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人马浩浩荡荡的穿过了福林大街,虽然这是婚嫁的习俗,说白了也就是走个过场,不就是图个吉利,虽然平时张知县不是个爱铺张的人,但是在这个事情上,还是难得的大手笔了一回,但是也带给乔阴县的一天充满了欢庆和喜色。

    “走吧,进去吧,都走远了,还嫌丢丑没丢够啊,嘻嘻。”光释看着还在门外望着的龙弓子,不由得嘲笑了两句。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怪你。”听到光释这么埋汰自己,也是朝着她瞪了一眼。没想到光释笑的更加合不拢嘴了。

    龙弓子这个郁闷啊,他其实心里想的就是想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子,谁愿意看那傻新郎啊。

    “你们这是闹那一出啊?”林霸看着这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事,我们两闹着玩呢。”光辉这时才渐渐收敛了自己的笑声,毕竟也是自己踹的龙弓子,老是嘲笑他,等下还怕他还使起小性子来了。

    林霸还以为是龙弓子没有玩尽兴,想着龙弓子可能还对这一方面接触较少,连忙安慰他。

    “龙小兄弟啊,你别扫兴,刚刚这还只是迎娶接亲而已,就是把新娘子带回家,晚点还有拜高堂,到了晚上啊,那闹洞房才是最有趣的。”

    果然龙弓子听了又来劲了,原来还有这样的啊:“那就好,要是能见上新娘子一面就好了。”

    “哈哈。”众人看龙弓子这样子,也是笑声四起。实在是有趣。

    这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张知县的儿子大喜是个好事情,但是人们不能都整天围着他转,最多也就是给枯燥的生活增添一点色彩罢了,该有的正常的生活还是要有的。上午这一段过后,大家又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打算到了晚间的时候在好好去闹腾闹腾。

    午饭过后,龙弓子也打算回房里休息休息。

    “龙弓?”光释一把叫住了正要进房间的龙弓子。

    “有事么?”龙弓子白了光释一眼。

    “哈哈,就知道你有小性子,好啦,是我错了,不该踹你那么重,还让你出丑,让你出丑就算了,还嘲笑你的。”

    “行行行,别说了,你这哪像道歉啊,摆明了就是变个法子来笑我。”龙弓子也看穿了光释的小心思。

    “哎呀,还挺聪明的啊,这都被你发现了。好了,真不笑你了,我问你,你那事情办妥没有?”光释说起正事,这才收起了笑容。

    “那肯定万无一失啊,你也不看看谁出马。我上午都丢人丢成那样了,还不成功对得起我吗?”

    “那是那是,果然英雄出少年啊,说真的,竟然没想到你会来那么一招,开始还是想着让你把五色香抹在他那匹马上就好,没想到你直接就下手了。”

    龙弓子一听光释这是在夸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还别说,那个张公子竟然主动抓了一把钱给我。没想到会那么顺利。直接趁着那会,将五色香抹在他手上了。这下怎么都跑不掉了。”

    “恩,这样看来,感觉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光释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五色香下在了这个张公子的身上,到时候,会不会也被那个黑衣人给发现了,万一要是他问道了有两种五色香的味道。难免会有所怀疑和警惕。”

    “恩,你这个担心是完全正确的,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我昨天在制作的时候偷偷的改了一点料,毕竟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你抹在张公子身上的那份五色香只有我才能闻到。”

    “厉害啊。”龙弓子也是由衷的对光释发出赞赏。

    “那是自然。”光释也是有些得意:“不过,我们千万不可大意,虽然按照我么你的计划来,感觉上是万无一失坐等上钩就行了,但是实际上计划只是计划,敌人也并不是傻子,在这乔阴县作恶了这么多年都无人发现,我就不相信,就靠着我们这点小伎俩就乖乖的送上门来。”

    龙弓子一听有些急了:“那按照你这么说,岂不是忙活了半天,感觉都很难抓住他啊。要是万一被他发现了我么你的意图,那可就没有机会了。”

    “你别急嘛,我的意思是,我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啊,你说,万一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他今天晚上压根就不来怎么办?是不是就都白费了。”光释解释道:“你想啊,难道他就一定会按照我们的想法来上钩吗?要是这样的话,那直接靠念想就能把他抓住了。”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对对对,到时候得随机应变啊,笨。这么简单的事情非得我绕这么一大圈子来说,差点把自己都带进去了。”

