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派自然是坐落在武当山之上,只要沿着这山脚一直往上走,就到了武当山的山脚了,也能看到武当派了。

    整个武当山上,郁郁葱葱,整个就充满着灵气。山巅氤氲着云雾,更是使武当派显得仙风缭绕。这样一处圣地进入山头就能感觉到无比的舒畅,连心情都好了很多。

    武当派已经屹立在这武当山上千年之余,是整个最为久远的超级门派,底蕴之深厚令世人折服。无论是道行,还是武功的强大。

    世人赋诗:

    “千年太和千年修,武当子弟多无忧。”也是说明了只要在拜入了武当派,身为其中的弟子,就可以专心修炼,高枕无忧了。

    龙弓子已经迫不及待了,武当派在他的心目中现在已经崇高到了极点。想着自己也能成为众多武当的弟子中的一员,心中就有一股可以说是热血涌上心头。以后走出去就倍有面子。

    江湖之中五大正派,五大派各立一方,无论是在江湖上的名望,还是江湖中的实力,都是当之无愧的正派五大派。而武当派正是其中之一。

    江湖中人总喜欢一个字,那就是“争”。争强好胜,名声甚至要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当然争也要看实力,虽然不说的这么绝对,但往往是什么样的实力才与什么样的人争。什么样的实力,就能接触到什么样的事。实力越高,才有可能接触得越多,触摸的越高。打个比方,就算你江湖上有些名气。小有实力。也不可能参与到五大门派的争斗。

    而五大派历来也一样,虽然表面上都是名门正派,但是暗地里也还是喜欢争来争去,一来他们也想争个高下,二来他们更在乎江湖之中的地位。

    所以每隔十年,五大派的掌门人都要越好进行一次比斗。一较高下,来决定自己的地位如何。

    近三十年来的排名都没有变化,华山派,天山派,天龙派,武当派,和少林派。也就是说五大派的掌门人已经比试过了三次。

    华山派这几年来一直都是第一,而少林派历年来每年都垫底。武当派也是连续三十年第四了。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武当派真正的实力就弱于其他门派。这个比试也不能说明孰强孰弱。少林派的不二方丈根本无心与之相争,自从立了这个规矩以后,这么多年从未出过手,所以少林每年都是第五。你能说他弱吗?

    武当派的浮生掌门,也跟方丈一样,根本无心争这些须有的名号,每次出手也是有所保留,几乎总是打到一半就退出。所以武当派自然是除了一个不参战的少林,排名最后的。

    许多人觉得,这可能正是浮生掌门极为在意自己的名声,怕真正打输了,有失自己的身份。

    笑话,浮生掌门人十六岁就当上了武当的掌门,是上千年来最年轻的掌门人,难道实力会弱?浮生掌门被称为武当派几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强者。武当派屹立了千年之久,难道浮生掌门人强不强。武当的人心里没点数?

    所以真正争斗的只有华山派掌门人:寒夜斩,天山派掌门人:刀狼。和天龙派的掌门人:西雅侠。

    而天龙派的掌门人个人实力可能相对来说要弱于其他几位掌门人,但是天龙派是侠掌门一向与他的夫人形影不离,他们夫妻两修炼的双修功法。本身个人实力就不弱,联手起来更是最为厉害的。

    所以说,这个东西根本就是虚名,也只有世人会和华山派掌门人寒夜斩会在乎罢了。当然这些都是杂话了。

    龙弓子一路来到了武当山的半山腰,反正这里就一条山路,想必也都是去武当派的。这一路倒是也看到有些许人往这上面走,难道这些人都是来拜师的?怎么还有个老婆婆?龙弓子有些纳闷,不过还是继续往上走去,反正按着这么走下去,应该很快就到武当派了。

    这是龙弓子第一次来这里,看到大家走到这里就不往上走了。正好看到一座道观,还以为这里就是到了武当派。

    “武当派就这么小?”龙弓子大失所望,自己想象当中的武当派不是,宏伟壮观,气势磅礴的吗?怎么就成了一个小小的道观了。而且看到那些小道童,一个个穿着长长的道袍。

    “这,这武当派的服饰也还差劲了,穿成这样怎么与人比试啊,不被自己绊倒就不错了。”

