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啊!”

    光释本来已经没有念想了,觉得今天已经失败了,可是龙弓子这一句话又使她好像看到了点什么希望,毕竟光释现在认为,龙弓子做出什么让他惊喜或者意外的事情都有可能。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用了点小办法,接下来还得靠你。”龙弓子被光释一直盯着,感觉有些奇怪。

    “靠我?你说我能做什么?”光释有些激动,毕竟只要还有希望,就算再怎么困难也要试试。

    “别搞得要上刀山下火海似的,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之前我出来的时候,为了万无一失,将你当初给我的五色香带在了身上。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我开始一脚踢在他肚子上的时候,就悄悄地在他身上抹上了五色香。”

    “什么?”光释大喜,立马对着空气嗅了嗅,果然有三种味道,有两种是张公子和他媳妇的味道,还有一股。

    “没错,黑衣人。”光释顺着气味延伸过去:“龙弓,黑衣人就在承安街,我们走。”

    “恩,他受了重伤,一时半会也好不到哪去,赶紧去找,趁他病,要他命。”龙弓子恶狠狠的锤了锤手。

    这一次,他两势在必得。说完,两人寻着气味就朝着承安街跑去。

    现在这个点已经是很晚了。过了福林大街,路上几乎就没有什么光亮了,还好今天正好是张知县家大喜之日,乡亲们都在街道两旁的墙上挂了几盏红灯,一是为了喜庆,二是能多少为过路的人照亮一丝微光。两人刚走到一半。龙弓子就停下了。

    “等等!”龙弓子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们现在不能就这么去。”

    光释有些不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龙弓子看了看这越来越暗的道路,解释道。

    “承安街到了晚上,本来就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再加上本来人又少,还是一条不详之街,更是给人有着一种阴森的感觉。现在我们要是抹黑进去,还不说怎么找黑衣人,没有光亮,我们寸步都难行。”

    “那怎么办?现在去哪里搞灯亮过来?”龙弓子说的没有错,她还是太心急了,忽略了这些东西。龙弓子看了看四周,走到墙边,取了一盏红灯下来:“就先用这个吧!”

    “这!”光释不得不承认龙弓子很机灵,这已经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妥。

    “别瞎想了。如果这次将黑衣人抓住了,也是为了乔阴县的百姓造福了,他们不会说什么的,再说了,这盏喜灯,说不定还可以给我们驱驱邪气。”

    两人也都是小心翼翼。朝着承安街走去。到了承安街里边,就几乎没有光亮了,毕竟是个胡同,南墙将月光都遮得一干二净。还好有着龙弓子半路提的这盏喜灯

    刚走到这街口,光释就有些不自在了。要是不是为了想要在这个黑衣人身上夺回自家丢失的秘籍,打死都不愿意来第二次了。她身为一个女孩子,难免会有些害怕,别说她了。龙弓子都不禁有些心里打鼓了。

    “走吧,都到这里了。”龙弓子鼓励着光释,也是鼓励着自己。

    两人摸索着走进了承安街,每一步都是极为小心。光释顺着气味和龙弓子往里面走着。

    “就是这里了,气味就在里面。”光释停了下来,看着这座漆黑的房子。

    “这。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个老头住的地方吗?”龙弓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一切都是由那个老头所为?

    “恩,没错这里的确是那个老头的家。”难道真的是他?光释想起了起初的怀疑,最开始的时候她第一直觉是怀疑过这个老头的,不过当时听了桑龄大哥的话,觉得这个老头挺可怜,变否定了自己想法,看来女人的第一直觉还是挺准的。

    黑衣人一路逃到了这里,一只手捂着自己的手臂,额头上冷汗直滴,手臂上的疼痛已经快到使他麻木了。踉踉跄跄一把走进屋里,点上了盏油灯,开始将这条断掉的手臂简单的处理下,他现在去看医生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先用内力封住自己的肩膀不让血液在身体内乱流,好让自己没有那么疼,可是肉体的疼痛依旧不轻。

    “该死的,该死的,啊!好恨啊!那两个小杂种,我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现在的黑衣人也是苦不堪言,只能咆哮着,已经气急败坏了:“还有那个该死的断我手臂之人,也要不得好死。”

