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听说过,杀人夺宝?”光释淡淡一笑。(书^屋*小}说+网)

    “杀人夺宝?光天化日之下谁敢这么做啊?”

    “那要是不在光天化日之下呢?悄悄的把你杀了夺走你的秘籍呢?那要是实力强大到没有然敢管呢?那要是甚至是朝廷的人呢?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平衡可言。人心的险恶比万丈的深渊还要深。你敢保证自己就没有遇上坏人的那一天?只有学会隐藏自己,慢慢的变强,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龙弓子听了光释这莫名激动的一番话,好像还是多少有点感触。对啊,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外,刚出来第一天就被林霸他们所劫,要不是他们心地不坏,自己也有可能早就身首异处了。像昨晚,要不是自己千钧一发使出地若游龙。自己又死了一次,这么算下来这才几天,都死两次了。就算有九条命都不够自己这么死的啊。

    “你说的没错,那你说该怎么办?或者说我应该怎么办?”

    光释看到龙弓子这番醒悟的样子,颇有些满意,语重心长的道:“我觉得。你这本地拳秘籍,除了我就在也不要暴露在任何人面前了,这本秘籍若要是被他人知道,指不定会有人对你不轨,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全没有能力能够保护好自己。所以你必须得保守这个秘密。关键的时候,还能拿出来当做保命的底牌。如果这一招还没用的话,估计你也活不下去了。”

    “啧啧,看不出来啊,想不到你这么聪明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东西呢?你说的没错,宝物再小他也是宝,总会有人惦记的。光释,谢谢你。”龙弓子用出了十二分的真诚,将这声谢谢说了出来。

    “得了吧,真肉麻。你先休息会,我也回房间去休息休息。我昨晚上总感觉自己好像在哪见过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待我去好生回想一下。”

    “好的,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光释说完就先回了自己的房间,龙弓子一人现在身上也是浑身痛的不行,动又动不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就这么睡着了。

    整个乔阴县,整个福林大街也都像往常一样,正常的人来人往,一切都随着时间慢慢流过。两位掌柜也都跟林霸他们告别先行离开了乔阴县。而林霸与庞令虎也带着独龙寨的众兄弟们开始经营起来。

    龙弓子这一觉是睡得真的舒坦,之前是一直昏迷,而这次是全身精疲力尽后的熟睡,自然是不一样,醒来之后,自己的身体情况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内力还是感觉只能勉强运转。

    要是有些人修炼的人见了龙弓子这样。恐怕会吓一跳,内力干枯了可不是什么小事,怎么也得修养个三五天才能恢复,这才一天就活蹦乱跳了。

    “这没有内功恢复的真慢啊,真的去学一门厉害的内功才行。”龙弓子暗自喃喃到。

    龙弓子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客栈里面已经不像昨天那么清净,因为开始开店了,自然有了生意。之前给龙弓子安排的是自然是这里最好的房间,所以都没有人打扰他。

    这一睡,好像有点睡过头了,这都到晚上了啊:“光释呢?去哪里了?唉不管了,肚子好饿啊,先去对面吃点东西吧。”

    龙弓子出了客栈就往酒楼走去,这个客栈跟酒楼就在街道的两边对立着。所以近的很。走过去后,里面还有寥寥几个吃酒的人。林霸在柜台正埋着头忙着整理账单啊什么的,也没有注意到龙弓子进来了。他还是第一次自己当上了老板,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对于这第一天的状况还是比较满意的。

    “林大哥?”龙弓子小心的叫了叫林霸。

    这是林霸才抬起头来,一看是龙弓子叫他,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账本迎了过去。

    “龙小兄弟啊,刚起来还没吃东西吧,我这就要伙计去给你做点吃的。”林霸说完眼睛往四周看了看,正好看到从厨房那边走出来的王老实。

    “王老实,赶紧去叫上几个厨房的弟兄跟龙小兄弟做一桌好菜来。”

    王老实刚刚打扫完厨房的卫生,刚想休息一下,就又给林霸叫住了。一听又要做饭,那刚刚不白打扫了嘛。

    “愣着干嘛啊,赶紧的啊。”林霸瞪着王老实喝到。

    王老实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自己又生性又太过软弱,以前是小弟,现在又是为他打工的,只能咽了口气。又往厨房走去。心里暗自把龙弓子和林霸骂了个变。要不是这个龙弓子,自己也不用这样受林霸的气了。

    “对了,林大哥,你看到光释了吗?”龙弓子在酒楼各处扯着脖子寻找着。

    “光释?”林霸有些莫名其妙。光释是哪个啊?

