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找了到了什么线索?”

    “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嗯”

    两人也没多逛,反正光释要买的东西也买齐了,龙弓子本来就是来找她的,就直接回去了。

    光释先回了自己的房间,买了一些东西也需要整理下。而龙弓子则先去了酒楼,打算先饱吃了一顿,肚子实在是有些饿了。

    林霸看龙弓子回来看了,也没多问龙弓子干嘛去了,反正只要人没什么事就好。就是赶紧吩咐下去做几个好菜。

    “嗝”龙弓子吃完后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舒服,好久没吃的这么饱了。林大哥这里的味道真不错啊。”

    “哈哈”林霸也是笑的很朴实:“都是几个平时几个小菜罢了。时间太赶,那种丰盛的菜可能来不及做了。”

    “没事,说真的,这样我就很满足了。”这是龙弓子的大实话:“话说,吃完不给钱,算是吃霸王餐吧,林大哥不会怪我吧?”

    “哪敢啊,我们独龙寨的众兄弟有今天,不都是多亏了龙小兄弟和兰儿姑娘嘛?要是你么你在我这吃住收了你们一分钱,我林霸就不是人。”

    “林大哥,严重了,反正多谢款待了,我还有点事情,先回房了。”

    “好,好。天色也不早了。龙小兄弟早点休息。”

    两个人互相打了个个招呼,龙弓子就先过去客栈了。直接来到了光释的房门口。

    “咚,咚。咚”

    “光释,现在方便进来吗?”出于礼节,还是先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突然传来一个让龙弓子很生疏的声音,怎么感觉像男的声音?这样他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还有人在里面?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得进去看看才知道反生了什么。

    龙弓子推开门进去一看。结果发现光释根本不在里面,在里面的却是一个年纪好像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长得到也还俊秀。

    “你是谁?怎么会再光释的房间里面?她人呢?”龙弓子还特意将迈进房间的一只腿又退了回来,确认一下自己并没有做错房间。然后才又进入到房间之内。

    “这个少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光释的房间里面?那她人又到哪里去了?龙弓子不觉得有些警惕起来。”

    “你问光释去哪里啊,她不就在你眼前吗?你难道看不见啊。”少年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龙弓子越看越不对劲,这个少年怎么笑起来跟个女的一样,还捂着嘴。话说光释就在眼前,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见?这其中肯定有古怪。

    “你到底是谁,在光释的房间干什么。赶紧把光释交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凶什么凶,哈哈,龙弓,你这样子是真的傻。说你就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见,你是不是瞎啊。”年轻少年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这时龙弓子突然发现少年的笑声变成了光释的声音。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龙弓子有些要崩溃了。

    “好了,不跟你开完笑了。”这是只见那个年轻的少年,走到一旁的梳妆台,将自己脸上的妆容卸了下来。然后又到一旁的脸盆洗了一把脸。擦拭干净。

    “你再看看我是谁?”

    “光,光释?怎么是你?”这回龙弓子真的有些惊讶了。感觉自己有点完全被光释戏耍了啊。到现在他还没明白怎么就从一个俊秀的男的变成了光释。

    “先把房门关上吧。是不是很惊讶。”

    龙弓子默默的关上了房门。然后点了点头,有点说不出话。

    “哟,不会是生气了吧?”光释看到龙弓子这幅模样,是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

    “生气倒不至于,就是有点想不明白。怎么就来了个大变活人?”龙弓子心里却是闷闷不乐。

    “靠,气死老子了,这简直就是被活生生戏耍了嘛。”这才是龙弓子心里真实的话。

    “没生气就好”想来你也不会是那么小气的人,我就知道你还是挺大度的。

    “那倒是真的,啊哈,说的真准。”龙弓子一听马屁,还真的就一点都不生气了:“那你告诉我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光释笑了笑:“这个就是易容术啊。怎么样厉害不,我别的功夫就不会,这易容术就跟你一样从小练习基本功一样。十几年我都在钻研。”

    “易容术?这么厉害吗?简直真的一点都认不出你来了,厉害。可是你现在易容有什用呢?又不要去干啥?你不会是怕那个黑衣人又来找你吧,想换个面貌不被他发现?得了吧,没必要。就我们几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说了,那天晚上我发现,黑衣人找到你,应该是靠什么特殊方法才能找到你的,我发现他只用鼻子轻轻一闻就发现了你在屋顶上,所以靠这种手段根本不可能躲避的。”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我当然也知道他是靠秘技在我身上种下了五色香,才能通过气味找到我的。”

    “你怎么知道的?等等,什么是五色香?”龙弓子有些不解。

    “龙弓,还记得我刚开始说的线索吗?”

