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释这会已经在龙弓子的脸上“忙活”了起来。

    “哎,你头别动啊。”

    “你这,头抬起来,哎,对对,就这样。”光释对龙弓子的配合非常满意,也只有这个时候,龙弓子才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了。

    “要不是有正紧事,非把你的脸化成鬼不成。”光释在龙弓子脸上贴贴画画,心里却是坏想着。

    “哈”结果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干嘛啊,倒是快点啊,你不知道我这样头很酸啊,还有,你到底化成什么样了,我非常怀疑你在我脸上乱画。”这光释一边画还一边笑,这就算了,这笑声怎么听起来让人慎得慌。龙弓子对自己的处境表示非常的担心。

    “没呢,你放心,易容术是个非常讲究精细的一门秘技,这其中很多学问的,一时半会我跟你说不清楚,但是,你仔细想想,想要从你本来的样子,变成别人完全认不出,肯定不是这三两下就能够完成的。虽然我倒是想在你脸上乱画,但是我还是自有分寸的,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以后有机会在画吧!”光释说着说着又坏笑了两声

    “别,以后我可不敢在让你画了。你赶紧的吧”龙弓子想着都是一阵后怕。

    看到龙弓子吃瘪,光释也就满足了。便不再笑他,全神贯注的在龙弓子脸上继续易容起来。

    “你别急,等会脸上弄完,还有身上一些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要化妆易容,这样才有效果,”

    正如光释所说,易容术是一门技术活,所以必须非常讲究。

    大概半个小时候。

    “好了,这就都差不多了。你看看怎样?”光释也是擦了擦额头上的细珠,这跟别人化妆,比跟自己化要累太多了。这一阵下来也是耗费了光释不少的精力。

    “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

    龙弓子也很是好奇这易容术,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我的妈呀,这,这镜子里老头到底是谁啊,这。这!”龙弓子惊呼一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摸摸子自己的脸庞。直到看见镜子里的人跟自己的动作都是一模一样,这才反应过来。镜子里面的老头还真的就是自己。

    “太神奇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打死都不会相信有这等变化。”

    这半个小时内,光释硬生生的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变成了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光释白了龙弓子一眼:“难不成这易容术还是白叫的不成。好了,你先休息下,适应一下你这幅老头的模样。别到时候举止与相貌不符合。”

    “恩,你说的对,让我好生适应一下。别到时候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龙弓子还是对这一副新面孔表示很新鲜。

    光释休息了一会,立马也坐到梳妆台前自己给自己化起妆过来。现在时间不多了,必须得抓紧时间。

    光释给自己易容就比给龙弓子来的容易多了,不到给他易容时间的一半就弄好了。而龙弓子一个人正在一旁自顾自的研究着要怎么才更像一个老头子。

    光释看着龙弓子那有模有样的样子,有些欣慰,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挺有灵性的,你别说,真的还挺像。

    “龙弓,你看看我怎么样?”光释叫住了龙弓子。

    龙弓子一回头,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光释这样子给震惊了一下,反正她这样子出去,就是打死自己也认不出来。

    “厉害,你这易容术真的是绝了。”

    现在这房间里哪还有什么少男少女,就是两个老人感觉在互相寒暄。

    龙弓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光释不知道龙弓子这是怎么了。

    龙弓子缓缓道:“你想过没有,既然我们易容的再怎么像,动作神情也很像,可是我们只要一说话不就暴露自己了吗?除非装作两个哑巴。虽然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对我来说不说话比杀了我还难受。”

    光释一听,连忙松了口气:“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是这点小事。”光释自信的舒了口气。

    “那你说怎么办?”

    “你就是太急了,也不想一下,我既然会提出这样的想法,难道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底吗?早就跟你说过,易容术是一门很有技术的秘技。对声音的易容也是易容术的一种。”

    龙弓子一听脸色瞬间变好起来。

    “真的吗?那这样就万无一失的。你又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一场。”

    光释看着龙弓子这担心劲感觉比自己还重,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我先教你变声术。你可要听好了。”

    “嗯!”

    半个小时过后。

    “虽然时间有点伧俗,但是就教了你一种。记住了吗?”光释询问道。

    “嗯,差不多了。”龙弓子本来悟性就很高,这点东西对他来完全可以接受。

    “嗯,那既然这样,时候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换衣服,到时候我们楼下汇合。”光释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憋了回去。

    “今天晚上一定要成功。”

    片刻后。酒楼楼下,多了一对老人。相视着一笑。

    “光婆婆。”

    “哟,龙公公有何指教?”