    现在的黑衣人快要丧失自己的理智了,就剩下这疼痛感还在刺激这他的神经。

    现在他这条右手臂不但骨头震碎了,手臂上的整个经脉的也被雄寇都碎了,所以跟少了条手臂没什么两样。长痛不如短痛,他只能狠心将自己这条手臂给卸下来,不然留着越久,将会给身体带来更大的伤害。

    虽然习武之人对疼痛的感觉没有普通人那么惧怕,但是要亲自砍下自己的手臂,也是一种极大的心里考验。找来了一些纱布和大把药草。还有一把大刀。

    黑衣人的手臂已经没有知觉了,抬都抬不起来,他还只能自己将自己的手臂抬在桌子上。左手握着大刀。将面罩扯下,塞在自己嘴里,一咬牙。他只能将这一砍想象成砍像今天让自己变成这样的那三人。

    手起到落,一瞬间,右臂就被活生生的砍了下来。

    “啊!”黑衣人疼得快要炸裂了,眼睛一瞬间快要睁爆了,吐掉口中的粗布,大口的喘着粗气,面色苍白无比。身体浑身颤抖,他还不能停,胡乱的将大把的草药全部生生捏成一团就往手臂上敷去,最后一只手将纱布缠上。摊到在地上,再也没有动的力气,现在心里只有无比的怨念了。

    黑衣人正想躺下好好休息,度过今晚,忽然听到门外竟然有人说话,心里大叫不好。连忙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油灯吹灭,现在的黑衣人也没有力气做别的事情了。

    “这群混蛋,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真是一群天杀的。好气啊!”黑衣人眼中充满了不甘,可现在也无能为力。

    “我先进去,你跟着我。”龙弓子对着光释道。

    “你小心点。”光释也担心的提醒这龙弓子。

    “恩!”

    龙弓子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也是漆黑一片,提着喜灯往里面走,屋子里十分混乱,东西也都洒落一地,这些都是黑衣人进来时磕磕碰碰造成的。

    龙弓子将喜灯抬起来,正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什么?”

    光释听到龙弓子的一声大叫,连忙凑上去看发生了什么。

    “啊”光释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不由得尖叫了一声。

    这一幕对他们两个人来说实在有些不堪入目。地上杂乱无比,鲜血洒得到处都是,还有一只活生生被砍下来的手臂,黑衣人面色惨白的躺在地上。此时更是显得恐怖。

    光释立马将头转向一面,不敢看眼前的一幕,纵使是龙弓子,看了也是有些反胃。他们长这么大,还没看到过如此血淋淋的场面。

    龙弓子强行让自己保持着镇定。看到黑衣人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什么行动的能力了,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哼,你这个作恶多端的人,也有今天?”龙弓子恶狠狠的呸了黑衣人一口。

    黑衣人躺在地上,眼中仿佛一脸不可置信。然后转眼就是一种暴怒之色,要是现在能动,肯定将要眼前这两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你们这两个小杂种,怎么还好好的。那个人怎么没有折断你们的手臂。”黑衣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手臂就这样被生生的折断了,弄得自己只能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手臂砍掉,他看着这两个人竟然完好无缺,心里气啊!

    在黑衣人的心里,对龙弓子和光释的恨远远大于断其手臂的人。一切的一切,要不是这两个人,根本自己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哼,我的手臂长在自己的身上,该如何还轮不到他人来定夺。”龙弓子没好气的说到。

    黑衣人对他们恨之入骨的同时龙弓子和光释两人何尝不是跟他一样,作恶多端,残害了这么多人,残害了这么多家庭,就算是死都不足以弥补他所犯下的罪过。

    “你”黑衣人被龙弓子这句话气的气血翻腾。

    “噗”的吐出一大口血,左手紧按着自己胸口,本来砍断了自己手臂就流血不少,此时又吐出一大口血,已经受伤极为严重了,修炼的内力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内息,气血不稳定。此时的黑衣人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大口的喘着气。胸口更是随着大幅度的喘气疼痛不已。

    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你,你们想怎么样。”此时尽管在怎么愤怒,自身这样的情况黑衣人也不得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