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又看了龙弓子和光释两眼

    “是不是觉得可笑啊!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竟然你们两个人小毛孩。说着这么多废话。说起来这可都还是你们害的啊,尤其是你这个臭小子。小子,你那天晚上那一拳打的我可真疼啊,现在胸口还有有些疼呢。”黑衣人笑了,虽然那张丑脸笑起来有些吓人。但是光释觉得这个笑容才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一次笑。

    龙弓子这次不知道该不该平时那样什么事情都太过乐天,此时的状况黑衣人笑了出来,他却笑不出来。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对他来说,现在只有一丝伤感。只能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那本秘籍是本很厉害的秘籍,我无福消受,现在是时候还给它的主人了。那本秘籍就在我床上的枕头下,这么多年吗,我一直将它当宝贝一般完好无缺的保存着,你们拿去吧。”黑衣人看像床头,这一移动,更是扯动了伤口。疼的黑衣人脸上拧成一团,极为痛苦。

    黑衣人将身体躺平,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姿势。

    “你们拿好秘籍,最后求你们一件事情,我现在过不了多久就要死了,只想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静静的趟一趟,为被我残害的人赎罪,死后我一定要去地狱好好赎罪。”

    光释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眼泪从眼角划过,对她来说,也对龙弓子来说,今天晚上这一幕,毕竟难以忘怀。

    “别难过了,我们就让他静静的躺着吧。”龙弓子安慰着光释,打算先去枕头底下拿那本秘籍。

    突然黑衣人的身体剧颤抖了起来,黑衣人也低声狂叫。把光释和龙弓子吓了一跳。

    “怎么了?”龙弓子脸色紧张了起来。

    “啊!”黑衣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只手使劲捶打这自己的头:“你们快走,我体内的邪气上来了,控制不住自己了,赶紧离开这里。”黑衣人朝着光释和龙弓子吼着。

    黑衣此时由于修炼了七宝天岚舞,由于没有长期进行**,体内的邪淫之气已经成了一股暴戾之气,已经完全失控了。而且人之将死,将身体内最后的力量全部激发了出来。

    光释这时已经被吓傻了,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快走。”龙弓子也感觉到了事情极为不妙,这种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不能保证不作出什么事情来,就算杀了他们两个也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哦,好,好!”光释急忙像外走去。

    龙弓子也跟着向外面跑去,只是龙弓子在身后,没想到黑一人此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龙弓子距离他最近,第一个目标就是他,左手死死的摁在了他肩膀之上,刚想跑出去,身后就被别人扯住,暗叫不好。

    反手握住黑衣人的手,一个转身,想挣脱黑衣人的手,没想到黑衣人此时的力气无比的大,龙弓子竟然挣脱不开。

    “完了!”龙弓子心里一片黯淡,吓得闭上了眼,黑衣人右臂一挥。结果只有一阵风吹到了龙弓子身上。

    黑衣人虽然失去了控制,但是武功招数还是按照潜意识里来施展,可是现在他自己将自己的右臂,砍了下来,没有手臂,就成了这样一幕。

    龙弓子睁开眼一看:“哈,他没有右臂。”心里长舒了口气,要是这一掌被直接打中,可能会直接被打穿。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

    黑衣人没有右臂,只能一头砸向龙弓子。将龙弓子砸得晕头转向,一下滚到光释的脚下。

    “靠,还有这一招,这头真铁。”龙弓子怒骂了一声,额头上已经被砸得青了一块。黑衣人丝毫没有停止行动,刚砸完就又扑向了龙弓子。

    龙弓子将光释一把推开:“你先走,我来对付他。”

    光释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走,只会拖累龙弓子,到时候不但跑不了,两个人都得死在这。

    “那你小心。”光释还是叮嘱了下龙弓子,撒腿就往外跑去。

    “哇,跑的也太快了吧。”龙弓子还没见光释跑这么快过,不过此时已经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了。已经是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步了。

    龙弓子一个翻滚躲开,使黑衣人扑了个空,龙弓子这才稳住身形。可黑衣人现在没有意识,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上去就是干。

    “他娘的,得罪了。”此时的龙弓子也不是最开始那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他了,学习了地拳之后,已经学会了一些招式,虽然刚学没多久,但龙弓子天赋很好,内衣又深厚,学东西快啊,这好歹有些门路了。

