不信的样子。

    “你问这么多干嘛,我来都来了,就一起去看看。”

    两人穿过福林大街来了县城的南头。一个石拱门映入了眼前。拱门上都有着一层细灰了。上面写着三个打字

    “承安街”

    这条街道很是宽敞,不过人数就要少很多,也没有车马的流通,与刚刚过来的福林大街那可是大不相同,这边整个就显得有些凄凉。整条街道也没与平时没什么区别。乔阴县到了这里就显得格外的安静了。路上的行人几乎都不大声喧哗,各走各的,虽然比不上福林大街,就跟与之相连的昌安街比都是大不相同。

    这条街就显得有些昏暗了,走进去就直接走到了乔阴的南墙。与其说是一条街,不如说是一条比较大的巷子。这种暗色的调调与这街上的稀疏和安静相结合,还真的像是被隔离了一般。

    “好了,就去这条街里面看看吧。”龙弓子笃定了要去这条街。

    “你真是个怪人,热闹的街你不去逛,来真的偏的地方,真是服了你。”

    “那你去不去。”

    “去去去,行了吧。真的是。”兰儿也是拿龙弓子没办法,又不想一个人去逛街,只能跟着一起走。

    龙弓子会心一笑,还真看不出龙弓子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这不就得了,走吧。”

    说着两人就朝着这承安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