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傅呀,你那师哥怎么还没出来啊?”龙弓子看王焱已经进去多时了,还没有出来。(书屋 shu05.com)

    “应该是太急着进去被师傅骂了吧!”这名师弟说话依旧是那样不急不慢,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来自己师兄的性格他早就一清二楚了。

    “这样啊,那请问你来武当派有多久了啊。”龙弓子等了一会也不见王焱出来,心里也是有些忐忑,他也只好找眼前的这名武当弟子聊天。

    “我来武当派啊,我比师哥晚来一年,不过不知不觉也度过有三个年头了啊?”说到这里,这名武当弟子脸上浮现出最真挚的一笑,不禁回忆起了什么。

    这名弟子本名叫林轩,说起来也是有一些故事,他原本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按理来说身为男丁那可是林家的三少爷,本应享受着发荣华富贵,可是他的娘亲不是正房,所以生下来应该是少爷身份,实际上却被自己大娘的两个儿子成天欺负,他本身生来也就是这种温和的性格,不管是对待自己两个哥哥,还是对待下人都是很温和。深得下人们的喜爱。

    可是却遭到了两个哥哥的欺负,成天戏耍他,侮辱他,甚至打他。就连许多跟着他哥哥的小狗腿子都一样欺负他。根本没有把他当三少爷看。总是对他说:“怎么你小子对待我们毕恭毕敬是应该的,怎么对待那些下人也是如此?难道将我们也跟下人一样对待?”然后他面临的经常就是一顿毒打,

    但是尽管这样他也生不起气来,只是默默的承受,默默的哭泣。正是他这样的性格,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是软弱无能的表现,他的父亲为此也很是失望,对他不理不睬,反而是对他的两个哥哥厚爱有加。

    所以他从小就过得十分的凄惨,而那些下人毕竟是下人,心里虽然过不去,但实际上也是无能为力。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中也变得有些扭曲,表面上还是跟以前那样,心里却种下了一颗恨意的种子,不幸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发生,对自己最好的母亲也生病而死,从此他在林家真的是无依无靠了。地位还不说家人,就连一条家禽都不如。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也有十来岁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对他来说简直是心灰意冷。所以他决定离开林家,从此与之断绝关系。

    而林家之人也没太把他当一回事,只是没想到竟然有胆子离开。不过他的生死林家反正也是不管不顾了。有他没他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有他的两个哥哥便觉得以后少了个人出气了,所以还是有些念想。

    林轩独身一人,也是历经了一番苦难来到武当山,毕竟自己年龄尚小,也不懂得外面的世界,也正是通过这一份和气的外表,再加上内心的这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恨意支撑着他。虽然很弱小,但是也幸运的成为了外门弟子。

    在武当外门弟子的这半年是他觉得这辈子过得最幸福的一年,没有人欺负他,没有人侮辱他,而且许多一起进来的弟子也都是老实之人,愿意跟他一起互帮互助。对他很关心。虽然身为外门弟子需要做许多的苦活累活,但是他始终任劳任怨,他甚至觉得就算自己学不到武当的一丝武功,就算自己在武当做一辈子的苦力,他都是心甘情愿。

    之后身为外门弟子,也能够学到武当最基本的内功修炼方法,就是这样过着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生活,使得他修炼的速度也愈发的快,他本人的资质也就渐渐的展露出来。

    不过这么多年,种在他心目中的那份恨意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消散的,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就会露出另外的一面。而正好有一次别卓清现闲来无事,在武当到处逛悠。看到了他内心阴暗的另一面。

    别卓清不愧是武当的高人,纵使看到这样一幕第一想法也是想拯救眼前的这个孩子,帮助他纠正自己的心性。而不是将他打击。所以带回去做了记名弟子。

    相处几日后,他也越是觉着这个孩子有礼貌,不怕苦,不怕累,很符合自己的标准。可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一面呢?别卓云觉得,想要治什么病,还是得对症下药。于是将他喊到自己的房里好生询问一番。

    而林轩听了师傅说了之后,竟然自己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然后就将自己从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师傅听。

    听得别卓清脸上的眉头也是皱了又皱。觉得眼前这个孩子着实可怜,当下就直接收为了正式弟子,并且赐名王淼,自己另一个徒弟性格如火一般刚烈,赐之为焱,这个徒弟性格如水一般柔,赐名为淼,一火一水,一阴一阳,阴阳水火,互为克制却又相辅相成。此乃正符合自己武当之道。