    不过想到武当的那真武七截剑,还有那各种强大的武学,龙弓子还是将马拴在一旁,朝着道观走了进去。

    “小师傅,请问这里时武当派吗?”龙弓子过去找了一个小道童。

    这小道童年龄与龙弓子看上去差不了多少,只是穿上了这道袍。还颇有一番道士的风味。

    “是啊,请问小施主是来情愿的吗?”小道童很礼貌的回答着龙弓子,很是谦逊。

    “不不不,其实我是来武当派拜师学艺的。”龙弓子还是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小道童听了一愣?来拜师学艺的?现在还没到武当派招收弟子的时候啊。怎么现在就来了。

    “小施主啊,你这来的可有些不是时候啊,我们武当派还没有到对外招收选拔弟子的时候。”小道童如实回答道。

    “咦,怎么来武当派拜师还有时间段?什么还得选拔?”龙弓子心里小声嘀咕,这我根本就没有听说啊,怎么就没人跟我说还有这么回事啊?还以为是什么时候,想拜师就拜师呢!

    不过还是得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请问小施主,这招收选拔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呢?”

    “恩,大概在两个月之后吧。我们武当派每年的这个时候就又一次对外招收弟子的时候,而且得通过严格的层层选拔,选出资质上佳,品德兼备的弟子。这样才有加入我们武当派的机会,要是每个人都来拜师,那武当派岂不是会乱成一锅粥。”

    “什么,还要两个月?”龙弓子惊呼了一声,惹得众人都往这边看过来。

    龙弓子一看也是知道自己失态了,也是一脸尴尬。心里却盘算着,这要是还两个月才能招收弟子,虽然自己资质也上佳,品德也兼备,选拔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两个月太久了,自己已经等不及了。

    “这个怎么办呢?”龙弓子踌躇了一下:“对,我还有浮生掌门的令牌啊,三叔不是武当派的人都能够学到真武七截剑,我凭着这个关系,怎么说都会教我吧。”

    打定了主意,龙弓子也有了些想法。

    “小师傅,那你是武当派的弟子吗?”

    “是啊,我就是去年的时候通过武当派的选拔和试炼进来的弟子,虽然我现在还是入门弟子。”即使是入门的弟子,小道童的脸上也是显得一番自豪之色。

    “那你肯定学了很多厉害的功夫吧!”龙弓子一听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师傅,竟然是通过了选拔进来的,虽然不知道入门弟子是个什么地位,但是好歹也来了快一年了。想必应该学到了厉害的本事。

    “哈哈,厉害的本事倒是说不上,不过多少还是学了点皮毛。”

    龙弓子以为小师傅这是在谦虚。愈发想加入武当派了。

    “对了小师傅,你知道浮生掌门人在哪里吗?”

    “浮生掌门?”第一下听到这个名字,小道童竟然是觉得有些陌生,毕竟浮生掌门对他来说距离太远了,别说知道他在哪里,平时浮生掌门就是行踪不定,而且要管理武当派大大小小的事情,就连平时能够见上一面都难能可贵,要是真能见上一面,都得兴奋个好几天。自己距离上一次见他都好像几个月过去了。

    “这浮生掌门可不是我们这种弟子想见就能见到的。那可是我们仰望的存在。你不会是要去找他吧!你问我,我只能告诉你,几乎不可能。”

    “好吧,我也只是仰望他的名声来武当派拜师的,对了小师傅,恕我冒昧的问一句,”龙弓子看了看这个道观:“咱们武当派,难道就只有这么大吗?”

    小道童朝着后面的道观也看了看,又看了看龙弓子,突然不禁大笑起来。笑的龙弓子有些尴尬。

    “小师傅,你为何嘲笑于我。”

    “不是嘲笑你啊,是你说的太好笑了,这里哪是我们武当派啊!这只是我们武当座下的唯一一座道观,都是接待大家来情愿的,并不是武当派的师门所在,要想去师门还得顺着这条路往上面一直走呢。”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小师傅会嘲笑我了,哈哈。”龙弓子也是自嘲了一番,气氛倒是显得很融洽,还好武当派不是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个道观,这还又有了些许期待,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道观所影响,不管武当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都能接受了。

    “再会了,小师傅,多谢。”龙弓子拉下了一旁的马栓,骑上去就往着山顶上赶去。

    小道童看着龙弓子远去的背影。

    “看样子,要是多个小师弟也不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