    “哈哈,那我们就出发吧!”

    龙弓子和光释这一对“老人”走出了酒楼,直接朝着知县府走去。

    楼下的小二看到他们俩也是有些纳闷:“我们店里什么的来了这对公婆?”不过想了一下后,也没什么不正常的,于是又忙起了手中的活。

    这个时候已经是快到了拜高堂的时候了,龙弓子和光释就打算直接去知县府了。

    本来他们可以多准备会再过去的,但龙弓子这性格,说什么都还是要看看热闹。

    两人走后没多久,林霸和庞令虎就来到了了他们的房间外面。

    “咚咚咚,龙小兄弟啊,你在不在房里啊,那个拜高堂快要开始了,你想看热闹现在就得抓紧时间过去了,不然到时就就拜完了。”

    林霸和庞令虎知道龙弓子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住主,怕他们等下错过了好戏,还特意过来叫他们。

    “咦!这龙小兄弟和兰儿姑娘怎么都不在房里?”庞令虎有些疑问。

    “哈哈,我估计他们早就先走了,以龙小兄弟那股劲,我们其实早就应该料到的。”林霸也是觉得自己这番特意来叫他们有点多此一举了。

    “那大哥,我们也先过去吧。”

    说完两人也就都下了楼。

    知县府这个时候都围的车水马龙了。许多人都来到了这里看热闹。按照当地的习俗,大概这个时间,就是拜堂的时间了,这个时候也才下午五时左右。而且正是大夏天。白天时间长。所以现在天还亮的很。就跟下午没什么区别。这个时间拜完堂后,就开始晚宴了,而晚宴的时候过后,就是新娘新郎官入洞房。

    龙弓子和兰儿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毕竟以这副姿态可不能像平时一样走路,不然别人会以为老人成精了。

    “前面就是知县府了,马上就要走到了,你别说这样走路还真累,一点都不自在。”龙弓子也是有些抱怨,这实在让他太难受了。

    “驾。”街道上突然出现两匹人马在街上慢跑着。

    龙弓子根本没想到此时竟然有马儿在路上跑。所以当两匹马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才发觉。还差点被带了个趔趄,虽然速度其实并不是很快。

    龙弓子还刚想回头骂两句的,突然想到了什么。

    “怎么有马儿在街上跑?我好像记得在这乔阴县里面应该是不准骑马的啊?”龙弓子想起了庞令虎的话。

    光释想了一会:“那你还记得庞大哥还说了什么不?”

    “嗯,我想想啊。好像还说了,对,除了达官贵人。难道刚刚过去的那两个人是当官的?不对啊。一般当官的不是有很多随从出行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看这个方向也是去张知县府上。估计也是去喝喜酒的。不想带上太多人,免得引起别人注意,身为一个知县,总会有几个身世显赫的朋友,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

    “恩恩,你说的有道理,”说完两人就知道接朝着知县府走去。

    两人悠悠的来到了知县府的门口。

    “这人也太多了吧,这都挤在这个门口,要我们怎么混进去?”龙弓子来到这知县府门口的时候也是大吃了一惊,这人多的有点过分了。

    张知县在自家大院摆了好几大桌酒席,但是也就是为了自己的家人朋友准备的宴席。毕竟不能请全县的人吃酒席,那他可承受不起,再说了,这么多人也没多的地方摆桌子了。所以他只能做到将拜高堂这一环节般到院子里的过道来进行,还好这个院子够大,中间举行仪式,两旁就是饭桌,正好可以让这一次的喜事让大家都可以看得跟清楚,也可以尽量的容纳更多的人。

    确实,现在这个知县府的大门口现在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大家也就都是为了凑个热闹。这次差不多大半个县的人都来了,知县府的一个大门口也就那么大,而且大家也都自发的就站在们口,都不进去。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状况,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盛世啊。

    其实张知县本人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但是毕竟大家都是来给他道喜的,他虽然对这个场面有些头疼,但是打心里还是很高兴,也很欢迎这些百姓们。

    “乡亲们。乡亲们,先静一静,容我先说两句。”张知县走到大门口的正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