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径直往承安街走去。承安街里面的气氛是有一点显得那么阴暗。龙弓子倒是没觉着什么,可是兰儿走在后面却感觉背后竟然有一丝发凉。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着来了,唉,非跟着他干嘛。”兰儿嘴上虽然这么抱怨,但不知不觉间加快了一丝脚步很紧龙弓子。

    “兰儿姑娘,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不一样啊”

    “你也察觉了有意思吓人啊。”兰儿一喜。“那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吓人?你搞错了吧。我的意思是这里虽然街道很宽,又是几条街之间的经过地。应该适合人居住的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好吧!”

    “你看啊,你发现没有。这么大一条街,空房子倒是不少,真正居住的只有寥寥十几人,而且大多都是乞丐和一些中年男子,这其中必有蹊跷啊。你难道不觉得吗?”

    “那我们到底走不走啊!”

    “这,当然不走啊,你就不想探探究竟啊?”

    “完全没心情。”

    “那好吧,那兰儿姑娘要是怕的话,没这兴致那你就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先去看看。”

    “你,你,看看就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想去热闹点的地方罢了。”兰儿壮了壮胆,干脆豁出去了。

    龙弓子嘿嘿一笑

    “那就走吧”

    两人又顺着承安街走进去,越往里面走就光线就越黑,毕竟这边是个胡同,南墙把光线都挡住了。

    这时两人发现了一位老人家正坐在门前歇息,多半应该是住在这条街的居民。

    这老人大概六七十来岁,面色显得有些过于苍老,脸上坑坑洼洼。还有两颗大暴牙。长相显得有些过于丑陋了。

    一个人坐在门前,一副自在的样子,时不时跟这条街路过的仅有的几个人打打招呼。整条街就这老头还显得有点生机。

    龙弓子见了大喜,立马朝着老头迎了上去。

    “老爷爷,您好”龙弓子毕恭毕敬的打了个招呼。

    老头子一抬头,愣了一下。随即缓过神来。

    “稀客啊!小伙子,你咋跑这里来了?可是好多年没有人来这里了哟。老头子我在这可快要发霉了。”老头眯着眼笑着对龙弓子说到。

    “是这样的,老爷爷,我们两是从外地来乔阴的。想去逛逛街,然后发现,这条承安街明明应该是个很繁华的街道,怎么就显得这么冷清啊。晚辈感觉有些蹊跷,所以特意来探探究竟。”

    “两个人?”老头往旁边一看

    “哟!还有个小女娃子啊,长得倒是挺清秀啊。”老头多看了兰儿几眼:“可是一个女娃敢来这条街,怕是也是有些本事,或者说怕是有点无知哟!”

    “哈哈。”老头子说完看着兰儿不自觉发出两声干笑。

    兰儿只是觉得这老头子有点神经,并无多理会。

    “咦”龙弓子突然眉头微微一皱,突然觉得看着有些不适,老头子这笑声让他有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一丝诡异。

    “算了,肯能是长期住在这里没有人与他交流才会变成这样的吧。”龙弓子看是个老头子,心里也没多想。再怎么样也毕竟是个老人了。

    “老爷爷为何这么说?女的就不能来这条街吗?”龙弓子有些好奇。

    “别问我,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这条街我住了几十年了,以前是怎么样,现在是什么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我并不想告诉你们,除非你们在这陪老头子我住上几天,陪老头我解解闷。我就跟你们好生的讲一讲。”

    “这,这就让我们有点难办了,我们与朋友明日还有相约,之后也有自己的事情。怕是不能在这住几天了。”

    “那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小子,你若是真想知道的话,我敢保证,没有人能比我知道的更清楚。真不考虑考虑?”老头子又试探的问了问

    “这。”龙弓子转头对着兰儿说道。

    “兰儿姑娘,要不我到时候先送你回去,你就住在客栈里,我就住在老爷爷这里。反正这几天知府大人的儿子新婚快到了。就打算在这玩几天再上路。如何?”

