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么简单?这又是怎么一说法?”龙弓子表示不解。在他看来,这些人无非就是想夺回家主之位罢了,可涉世未深的龙弓子并不知道在江湖上还有人心险恶这一说,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择手段。

    光释犹豫了会。眼睛盯着夜空:“龙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我的父亲,放着大小姐的身份不做。来这里跟你打算闯荡江湖吗?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你肯定觉得我是那种有刁蛮又任性的有钱人家的女孩,对吧?”

    “恩,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确实看不惯你的样子,还特意拿我的名字来调戏你呢?”龙弓子现在想起来也是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表示尴尬。

    “这又要从另外一件事情说起了。”光释突然踌躇了一下,感叹道:“唉,都不知道跟你一个外人,把我们家的秘密都说出来了。真是有趣,也罢,反正说了那么多了,也不在乎都说给你听。”

    “本来我的父亲当上了门主,晚月庄的人虽然闹腾,但是实际上并掀不起什么波浪。两边虽然经常在暗地里斤斤计较,但是表面上也还是风平浪静。自从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就导致了我们光家在花紫会的地位越来越岌岌可危。那就是将我们花紫会的一门很重要的秘籍给弄丢了。从这个事情开始,晚月庄的人就有了直接攻击我们的理由,而且本来支持们的陆系的人也开始对我们有所失望,毕竟那本秘籍太重要了。”

    “你不是说你们门派的秘籍《油流麻香手》不是给晚月庄那些人带走了吗?怎么会怪罪到你们光家头上。”

    “若是一个门派只有一门武功那何以流传上百年啊,我们弄丢的并不是那本《油流麻香手》而是另外一本重要的秘籍《七宝天岚舞》。”

    “这又是什么厉害的武功啊。”

    “我们花紫会的当时虽然爱偷盗,但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坏人,之后我们隐居深山之后,就不像以前一样,热衷于偷盗了,我们也没有特别厉害的镇派武功,所以我们开始钻研一些秘术等等。比如易容术。这本《七宝天岚舞》是当时由陆家一本算是内功秘籍吧,有魅惑敌人的奇效。也是易容术的精髓,同时其中还夹杂着一点身法,是一门只有我们花紫会的人才能学到的独门秘籍。”

    “这本秘籍虽然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你是不知道,这本《七宝天岚舞》当年是由陆家和光家的两位家主夫人所创,这本秘籍虽然也谈不上多厉害,毕竟它是一本偏秘术的一本内功,但是能学到此等功夫,总会有它的奇效之处。可是这本秘籍有个最严重的缺陷。”说到这里光释邹了邹眉头:“就是这本秘籍它是一本内功秘籍,而且只能女性才能修炼。”

    “只有女性才能修炼?那男的修炼了会怎么样呢?”

    “因为这门内功的修炼的时候,气在身体里面运转的路线只适合女性的身体。男的修炼之后救护变得邪淫无比,成为大**。”

    龙弓子皱了皱眉头:“那这么说来的话,果然是有些严重,这么厉害的秘籍弄丢了,这一来将你们花紫会的独门秘籍流传到了江湖之上,说不好的话,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万一被不轨之人得到这本秘籍,肯定会不可想象的。所以晚月庄那些人是肯定不会上罢干休的。会想尽办法来刁难你们的。这下可不好办了。

    “恩,你说的很对,这个事情已经过了几年了,要不是看在我们光家这几年对花紫会确实有着很大的贡献,还有一些长老支持着,我们光家的地位可能从此在花紫会就抬不起头了。但是情况越来越危机,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本《七宝天岚舞》,可是一直没有着落。要是在找不到真的我父亲家主的位置就要这么拱手让人了。”

    龙弓子虽然只是听光释这么一说,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但是自己根本没有了解过花紫会,这是怎样一个门派,甚至不是今天光释说起来,他听都没听过,更不要说什么光家,陆家之间的事情。还有他们的为人等等。在他的映像中还是觉得很模糊,龙弓子总感觉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只是他也说不出半天理由,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听着光释的诉说。选择相信她罢了。

    “那你们此次出来也是来找寻《七宝天岚舞》的吗?”