    而林淼对自己这个新名字更是喜欢不已,感觉抛弃掉以前那个名字,才是真的放下了所有的枷锁,心性也因为这个名字大有改变。立马行了三拜九叩之礼,这也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恩。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大师兄王焱,小师弟王淼跟着师傅认真学习,磨练心性。而别卓清也将两人将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将自己的毕生绝学,一步一步倾囊相授。两人也给师傅争气,大师兄资质较高,但性格较烈。但有时后沉不下心。小师弟资质虽然差一点,但是他的性格使得他能够静下心来,刻苦修炼。所以两人都成为了武当派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更是被门内的弟子成为“水火剑客”。

    只是自己的师傅为了磨炼他两的心性,竟然叫着他们两来看守武当的大门。因此也被称为“水火门神”。也是颇有一番趣事。

    对林淼来说之前本来是外门弟子的时候就干过守门这样的活,所以对他来说完全可以接受,而对于王焱来说就一直不能够理解,自己好歹也是武当四侠的大弟子,怎么就要去当门童。起初还跟师傅闹别扭来着,不过自己师傅每次看到自己就笑,反正还是坚持要他们两个当门童,也不敢不听,只能老老实实的镇守这武当的大门。

    结果每次其他武当的弟子进门的时候,总是爱拿着他开玩笑,见到林淼就称“淼师兄”,见到王焱就直接戏称为“火门神”。差点将他气死。恨不得想上去将自己这些师弟们揍一顿。不过还好又林淼再一旁拉着他。

    “三个年头了?那也挺久了,那你是经过选拔进来的吗?”龙弓子问道。

    “对啊,我当时还差点进不来了,没想到也是有些运气吧。想进入武当派当弟子除非你有什么机缘,不然就只能通过试炼进来。所以相对来说还是非常苛刻的。我师哥可是很厉害的,听说啊,当年一来就直接被师傅收纳成了记名弟子。当我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正式弟子了。”

    “你师哥这么厉害啊!想必你也实力不弱呀”龙弓子其实一开始对这一对师兄弟,想象中并没有相对来说很厉害,因为毕竟看到是两个看门的门童,能厉害到哪里去?但有一点,至少肯定是比自己厉害。现在听了眼前这名弟子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武当派实在实力太强了,连看个门的人都得修行三四年以上。那岂不是遍地都是这样的弟子?

    “我吗?我没什么厉不厉害的,只是跟着师傅的教导,认真学习罢了。”

    龙弓子其实很羡慕这样的生活,有个好师傅,有一群师哥师弟的。想想就觉得幸福。

    刚还想说什么,就看到王焱跑了出来?

    “走吧,师傅要我带你去见他?”王焱对着龙弓子道,虽然语气与之前有了很大的转变,但也说不上是很客气,不过龙弓子已经觉得很惊喜了?

    “你的师傅?叫我吗?”听到这个消息,他突然有些紧张起来了,虽然不知道他的师傅是何许人也,不过能在武当收徒弟的应该是个厉害的角色。反正龙弓子是这么想的。

    “肯定是叫你啊,不然还能叫谁?跟我走吧?”说着就转身又朝里面走去。

    龙弓子见状也是急忙跟上王焱,走的时候也还不忘跟林淼打个招呼。林淼也是朝他微微一笑。

    龙弓子一路跟着王焱在武当之内走着。一路上眼睛四处打转,这些整齐的建筑看得他是眼花缭乱。

    原来武当派里面这么大啊,这才是他心目中的武当派啊,想着以后自己可能要在这里生活,龙弓子的心中也是愈发的激动。不过现在马上就要去见武当的高人,心中有很是紧张。

    “跟紧点,别走丢了。”前面的林焱看龙弓子心不在焉的,有些不满,随即催促道。

    “是。”龙弓子也是跟紧了步伐,反正以后若是成为了武当的弟子,还怕没时间看么?

    跟着林焱饶了一会后,终于在一件房子前停下了。

    “师傅,我将他带来了。”林焱在外面恭敬的道。

    “恩,你先回去吧,别让淼儿一个人在那站着。”

    “是。”王焱听到师傅的话也乖乖的离开了。

    这时房门突然自己打开了,吓了龙弓子一跳。

    “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