    “不行,这女娃子也得留下。”还没等兰儿开口拒绝,老头子就发话了。

    这一下说的有些突然,龙弓子跟兰儿相视一愣。

    “我的意思是,好不容易来两个人,干脆就一起住下,你们也好有个照应。走了干啥,多一个人多有意思啊。”

    听了这话,龙弓子确实有些犹豫了。自己一个人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住在这几天也无所谓,可是兰儿姑娘虽然已经很熟,但毕竟也不是知根知底,住在这种地方她肯定不会愿意。没必要为了一己私欲强求她。心里斟酌了一下。开口说到

    “那既然这样的话,晚辈就自行去探索罢了,相信应该也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晚辈那就先告辞了。”

    龙弓子朝着老头子抱了抱拳,说完就带着兰儿离开了。

    老头看着龙弓子走远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似笑非笑的,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算你还有点良心,这老头实在太丑了,这地方又破,住这里非把我吓死不可。”兰儿松了口气

    “哈哈,我们在往里面看看吧,没什么东西我们就走了。”

    “你说的啊,对了,我刚刚对那个糟老头说的女娃子怎么还敢来这很是在意,这里不会有专吃女人的鬼吧。”兰儿说着说着,说得自己有些后怕了。

    “怎么可能有鬼,只是心里有鬼罢了。虽然我也感到很蹊跷。”龙弓子双手盘在一起,一副沉思的样子。

    “找想到什么了吗?”兰儿试探的问道

    “嗯,这,等等,别急,嗯,完全没有想到。”

    “噗”兰儿差点一口老血吐出,你丫的没想到装得这么像。

    “哈哈,开玩笑啦,走吧,所以才要去找答案呗。”

    两人接着往里面走去,一路上往走着,但凡是经过自己身边的人,还是路过的乞丐,都是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龙弓子与兰儿。看完之后又都摇了摇头。看的两人浑身不自在。

    突然,迎面正好走过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同样也是看着他们俩的眼神怪的很。只是跟龙弓子正好对立走来,

    龙弓子快步上去就拉住了大叔。

    “大叔,您好,有些冒昧了,我能问问为什么街上的人都看我们看着很怪的样子?看的我们浑身不自在?”

    大叔看到龙弓子这般模样,又看了看兰儿。突然紧紧的拉着龙弓子的手。

    “小伙子,你赶紧带着你这小女伴赶紧逃离这里吧。逃得越远越好。”男子说话间显得有一丝仓促。

    “怎么说?”

    “这条街有个诅咒,来这里的女的全都要死啊,我的妻子女儿全都惨死在这了。”哇,的一声,男子突然大哭了起来。

    “什么?”两人双双大惊,尤其是兰儿,脸都有些发白了。

    “竟然有这等事。大叔,你别急,慢慢说。”龙弓子赶忙扶住了大叔,确实妻子女儿惨死给谁都受不了。

    大叔缓了口气接着说道。

    “这条街上的女人,甚至是来过这条街上的女人,只要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或者是还风韵犹存的女人,大多数都会莫名的被侮辱惨死。几年来都没有查到凶手,甚至是说可能没有凶手,完全是小鬼再作怪。而且有总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发生,要不就是大晚上熟睡的时候发生。”

    “那,那我岂不是要死啦,”兰儿有些急促的看着龙弓子。”

    “你逃得越远越好,只要逃离了小鬼所在的范围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大叔也认为是鬼吗?”龙弓子询问道

    “我不认为是鬼,那是什么呢?,我也真的不愿意相信是鬼,可是凶手又是谁呢?就算是武功再高的人,也不肯能在这里几年,官府都查不出来吧。”

    “好吧,多谢大叔告知,我们会有办法的。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龙弓子说完也不多想,他隐隐感觉到了这条街远远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于是拉着兰儿的手就往承安街外走去。他可不愿意兰儿为了陪他来探个究竟而受到任何伤害。

    “呼呼。龙弓子,我跑不动了。”兰儿甩开了龙弓子的手。

    两人跑出了这条街后便停了下来。

    互相沉默了一会,龙弓子先开口了。

    “兰儿,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

    “别说了,你觉得现在怪你还有什么用吗?”兰儿哼了一声,虽然不是真的责怪他,但是怎么来说也是由龙弓子引起的。只是觉得有些气愤了。

    “你不觉得这个事情有些蹊跷吗?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龙弓子脸色有些难堪。虽然这条街确实很凄凉,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

    “这个大叔说的不一定可信,我们还是先回去问问两位掌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