    “这样啊,你早说啊。那行,到时候随机应变,对了,万一有什么危险,你可千万别逞能,有什么事我来。”龙弓子明白了这番道理之后也想通了,谁都不知道到时候是个什么局面,所以还不如先睡个午觉,补充补充精力。

    “那就这样说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房里睡觉了。晚上还等着闹洞房呢!”龙弓子说完就到自己房里去了。

    光释看听龙弓子这话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结果龙弓子都不给她机会就直接进去了。

    其实光释听到龙弓子的话还是有些感动的。

    “算了,看在你还有点良心的份上,让你好好休息会。”说完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龙弓子一个人进入房间后,立马坐到脱了鞋,盘腿床上。将内力在周身运转起来,这几天自己的内力和状态都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龙弓子因为前几天晚上那一战,自己的殊死一搏,感觉让自己的身体像是那种劫后重生一样,总感觉自己身体内有了些许变化,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比之前更加浑厚了些。只是怎么也无法形容,这是怎么回事,就像人在面临绝境的时候才能激发出了身体的某种潜力。

    这段时间龙弓子在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在房间的时候,又将地拳第一招的招式要领和套路练习了无数遍。他发现这本地拳,所有的招式都很平凡,但是只要这些招式用内劲施展出来,才能展示他真正的威力。他现在只能领会第一招,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能力去学第二招。当然他现在也无心去学习第二招

    可是他很清楚,自己依然不可能像那天晚上,将地拳释放出那样强大的威力。但是面对实力强大的黑衣人。就凭自己这点本事,就算找到了他的下落,也不一定能打败他,更不要提活捉了。所以光释的提醒并不是没有道理。

    龙弓子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但实际上,还真是大大咧咧,可是他有时候会体现出与之年龄不符合的细腻。这可能就是成长吧。

    所以龙弓子只能够通过不断的一次次的偷偷的练习,来让自己假若能够真的与黑衣人想对之时,能够多一分震慑他的能力。

    通过这几次龙弓子的勤加练功,现在的龙弓子有把握能够将地若游龙这一招发挥出正常一点的威力了。至少不会像那天晚上,就放出一阵尴尬的风。但是只有一次,没错,这一招想要完整的释放出这一招,将会消耗龙弓子所有的内力,虽然不至于枯竭,但是也就跟正常人一样只能够活蹦乱跳了。

    “这就是我最后的杀招了,今天晚上成不成就看你了。”龙弓子默默的说完,还打算再多练习了几遍,他知道今天晚上必定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而光释在房里也正琢磨着,大概要易容成什么样子,才能更更好的隐藏自己。两个人都要易容,男扮女装什么的又太显眼了。又得方便两个人一起行动的。

    “对了,有了,就这样。”光释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大概拿定了主意之后,光释也打算小憩一会,毕竟现在还很早。

    下午过后,太阳看着就要落山了。

    “龙弓,龙弓?你睡好了没啊?”光释已经来到了龙弓子的房门前。

    龙弓子其实也根本没有休息,一直在修炼着基本内功,所以光释一敲门他就立马下床去给光释开门。

    “怎么,你那准备妥当了吗?”龙弓子大概知道光释是来找她是干什么的了。

    “恩,你到我的房里来,我们直接就先易容,这易容还的花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就直接去知县府上。就不通知林大哥他们了。”光释想着,既然这个事情,决定了和龙弓子一起,而且牵扯到的事情也比较多,没有必要在告诉林霸他们了。

    龙弓子来到了光释的房间,将房门关好。

    “我们到底易容成什么样子才好?”龙弓子也是很好奇。

    “你等下看着不就好了,来先给你化妆。看看效果怎么样。”

    “这,你可得认真点啊,到时候别因为你的失误,被一下认出来了,那可就功亏一篑了。”其实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自己是第一次接触易容术,易容出来是个什么样子,龙弓子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行了,别磨磨蹭蹭的了。我们时间不多了。”光释边说,边将昨天购置的东西都准备好:“来,你坐到这边来。”

    龙弓子也是老老实实的坐了过去。这时光释站在他的面前,仔细的琢磨着这张俊脸,微微一笑。

    “好了,我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