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这次我因为家事,也没想到李大哥要来,所以有些显得仓促,实在是招待不周啊,等李大哥这次事成归来,我一定在乔阴县好好为大哥接风。”张知县也是颇为客气。

    “张老弟的好意,我心领了,大费周章就没必要了,到时候只要拿上这一壶小酒招待我,就比什么都好了。”

    “啊?老哥,不瞒你说,别的地方都没问题,可是这酒啊,就这最后一壶了,你都喝得差不多了,下次来可没了。”

    “这样啊!”李特使心里暗骂到,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咋就这么抠:“哦!对了。我此次办的事情非常重要,怕是办完之后要第一是间禀报上去,可能就不在你在停留了,毕竟要事要紧。”

    “那老哥还是先办事,那以后有机会小弟我再来招待你。”什么都不说还想喝我的酒?门都没有。

    “我们两个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像现在这样坐在这叙旧了。老哥还是老样子啊。”张知县突然感叹的一番。

    “喔?张老弟,这可不是你的性子啊,竟然怀念起以前来了。你小子不跟从前也没多大区别?”

    张知县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天空。吐出了一句话:“今时不同往日啊!”

    简单的一句话出来,让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只有他们两个自己心里清楚这句话的意义。

    这时李特使身后的侍卫耳朵突然动了一动,嘴角微微向上一扬。

    “李大人,我出去散散步,你在这先喝着。”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也不等李特使答话。

    两人看着也是楞了一会,还没看到过如此傲慢的侍卫。李特使也只能摇摇头表示无奈。

    张知县却清楚,这个侍卫绝对不简单:“李特使身边可是有个好用之人啊!”

    此时龙弓子和光释已经在马圈蹲了许久了。

    “怎么还不来,难道真的是我们算错了?”纵使是光释也有点慌了。

    “别急,要是人人都像你这么着急,那还能办成什么大事?黑衣人在新娘身上下了五色香,就证明肯定会来的,只是时候还未到罢了。慢慢等吧!说不定是我们来早了。”龙弓子趟在草堆上面倒是挺悠闲,就算急也没有办法,该来的总是要来,这次倒是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恩,你说的没错,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再等等吧!”这个事情对光释来说的意义非凡,这样的心态也是情有可原。

    光释透过马圈一直盯着正对面的房子,生怕错过了什么,龙弓子却在草堆上休息。气得光释一把拉起龙弓子:“我都盯了这么久了,你却在那偷闲,换你来。”

    龙弓子慢悠悠的从草堆坐起来:“我这叫做养精蓄锐,懂不?好好好,我盯着就我盯着。”

    光释看着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正他什么事情都有理由,盯了马么久确实有些累了。所以光释也打算在草堆上休息会。

    “给我好好盯好了。”

    龙弓子刚爬起来看着那间房子,神色一紧。连忙制止光释不要说话。

    “嘘,来了。”

    光释刚躺下就听到龙弓子这么一说,神经立马绷紧。为了不发出一点动静被黑衣人发现。极为小心的,轻轻把头伸出马圈。

    果然,一只黑影在屋顶上趴着。也是极为小心,双目四处观望,确保万无一失后,身形如天女散花一般,妖娆的从屋顶飞下来,脚尖稳稳的点在地上。要不是光释知道他是学了《七宝天岚舞》还真的以为这就是个女子。

    黑衣人每一步都极为小心。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人后,一把摸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新娘盖着红盖头,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自己的夫君来给自己揭开。对于一个刚刚嫁为人妻的女孩来说,心里多少有些不安与期待。虽然自己的夫君傻了一点,至少跟着他不用受苦,而且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坏事。这张公子,除了傻一点别的地方什么都好,长相也是仪表堂堂。身体也结结实实。说不定还会对自己好。所以她愿意嫁给张公子,说什么也比嫁给那个老头好。

    而张公子此时不知道要干嘛,自己跟着父亲教他的拜完高堂,可现在正如张知县所担心的一样,不知道如何行房事,而且他也没那方面的想法,拜高堂那是觉得好玩,现在两个人呢在房间里,新娘子也不说话,所以他觉得不好玩了。打算开门出去找点好玩的。

    刚好打开门,这时正好看到黑衣人进来,刚想说些啥,还没等他说出口,就被黑衣人一记手刀给砸晕了。倒在一旁。黑衣人连忙将他拖进房里,将门带上。

    新娘子坐在那好一会了,却等不到自己的夫君来掀起自己的头盖,又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听到这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觉得更是奇怪。

