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林霸想了下:“我明日将这个事情上报给衙门怎么样?毕竟黑衣人的尸体还在那里总要有人处理。而且要是不说清楚,到时候可能大家还是被迷惑在其中。”

    “恩。林大哥说的对。”龙弓子也是很赞成林霸的说法,这个事情总要有个结局,而龙弓子自己才懒得衙门出这些风头,要是交给林霸就不一样了。林大哥刚来乔阴县开酒楼,许多地方都还不熟。正好还可以让他们提升一下名声。

    “恩,那就这么办。”

    林霸等人将龙弓子扶回了房间。现在龙弓子已经差不多能动了,可以照顾好自己了,林霸等人也不多留,回了自己房间。

    龙弓子刚想清洗一番,却听到光释在门外面轻轻的说了一声。

    “龙弓,谢谢你。”

    龙弓子看到外面的的身影说完就轻快的跑开了。看到光释这个样子,龙弓子也是很开心的一笑。

    这样的感觉打心底里很舒适。哼着小曲赶紧沐浴一番,身上实在是太脏了。睡个好觉。

    龙弓子在沐浴的时候就很动之以情,他心里想的都是今晚的画面,在脑子里记忆深刻,对他来说,这无行让自己成长了很多,只是可能现在还感觉不到而已,这些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在自己的眼前,回想起这几天,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多次徘徊在鬼门关,这也让他知道江湖路,必定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以后不知道有多少的危险在等着自己。

    但是因为今天的事,却让龙弓子更加的憧憬,不为别的,就为了今天听到了的两声“谢谢。”一声是黑衣人快死的时候说出来的,一声是刚刚光释咋房门外面跟他说的。这两声谢谢真的对龙弓子意义非凡,一个是凄凉,一个是真诚,他觉得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按理来说,黑衣人就算是光释,他们的那些事根本就轮不到他来管,他也并没有这个能力去管。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他帮助了黑衣人解脱,也帮助了光释拯救光家。仅仅这些他就很满足了。

    他的路还很长,这一路下去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会经历什么事情,当然这就是每一个江湖中人最期待的事情吧。

    简单的将身上清理干净了之后,龙弓子也要好好休息了,毕竟这一晚上太折腾了,龙弓子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在想着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江湖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啊!”刚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缓缓睡去。

    早上很早林霸就起来了,他昨晚上想了一下,对于黑衣人的事情,他还是去衙门早早的报了官,毕竟他想着黑衣人的尸体还躺在那,自己不去报官的话,到时候尸体发出的气味,总会有人发现他的,到时候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而且将这个事情早点公布于众人,也让乔阴县的百姓从此以后好安心的生活。

    清晨的时候,天刚刚微亮就敲响了衙门的大鼓,衙门的捕头听到这么早有人敲鼓,也是有些奇怪,什么事情到底这么急呢?不过他还是边伸了个懒腰,边朝着衙门外走去。

    “咦,这不是新来乔阴县的酒楼掌柜吗?”原来那天林霸和两位掌柜去衙门做登记的时候,正好彭到了这位捕头,所以一看到也还认识,只是双方都不记得对方叫什么名字来着。

    “原来是酒楼的掌柜啊。”

    “哦?原来是捕头大哥啊。”

    两人这一大早简单的对话,让彼此气氛有些尴尬。互相尴尬的笑了笑。

    “不知道,掌柜的这么一大早有何案要报啊。”

    林霸这时才想起了正事,连忙一步走到这名捕快的身前,紧紧抓住他的手,把他还着实下了一跳。

    “捕头大哥,我有要是相报。”

    “你别激动,什么事这么急,你慢点说。”捕头也不好推嚷。

    “你听我说,就是乔阴县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林霸终于一下把话都说了出来。

    “乔阴县的事情解决了啊,那好啊!”捕头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因为确实,对于这个案子,他们自己都以为已经破不了了,这几年,刚开始的时候还挖空了心思调查,后来这几年,就有人报案的时候去查一查,最后来,几乎别人都不去那里了,根本无从破案,连他们都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鬼。

    所以当听到林霸这么说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应该也是正常的状况。

    “什,什么?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那个人现在已经死在了家中,而且无比凄惨。”林霸坚定有力的说道。

    “就这么死了?你确定?”捕头此时对此深信不疑,有些不敢相信,所以这个事情对乔阴县整个百姓来说都是大事情,所以不得不谨慎对待。

    “我确定,这个黑衣人就死在了乔阴县那个丑老头的家中,而整个事情的凶手也就是这个老头。”

    捕头一听,很是疑惑,那个老头他知道,怎么可能会是他,这掌柜的应该不会一大早过来骗人的吧!

