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此时看到有个人莫名奇妙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也是十分恼怒。

    “给我滚开。”黑衣人依旧没有停手,对着雄寇就是一掌拍过去:“既然求死,就别怪我送你去见阎王。”

    雄寇也不慌张,黑衣人绵掌直击雄寇面门,身子轻轻往旁边一侧,一招幻影手,如龙爪般勾住黑衣人的手臂,如盘龙缠在黑衣人手臂之上,使得黑衣人竟然一时动弹不得。

    “再动手就要断了。”雄寇话语中带着一丝玩味的威胁。

    黑衣人想要挣扎,雄寇手腕微微用力。黑衣人“哇”的一声,竟然疼的大叫。

    “说了,再动手就要断了。”

    黑衣人这才老实了一点。规规矩矩,不敢动弹。

    龙弓子被这一下震慑到了。要不是眼前这个人,自己估计已经又要死了。想到这里龙弓子也是生气。现在有帮手了,他胆子也大了起来。是时候出口恶气了。

    龙弓子一个翻滚,绕道黑衣的的侧面,一记扫腿,就踢在黑衣人的小腹。

    “啊!”黑衣人一声惨叫,没有一点防备的受到这么一腿,黑衣人也是有点吃不消,这一脚虽然不算多大的威力,可他一挣扎起来,雄寇扣在他手臂上的力气就加重的几分,这才使他疼得受不了。

    “呼呼。”黑衣人大喘了两口气。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来妨碍我的好事。”黑衣人怒目相对,没想到,果然还是着了他们的道。

    结果雄寇一句话,让黑衣人差点气血翻滚,差点吐血。

    “不不不,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雄寇说的风轻云淡,丝毫没把黑衣人放在心上:“而且,我在知县府做客,你们在这里闹事,我自然有义务帮知县府清理一些杂物。”

    龙弓子和光释此时大松一口气,看样子,他们的计划总算是成功了。他们也认出了这人就是今天李特使身后的那个护卫。再看他现在看来,此人必定是个高手,这黑衣人可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你,你竟然说我是杂物。”黑衣人要不是手被雄寇死死的控制住了,早就忍不住大骂了。

    “不不不,我说的不只是你,还有这两个人也是杂物,我打算一并清理了。”

    这话一出,不仅黑衣人一惊,龙弓子和光释同样也是一惊。

    “这话是什么意思?”光释有些不解。

    “听不懂吗?你们也是杂物。”雄寇并没有理会她。

    龙弓子一听就不乐意了:“你难道就看不懂吗?这个人明显是坏人,我们只是来抓他的。”

    “我不管谁是好是坏,既然大半夜趁着张知县家大喜的日子,偷偷摸进来,不管你是好是坏。你以为你还有理由吗?”

    “你,你真的是不可理喻。你是瞎子吗?难道就分辨不出来?”龙弓子气得大骂道。没想到好好的局势,就变成这样了。

    “你没有资格说话。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那是你的事,我只知道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我就要负责将你清理,不管你是谁。”

    黑衣人这下也由怒转喜,没想到本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栽在这两个小毛孩手上,他不甘啊。结果这个人竟然部分青红皂白。真是给我留活路啊。

    “那阁下的意思是,只要是在知县府闹事的人,阁下都有义务处理,只要不在知县府闹事,就不在你的义务范围之内,要是我离开这里,阁下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雄寇想了想了一下:“恩,你说的很有道理,离开了这里,我也也懒得管你,行我答应你。只要你离开这里。”

    “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什么狗屁道理。”龙弓子看到这人竟然是如此的颠倒黑白,也没有必要跟他好说下去了。

    “哈哈,小子,你要是有实力,也可以像我这样颠倒黑白。”雄寇讥笑道。

    “你。”龙弓子也说不出话,毕竟还是自己太弱小了。

    黑衣人见状,赶忙说道:“那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行啊。”

    黑衣人一听大喜。等着雄寇松开他。心里笑道,没想到这么好忽悠。

    雄寇两手扣在黑衣人手臂上,只见他将黑衣人往自己身边一拉,黑衣人自己都没回过神来。两手顺着黑衣人的肩膀两手稍稍用力。

    “咔嚓”一声,竟然是直接将黑衣人的整个手臂的骨头生生给阵断了。然后才松开手。

    “既然来了,就总得留下些什么。”雄寇淡淡的一笑。

    “啊!”黑衣人一声大叫,这突如其来的断臂,让他疼的额头青筋暴起。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毕竟眼前这个人现在要是想杀了自己,简直易如反掌。只能忍着疼痛。

