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沿着山路从武当道观上来,这条路上几乎都没看到一个人影。(书=-屋*0小-}说-+网)感觉这才有点像大门大派的样子。

    “应该快到了吧!”龙弓子隐约看到了武当山的山门:“这上山的路还挺长啊。”

    “吁!这里就是武当派吗?”映入眼帘的就是武当派的师门所在了。

    “哇,真正的武当派就是不一样啊,气派多了。”

    武当派这一面墙也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距离上一次大修也不知道要追溯到多少年前了。整个墙巍巍而立,由古石堆砌而成,墙上修砌了朱红色的瓦砾。将武当之内的景象包裹的严严实实,这面墙也伴随着武当经历过无数的战斗依然屹立不倒,墙上只是还有少许青苔,不过更显示出武当古朴而又不失庄严之色。而大门则是由杉木经过鬼斧匠制而成,门头上顶着让世人所感到威严的牌坊,正是三面刻着三个大字———武当派。

    “小师傅,还请留步,非武当门人和或者武当的贵客,是不许马儿进入的。”这时两个看门的弟子走上前来于龙弓子。

    龙弓子上下打量了两个看门的弟子,果然这才是武当弟子身上穿的衣服。一身白色紧袍,腰系青丝腰带,脚着黑绑靴,手持宝剑,这就是武当弟子平日的形象了,果然不像那什么道服,太不方便了。

    “太有型了。”龙弓子就自顾自的看着,完全没听到那名弟子跟他说的话。

    这两人当中其中有一名弟子看龙弓子这样,感觉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作为武当的弟子心里总归有一些傲气。

    “小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难道就这么不将我们武当派放在眼里?”这个弟子本心其实不坏,只是性格有些火爆罢了,心中其实也是对武当派极为忠诚,所以看到龙弓子这样才会有些生气。

    “师哥,算了,可能他也是无意的。”而另外一名弟子却拉了拉他师哥的肩膀,这一名弟子呢,性格却跟他师哥截然相反,平易近人,很是温和。派这样两个人来驻守大门,正好可以相互扶持,相互约制,武当人不愧都是有着大智慧的人。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看到这武当的大门,实在是被这气势所震慑到了,所以走了回神。实在抱歉。”龙弓子也是嬉笑的陪着不是。

    “哼,算你还会说话。”这名弟子还是冷哼了一声,显然对龙弓子之前的表现还是有些不满意。

    “呵呵,小师傅,我师哥脾气就是这样,也是为了武当派声誉才这样的,千万莫见怪,心地其实可好了。”那个师弟笑着上来跟龙弓子解释。

    龙弓子也自知确实是自己不礼貌在先,也没多想什么,他也不是那种容易生气的人,反倒是性格开朗的很。

    “没事,没事,是我先有失在先。”

    “对了,小师傅来我们武当派有什么事吗?”那个师弟谦逊的问道。

    “哦,我是来武当派拜师的。”

    咦,现在不是还没有到我们武当收徒的时候吗?这名师弟也是有同样的疑惑。

    “小师傅,我们武当派招收徒弟的时候还得两个月以后呢。你现在来的可不是时候。”这名师弟依旧是笑脸相迎。

    龙弓子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将包袱拿出来,仔细翻找而了一会。

    “找到了。”他找的正是自己三叔留给自己的,武当派掌门人浮生的令牌。

    龙弓子拿出来擦了擦。

    “实不相瞒,家叔与武当派的浮生掌门人乃是至交。特意给了我这个令牌给浮生掌门,让他收我为武当弟子。”龙弓子也是胡乱编了一番,听着三叔那语气,应该跟浮生掌门关系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反正三叔现在也不在身边,只能赌一赌了。

    “喔?”果然这两名看门的弟子听到浮生掌门的名号也是一惊。赶忙上前接过龙弓子的令牌。

    “师弟,这令牌看上去也不像是假的,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那个脾气火爆的师兄一把拉过师弟商量一番。毕竟只要是关系到浮生掌门的,都是天大的事情。

    “这个事情我们不能定夺,还是先回去请教一下师傅吧。”师弟心思毕竟还是缜密一些,马上就有了主意。

    “小师傅啊。这个事情我想,我们还是先去问问师傅,毕竟我们也不能做主。”

    “恩恩”龙弓子也觉得这也是情有可原:“那我就在这等着消息吧!”