    “夫君?夫君?”新娘子轻轻叫唤了两声。

    黑衣人将张公子丢到一旁,正好听到新娘的叫唤,不由得唤起了心中的邪火。立马原形毕露,在修练了七宝天舞之后,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这份欲望,看到女人就已经失了智。

    “小娘子,夫君来啦!”黑衣人一声淫笑就冲向新娘子。

    新娘子一听大惊失色,这不是自己夫君的声音啊!连忙揭开头盖。结果吓得不轻,正看到一个又老又丑的黑衣男子朝自己扑来,而自己的夫君也倒在的地上。她本能的反应就是大叫。

    黑衣人一把捂住她的嘴。一边笑道:“小娘子,不是你叫我来的嘛,你的夫君是个傻子,你这么漂亮的处子给他他也不会享用。不如便宜了老头我,哈哈。”

    新娘子泪水一下就从眼眶中流出来,她从未受到过这样的惊吓。除了呼喊现在什么都不会了,此时又被黑衣人堵住了嘴,所以眼神中感到了一丝绝望。只能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而这附近由于张知县的一片好心,将所有的人支开了,没想到正好方便了黑衣人,此时真的是叫神仙都没用了。还好有龙弓子和光释两人在这,听到新娘子刚一声惊叫,立马从马圈冲了出去。大声呼救。

    “来人啊,有人要害新娘子。”

    可是喊了半天,由于下人们都休息回去了,所以此时也没有一个人响应。只有张知县和李特使听到了此声音。

    张知县立马不镇静了。脸上满是怒色和担心,谁这么大胆敢对我张家的媳妇下手?拍起桌子站起身来,立马想要冲出去看看。

    “呵呵,张老弟莫要心急,我们接着喝水,这个事情就交给雄寇吧。在这里等着就好?”李特使看张知县这暴怒的样子,连忙握住了他的手。

    “你是说你的侍卫?”张知县平静下来,疑惑不已。

    “果然是天下父母心啊,不过,你以为他突然出去干什么。早就料到有动静罢了,放心吧!”李特使胸有成竹的保证。

    张知县听了也只能作罢,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李特使看张知县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样子,又安慰道:“就算你担心,现在你出去又有什么用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让下人都休息去了?你现在一个人去也是于事无补,不如喝着酒,静待佳音。”

    雄寇出了房门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特意,直接走向了新房那边。

    龙弓子和光释两人一看都没有人来,心中也是一凉,但是两人依然冲向了房间之中。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了要救张公子他们。尤其是光释,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再让更多无辜的女子受害了。

    其实光释心里对于这个事情心里一直很内疚。毕竟这本《七宝天岚舞》是他们光家弄丢的,才会使外人习得,成为了这样邪淫之人,不仅害了修炼之人,更是害了这些被他所害的人。说到底,还是他们的错。所以当她在乔阴县遇到这个事情时,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受伤害了。所以即使危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黑衣人在房内刚想实行自己的欲行。却听到门外有人大喊,暗叫不好。

    “他娘的,我说怎么这么顺利就摸进来了,原来早就算计好了。”黑衣人骂道:“这些人真狡猾。”

    黑衣人见势不妙,还是忍了忍,打算先逃,不然等会命都没了。当机立断,放下新娘子就往外面冲去。当他冲到外面的时候,都差点气炸了,原来外面就只有上次那小子和小女孩,也就是龙弓子和光释。

    “你们两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上次是我大意了。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说完就直接对着龙弓子发出了杀招,毕竟上一次龙弓子那一招可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先解决了这小子再说,剩下的两个小女娃就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龙弓子大惊,没想到就直接下杀手了。竟然被黑衣人一下吓着了。

    “龙弓!”光释看他突然不动了,还以为龙弓子被黑衣人的手段震慑住了。大声呼喊他一声。

    龙弓子这才回过神来,不过黑衣人已经快到了他面前。

    “哈哈,晚了,受死吧。”黑衣人桀笑一声。

    这时侍卫雄寇正从后屋走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果然是这样,”显然这一幕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了。看到龙弓子有危险,他也是笑了一声,这小子倒是真不怕死啊。

    说着脚下生风,瞬间冲了出去。

    黑衣人眼看就要杀掉龙弓子了,心里大喜,唯一的忌惮就没了。

    “得手了。”刚刚说完,突然脸色大变。一股无形的力量竟然阻挡住了自己的杀招,这一切速度太快了,在场的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可惜,就差那么一点啊!”雄寇站在龙弓子的身前,眯着眼睛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