    “我就不信打不过一只手的你。”龙弓子这下反退为进。自从上次使用了地拳之后,又勤加练习了一番,正好试试自己身手。

    龙弓子上去,右手一记地拳中的龙摆,也就是普通的摆拳,横向摆向黑衣人,黑衣人下意识左手一挡。直接将这一记龙摆挡了下来。

    “哼,得手了。”龙摆之后就是龙冲,什么招接什么招,还有一套组合拳。这些招式的路数他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了。所谓的龙冲就是一记直拳直击黑衣人的胸口。

    “你没有右臂,看你怎么挡。”龙弓子已经想好了,龙冲之后就是龙扫,也就是一记扫腿。这一套武功路数在他看来简直无解。

    “砰。”的一声,没想到是龙弓子先飞了出去。黑衣人才懒得管你什么招式,挡住龙弓子的右拳之后,不等龙弓子的左拳击出,对着龙弓子肚子就是来了一脚,将龙弓子踢得一翻。

    这就是本身实力的差距,即使现在黑衣人断了一条手臂,仅仅凭着经验将龙弓子踢翻。

    “怎么这么厉害。看来只有用那一招了。”龙弓子也是不敢小觑,黑衣人这个状态,右臂的血一直流,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只能赌一把,赌赢了就能活下来,赌不赢,哼,还能跑!龙弓子敲定后,便不打算在保留了,当然他也没什么能够拿得出来的了。

    “强弩之末,上次吃了我这一招,这次再试试。”龙弓子作势就准备使出地拳第一式,地若游龙。

    正当龙弓子准备运功聚气的时候,黑衣人丝毫不给龙弓子一丝准备,一招接招一招就像龙弓子杀去。

    龙弓子大乱,只能像旁边躲闪,可是在这房子里,空间实在在太小了,而且以黑衣人的速度,他根本躲闪不开,面对黑衣的拳头,只能用双手护住。

    “喝。”龙弓子大喝一声,接下了朝他摆过来的拳头。

    不过庆幸的是,黑衣人没有了右臂,在加上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出的拳也是毫无章法,只能胡乱的摆着。

    “呃。”

    尽管这样还是将龙弓子双臂震的生疼,甚至有些发麻了。此时他已经被黑衣人逼到了角落里,这样打下去,估计会被活活打死。不能坐以待毙了。

    龙弓子瞟了一眼黑衣人的右臂,还在一直流血,包的纱布也已经掉了,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极为可怕。

    “看来只能从右边攻击他的伤口了。”虽然龙弓子很不情愿这样,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容不得他多想了,龙弓子往靠在墙边上,黑一人一脚直踢过来,龙弓子见状顺势贴着墙往右边一滚,黑衣人踹了个空。正好给龙弓子甩出一个身位。

    他可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上去对着那血淋淋的伤口猛的就是一脚,正踢在了断臂之处。

    “啊。”黑衣人大叫,不管是多么硬的人,在如此重的伤口上被踢了一脚,都不会好受到哪里去。左手捂着右臂就往后连退了几步,正好靠在门边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龙弓子得了便宜也不卖乖,立马连退几步,与黑衣人拉开数米。

    赶紧运转起内力,将起劲提到双手之上,两拳之上依然浮现是一丝若隐若现的气息,虽然架势和之前差不多,但是提气的速度要比上次又快了那么几分。比上一次也是更显得游刃有余。

    龙弓子长嘘了一口气,来掩饰自己的紧张。这一招过后,今天晚上不管对谁来说就都结束了。

    上前一踏步,龙弓子先手发动了攻击,黑衣人见两只双拳像自己击来,也是单掌迎了上去。

    双拳并在一起与掌风正面相撞。竟然震得本来有些老旧的房子,竟然“沙沙”落下了一层灰尘。

    只是没想到,黑衣人这次在正面败给了龙弓子,被这一招地若游龙,直接打得飞出了门外。毕竟龙弓子这双拳是带着内劲而来。而黑衣人拖了这么久,即便是在这种失去控制的状态下,也越来越虚弱。所以这一掌,对于龙弓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

    直到这一幕的出现,龙弓子终于是放心了。

    “这下总应该都结束了吧。”刚说完两腿一软,就直接趴到了地上。

    “怎么这次又虚脱了。哈哈!”龙弓子笑了,又想起了什么。光释还跑得这是快啊,这都打完了还不进来。估计都跑远了。外面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正当龙弓子准备好生休息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稀碎的声音,感觉像是木板碎片掉在地上。

    龙弓子脸色大变:“怎么可能,竟然还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