    “哦,我是说,看到兰儿了嘛?我光是找她都找了一会了。”

    “这样啊,兰儿姑娘,不是一直跟你一起的吗?怎么你也没看到她吗?”

    这时庞令虎虎走了进来:“你们在找兰儿姑娘啊,开始的时候我看到她一个人往福林大街去了。可能是去逛街去了?”

    “一个人往福林大街去了?那是去干嘛呢?”龙弓子突然想到今天光释在他房间离开的时候,说了好像想起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不会是?

    龙弓子也好像想到了什么,立马一个健步就往福林大街冲去?

    “唉,龙小兄弟,不先吃点什么东西吗?”林霸追到门口喊着龙弓子。

    “林大哥,等我回来再吃吧,现在有点急事。”龙弓子现在正快速的往承安街跑去,他能想到的就光释就只能去哪里了。

    “光释,千万别做傻事啊。”龙弓子边跑心里边祈祷着。此时腿下又加快了些脚步。

    此时的福林大街上还是有着一些官兵在巡逻的。看到一个人在街上拼命的跑着。肯定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走上去,一把就把龙弓子拦了下来。

    “你们干嘛啊,我有急事。”

    “你这大晚上的在街上跑着,看上去有些不对劲,说你是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要去干什么?”一名官兵对着龙弓子盘问道。

    “我现在真的有急事,没有时间跟你在这纠缠了,等我回来再跟你讲清楚,你先放我走怎么样?”龙弓子就差闯过去了。

    “什么事?”一名为头的官兵走了过来一看:“原来是你小子啊。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这个人身份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现在犯了什么事情啊,我们可不能就这样放他走,得好好询问。”这个官兵原来就是龙弓子开始进城来的时候刁难他的那个人。怎么又犯事情了啊。来给爷好好说说,不是很急嘛?今儿就好好给我说说你要去干嘛,我就放你走。”

    “你!今天我又急事不跟你多争。放我走。”龙弓子现在是强忍着满腔怒火,为了光释的安危,他只能忍着。

    “哟,还挺唬啊,拳头捏那么紧是不是想打我啊。想跟衙门作对啊。很急不是,要不你求求我,我就考虑考虑放你走。”

    “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你求还是不求呢?”官兵哈哈大笑到。

    龙弓子深呼气了一口气,认真思考了一下:“”要是自己去晚了。光释遇到了什么危险,自己这辈子都会自责的,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了,嗯,就这样。”

    “我~~”

    “龙弓子,你在这干嘛呢?”

    龙弓子刚准备求他,话还才刚出一个字,正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他欣喜若狂。

    “我用得着求你吗?大不了不去了,呵呵。”龙弓子也是淡淡一笑:“现在我没什么事了,可以走了吧?”

    “你,你不准走,还没交代好事情呢。”官兵有些气得说话都有些急促了。

    “你要听啊,我的事情就是为了来找她的,现在找到了,所以没事了咯。”

    光释一看这情况,虽然不知道反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龙弓子跟这群官兵发生了冲突,只能上去打个圆场,还是老办法用一些钱就把这些官兵打发了。

    别的官兵倒是没什么,反正是占了便宜,只有那个官兵头头走的时候还跟龙弓子互相瞪了一眼。

    “你怎么跑这来了啊。”光释看着龙弓子这样子有些好笑。

    “你别说了,你没事就好,刚听庞大哥说你往这边来了,还以为你要去承安街做傻事呢,这不立马过来找你了。还遇到这狗官兵,定要他好看。哼!”

    光释一听觉得又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好了现在没事了,你也真的是,我有那么笨吗?”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龙弓子也是深深吐了一口气:“那你这么晚跑出来干嘛啊?”

    光释突然邪邪的一笑:“我就是出来买一些可能要用得到的好东西。你别说,我现在发现了一些线索,只是还等探探究竟。到时候就靠我手里的这些宝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