    “嗯。什么线索?”

    “哼,”光释冷哼了一声:“可算让我找到了?”

    龙弓子看光释的这态度,知道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也是静静的听着光释接下来会要说什么。

    “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黑衣人在我身上下了五色香的吗?而五色香又是什么东西吗?老实告诉你,这五色香使我们花紫会独一无二的香料。本身是一种无色无味的香料。很容易将它留在人的身上。但对人体并别有什么坏处。再使用我们花紫会的独门秘籍,就可以嗅到五种不同的味道,在一定的距离内,能够很轻松的分辨这种味道,然后想要找到这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说什么?是你们花紫会的独门秘籍和香料?”龙弓子虽然有所预料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光释这么一说,还是有些惊讶。

    “嗯。当初我们用这门功夫,只是为了找寻重要的东西不被丢失。从而衍生到在战斗中能够相互呼应扶持,还可以锁定敌人的位置,进行战斗的宝贵秘籍。而且这们功夫是我们花紫会从不外传的东西。昨天晚上情况太危险,也太紧张,所以根本没发现。今天想了一下午终于让我想起来了。这里出现了我们花紫会独有的东西,而且这个黑衣人也是生性邪淫,而且这门功夫只收录在我们花紫会那本秘籍之中那就是”

    “七宝天岚舞”龙弓子大声惊呼到。

    “没错,就是七宝天岚舞。”

    “所以说找到这个黑衣人,就能找到你们遗失的这本七宝天岚舞,从而拯救你们光家了。”

    “哎呀,想不到你也挺聪明啊,没错就是这样。”光释这时终于露出了笑意。

    可龙弓子却笑不起来:“这么说是没错。可是你父亲和你的长辈又不在你的身边,虽然黑衣人现在可能受了伤,上次能够伤到他,还是他轻敌了,加上我的一时运气。现在他肯定对我们有所防范。是光靠我们两个怎么打败他,夺回秘籍?”

    “嗯,你考虑的很对,所以我们不能硬来,只能智取。”光释笑了笑,卖了个关子。

    “难道你有什么办法了吗?说来听听。”龙弓子不由得十分好奇?到底能用什么办法才能够战胜强大的黑衣人呢?

    “还记得最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

    “什么?”龙弓子想了一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笨,最近不是知县大人的儿子要办喜事嘛。我这么说有想到了什么吗?”

    龙弓子还是一头雾水,知县大人的儿子结婚跟抓黑衣人有什么关系呢?只能耿直的摇摇头。

    “什么都没想到。”

    “好吧。以黑衣人性格,我觉得他肯定会对新娘有什么想法的?所以我们直接混进去,在他要动手的时候,我们就揭发他,那么多官兵和高手,他不可能跑掉的。”

    “这说的倒是容易啊。可是他也可以易容成普通人的样子,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我们不知道道他是什么样子,他却知道我们的样子。想要抓他谈何容易?”龙弓子一阵摇头,觉得这样并行不通,而且可能会有危险。

    光释笑了笑:“你说错了,应该是我们在明,敌人在暗。”

    “怎么说?”

    “别忘了,这五色香是我们花紫会的独门秘籍,我对于这个方面要比他强多了,他留在我身上五色香,我也早就清除了,对于气味的分辨我也不在话下。而他肯定在新娘身上留下气味的,所以我们可以在附件找找有什么可疑的人。然后在他身上种下五色香。这样就可以了。”

    “你这么说来倒是有些可行性了。可是他知道我们长什么样啊?什么样啊,什么样?”龙弓子念叨念叨这突然站了起来,一脸欣喜:“对了,我们也可以易容啊,你的易容术肯定比他厉害多了。”

    这时光释也是笑得更开心了:“没错就是这样。”

    然后凑到龙弓子耳边小声的说着:“我们具体就这样,然后这样。。。。。懂了吗?”

    “恩,没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