    “你有什么证据。据我所知这个老头不可能是凶手。”本着职责的态度,还是问了一句。

    林霸也知道眼前的这位捕头可能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是这也没办法,毕竟他说的的也很难以让人相信。

    “此时黑衣人的尸体,就在那间房子里面,你可以跟我过去看看。”林霸干脆想着,你到时候去了看到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又从衙堂里走出来数人,也是打起精神准备迎接今天一天的活事。

    捕头看到他们正好:“老李啊,赶紧来,有要事。”

    “什么事情啊。王哥?”这个叫做老李的捕头也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王捕头也不多说:“老李啊,事态紧急,你去通报县令大人,就说是关于承安街的要事相报,凶手可能已经找到了,我先随这位掌柜去看看。”

    说着就和林霸两人跑向了承安街。弄得这个李捕头也是一头雾水,结果自己的咀嚼了张捕头的一番话之后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转身就去禀告县令了。

    林霸和王捕头来到了昨天晚上龙弓子和黑衣人战斗的地方。黑衣人的尸体已经死了一夜了,血都已经干了,散发出一股腥糜的味道。让王捕头刚进门就感到一阵恶心。林霸虽然早有准备,但也还是被熏得不轻。

    王捕头强行捂着鼻子,走到尸体旁边,将黑衣人翻了个边,发现黑衣人的一条手臂已经断了,面目虽然模糊,但是依稀还是可以分辨出是那个老头的脸,毕竟太丑的有点太好认了。

    “果然是此人,呃,我们出去再说。”王捕头此时已经将林霸的话信了一半了,只是这味道,实在是不宜继续待在里面说话了。

    林霸自然也是同意,两人快步走出门,这才大口的吸了两口气。

    “掌柜的,你是怎么发现此人的,这人又是怎么死的?”作为捕头,这点最基本的问题,他还是要问的。

    林霸此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之能解释道:“这个事情说来话长,到时候上了衙门,我再好好跟县令大人还有各位禀报。”

    “恩。好,确实此时不简单,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我们,先回去,叫人来吧尸体处理了。”王捕头想了一下,现在也之能这样了。于是又跟着林霸返回了衙门。

    而衙门这边,县令大人听到此事,也是觉得事情不小。所以叫来了知县大人,在这提一下,知县大人并不就是衙门的县令大人,这两个人是不同的身份,一个是一县之长,管理乔阴县大大小小的事物,一个只是审理案子的县令大人。

    知县大人一听,又叫来了李特使一起,那个侍卫雄寇自然也是跟在了李特使的身后。

    一行正好都来到了衙门之内,这是林霸和王捕头也正好回来了。王捕头眉头紧皱,带着林霸就往大堂里面走。一看大堂都坐满了这么多人,走上前去,深深的作了个揖。

    “启禀大人,张知县,李特使。”昨晚张知县家的宴席他也随县令大人去了,所以也认得张知县:“小的今早接到这位掌柜的击鼓,据这位掌柜说,在乔阴县积极恶劣的承安街的案子已经破了,这位掌柜的已经找到了凶手,而且凶手已经死亡,我刚刚跟这位掌柜已经前去确认过了,就在承安街那个丑老头的家中。”

    知县大人很满意,先叫派了两个人去好好的检查和带回尸体,然后对着王捕头说:“那你说说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这时林霸走上前来:“启禀各位大人,我是福林酒楼的新来的掌柜的林霸,这一次小的已经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完全弄清楚了,我刚来到这里不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我这说不说的上是运气好。差点赔掉了自己的性命。”

    “哦?此话怎讲。”众人很是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