    说着那个师哥就拿着龙弓子令牌进去了。留下了那个龙弓子和他的师弟。进去之后就直接去向了自己师傅平时打坐休息的地方。

    “师傅,师傅,徒儿有事想跟你说?”这名武当弟子跑到师傅的所在的房间看见自己的师傅之后,就立马禀告起来。

    “焱儿,为师平时就叫你做事情不要毛毛躁躁的,为师刚泡好的一杯龙井,正想好生品上一品,你这火急火燎的进来,把我的气氛全部破坏了,哎呀。你真的是。”说话之人正是武当七侠之一的别卓清。

    此人在武当的地位可以说是相当高了,作为武当七侠的四侠,一手剑术极为精湛,平日里为人也和善,深得上一代武当掌门人的真传和厚爱。年纪也与浮生掌门差不多,若不是当年浮生掌门太过惊艳。多少年后可能就是他的掌门人了。不过他也不是在乎这些的人了。

    不仅在武当派是德高望重,在江湖上也是极为受人尊敬。人称“卓清真人”

    嘴上虽然对自己的弟子责怪不已,其实心里对待自己的徒弟那是非常的关心得,心里也就是可惜了自己这品茶的兴致。

    “我们武当门人讲究的就是静,只有静下心来,才能感悟到武学的真谛。教你多少次了?你这性子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改掉?说吧,找为师有什么事?对了你现在不应该是在站守大门吗?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是,师傅。”说完别卓清口中的焱儿想就先跪下给自己师傅请了安。

    别卓清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起来吧,怎么回事?”

    “师傅,是这样的,门外来了一个与我年纪看上去差不多的人。想来拜为武当第子。”

    “噢?就这点事?你没告诉他我们武当派现在还不到收弟子的时候吗?”

    “我说了,只是这个人说他的家叔是浮生掌门的挚友,特意来拜师的,他还给了我一块浮生掌门给他的令牌。徒儿不知是真是假,特意来找师傅看看。”

    “浮生的挚友?那会是谁?可是浮生现在根本就不在武当门内啊,一天到晚跟鬼样的,只有鬼才知道他又跑到哪里去了。”别卓清没好气的说到。

    听得那焱儿也是一阵汗颜,敢这么说堂堂武当掌门的人的,武当上下怕是没有几个了。

    “你先把那令牌拿给我看看?”

    焱儿赶忙将手中的令牌递给了自己的师傅。

    “恩,咦,竟然是浮字令,这果然是浮生本人的令牌。不会有假。可是浮生现在不在门内啊?”别卓清想了想:“不如先他带到我这里来,看看资质如何?品行如何。若是也还过的去,我就带他收了这个徒弟。要是资质不行,就让他做个外门弟子,品行不行的话,就逐出武当。”

    “师傅,这,这要收为徒弟不好吧。一个外人的。”焱儿小声提醒着师傅。

    “怎么不好,怕他要是资质上佳抢了你的风头啊,为师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武当门人讲究的是一个定,不能与人攀比。而是应该取长补短。也不能嫉妒他人。再说了,你难道就对自己没有信心?你这心性,今天就罚你打扫我房间。”

    “是,徒儿受教了,这就把他带进来。”焱儿也只有在自己师傅面前就规规矩矩。

    焱儿本名叫王三火,小时候家里人给他算命,五行缺火,为了补这个缺的火,所以给他取名叫三火,结果性格却是跟名字一样火爆,在那年武当派招收选拔弟子的时候,正好是别卓清亲自主持的,看到这小子虽然性格火爆,但是内心实则淳朴,本心极为善良,而且由于这火爆的性格,正是因为这率真而又心无杂念的本质,使得他的武学资质也极为不错,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所以卓清真人认为此子若是能够改掉这坏脾气的毛病,日后必定成就不低。当下就收为记名弟子,并且赐名王焱。刚来的时候王焱即使是对自己的师傅那也是极为较真,也不知道卓清真人用了什么办法,将他教得妥妥帖帖。当然,卓清真人对他也是颇为疼爱,很是对自己的胃口。

    而且这些年来也亲自见到了王焱的成长,的确十分迅速,并收为了自己第一个正式的弟子。其实王焱的地位在武当也算是有些来头了,武当七侠之一的门下大弟子。为何一个大弟子还要当一个看守的门童,而让他去看守武当派的大门,也是自己师傅的意思,为的就是磨炼心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