    “不不不,这次出来要是来寻找秘籍的,那我也犯不着逃走了,我虽然可能任性一点,但是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了还继续这样不明事理。这次出来是有原因的,也是我要逃走的原因。”

    “哦,愿闻其详。”龙弓子坐起身来,一直两手撑在后面。还是有些手酸了。

    光释突然俏脸一红:“不说,这个不告诉你,”

    虽然在月光下并看不到光释脸红的样子,但是龙弓子一听光释这么说,倒是有点来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能说?自己的家事,门事都说了,偏偏这个就不说了?

    “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吧。”龙弓子本来还想继续问下去的,还没等他开口,光释就早早的断了他的念想。也只能以后有机会再问,毕竟人家都说了那么多了,若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不至于不说给自己听。

    光释看龙弓子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转移话题。

    “我们说点别的东西吧。难得在这么舒服的屋顶上呆着。”光释还是感觉很享受这样的深夜坐在屋顶上看着夜空,吹着凉风。聊着天的感觉。

    “龙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上屋顶来吗?”光释突然摆过脸看着龙弓子笑到。

    “那我咋知道呀,你想说就说给我听呗。”

    “哎呦,怎么变成了我想说给你听还得征求你的意见了呀,你还一副爱听不听的样子,哼哼,我不说了。”光释装得一副生气样子,想调戏下龙弓子。

    还别说,龙弓子还真就吃这一套,听光释这么一说,立马弹起身来:“你别生气别生气,我哪有一副爱听不听的样子啊,愿意听的很。你说,我认真听着。你别生气就行。”

    “这还差不多。给我坐直了,好好听着。”光释一本正经的对着龙弓子斥到,心里其实却笑开了花:“你是不是觉得我明明是花紫会家主的女儿,为什么武功会这么差?甚至当初的时候还会被土匪抓住。”

    “你这么说好像也是,感觉你不是武功差,而是完全不会武功。”

    “恩,你说对了,我是不会武功,并不是我不想学武功,反而是我非常想学武功,身为一个女孩子家的,从小家里的长辈自然是溺爱。小时候呢就是不准我玩这,不准我玩那的。就是怕我有一点点危险。大了一点的时候想要教我武功,可是发现我体质天生不能凝气,花紫会里面的长老都看不出个所以然。去拜访了许多名医也无济于事。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被认定这辈子成为不了一名江湖上的武者,成为了我一辈子的痛。”

    “当年母亲体弱多病,生下我之后就在没有生子了,所以我当时不能学武功,许多人就将罪名怪在我母亲的头上,说什么我母亲是丧门星,生不出男丁,生的女儿都是天生不能学武,所以那个时候我跟我母亲就经常被人冷落,门里的师姐师妹不愿意跟我一起玩,师哥师弟又自己玩自己的,不愿意带着我玩,每次看他们一下就跃上了树枝,晚上飞上房顶看星星,我打小就羡慕的很。我也很想来房顶看看更近一点看看天空的景色。可是一直都没有实现,所以今天你能带我上来,我真的很感激你。”

    龙弓子听了光释的身世,沉默了一会,他真的没有想到光释会有这样的经历,自己虽然听他这么说,但是他知道自己远远感受不到她所经历过特痛苦,只是有些觉得可惜,也有非常同情,他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对光释很好很好。并不是出于别的,只是因为龙弓子的心地实在是太善良了。

    “想什么了,我没事,其实我早就看透了这些东西,现在不也挺好的嘛。只是惦记着我娘,我娘小时候一直带着我长大,只有他呵护我,保护我,我不能学武功,就教我认字,读书,教我学习易容术,把她会的都交给了我,为了我才忍受这骂名活下去。而我父亲,虽然对我也很好,但是他毕竟是花紫会的家主。很多事情需要顾及,所以有时候只能舍弃一些东西,我不怪他。。。”

    说时迟,那时快。光释的话还没说完,龙弓子突然毫无征兆的强行将光释抱在了怀里,往后倒在屋顶上。光释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轻,正准备挣脱龙弓子,却被龙弓子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嘘。别说话,底下有人来了。”

    光释听到龙弓子这话才乖乖不动。两眼睁得老大了。大气不敢喘一口,就这样静静的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