    “多谢阁下。”说完之后,“嗖”的一跃,就上了房顶,接着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一切做完后,雄寇又回头看向龙弓子,也是一笑。

    “到你们了,你们是想要走呢,还是想要接着呆在这。”

    “哼,我们走。”龙弓子瞪了他一眼,拉起光释就准备出这知县府。

    “慢着!”雄寇叫住了龙弓子:“你以为这知县府是想来就来的吗?刚刚那个人要走没有问题,我留下他一条手臂。将他手臂内的骨头全部震碎了,你们总得留下些什么吧!”

    龙弓子和光释一惊:“你想干什么?”

    “没听懂吗?你们想要走可以,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只要你们留下点东西,就放你们走。”雄寇似笑非笑。

    龙弓子脸色此时极为难看。看了光释一眼,光释此时也是丝毫没有一丝办法,都差点要哭了。

    龙弓子心一狠,对着雄寇道:“有什么冲我来,他是女子,你震断我两条手臂吧!算我代替她的。”

    “龙弓?”光释一捂嘴,眼泪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没想到眼前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人,,明明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也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才遇到这样的危险,竟然毫不犹豫的几番保护自己。

    “喔。想不到倒是还有些骨气啊。已经很久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了,有点意思。”雄寇点了点头:“不过,我说过,得一人留下一样东西,你要是自愿断两条手臂,我也愿意效劳。”

    “什么?”龙弓子这下真的有些绝望了。他只能一脸歉意的看着光释。

    “对不起了。”

    光释也是释然,能够交到龙弓子这样的朋友,她已经满足了,至少这才是真正的患难见真情。不过光释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心里。虽然对于这个冷面人来说,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既然你说,只要留下一样东西就可以走,那我身上有一块手帕,是我昨天在乔阴县买的,很是漂亮,我也很喜欢,不知可不可以留下。”光释这一句话也是显得有些凄凉了。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还拖累了龙弓子。

    “光释,你。”龙弓子还想说些什么。却也知道这只是有些绝望罢了。

    “行。手帕拿来,你可以走。”雄寇随口说了一句。

    “什,什么?”光释和龙弓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简直有点像在做梦。

    “我,我没有听错吧!”光释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不不不,不需要,我这就留下手帕,立马走。”光释大喜,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实在太爽快了。说着光释还不忘推了推龙弓子。

    “哦~”龙弓子一听也是瞬间明白了过来,连忙在身上左摸右翻的。

    “唉,小子,你不是说要留下两只手臂的吗?再掏什么呢?”雄寇戏谑道。

    “不留了,不留了,还是留点别的东西吧!”龙弓子也是一脸尴尬的笑。

    龙弓子摸了半天,从身上摸出了一两银子,这还是那天晚上他跟替光释买东西剩下的。光释也就让他拿着了。可是龙弓子掏了半天又将这一两银子放了回去。又摸摸了一会,最后掏出一个铜板。

    “这一枚铜板,是我的好友给我的财物,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拿去吧。”

    龙弓子就是这样,在这种时候,也只有他还有心思能够开出这样的玩笑了。纵然是雄寇这样的人,看到龙弓子这样也是不禁发出一声笑声。

    “小子,有你的。”雄寇接过那一枚铜板:“行了,你们走吧,今天的事就到这了。”

    估计要是那个黑衣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气死。

    龙弓子和光释哪里还敢逗留,一溜烟就溜出了知县府。吓得两人一身汗。

    “这小子,有点意思。很对我的胃口啊!”说完雄寇也慢悠悠的走向李特使和张知县的房间。

    “这个人真实个怪人,真的他的举动我一点都没有猜透。”龙弓子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虽然放了我们,可是也放走了那个黑衣人。真实可恶,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抓住他了。”

    光释虽然知道现在自己至少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他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龙弓,这黑衣人怎么办?”光释也只能问问龙弓子,或许这个时候他有点办法。

    “恩,现在这个时候有点难办了。”龙弓子低头沉思着:“要是能够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尚可一追,他的手臂被那个人震碎了,现在应该受伤不轻。只是现在要如何找到他是个问题。”

    “哼,这黑衣人真狡猾,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这大晚上的可上哪找去。”光释心中很是不甘,难道今天晚上真的就这么全白费了?

    “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啊!”龙弓子低沉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