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自己三叔和眼前这位前辈说的完全不一样?不应该啊!”不知道怎么的,龙弓子倒是觉得眼前的这位前辈不像是会骗自己的人,而三叔有很大的嫌疑,从小就忽悠自己。

    “你口中的三叔是何许人也?叫什么名字?难道就是浮生的好友?如果是浮生的好友,想必在江湖有些名气,或许我也应该认识。”别卓清想着既然从他身上问不出什么东西,看看能不能从他的身世来历得出个什么结果。

    “恩,我三叔就是浮掌门的好友,叫做叶三。”龙弓子觉得说的也没错,既然三叔认识浮生掌门,说不定也和眼前的这位前辈认识,那这样肯定会收自己为徒的。

    “叶三?”别卓清陷入了沉思之中,脑海中搜寻着叶三这个人的身影,好像行走了这么多年的江湖,好像还真没听说过这个人啊?会是谁呢?浮生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想了半天叶三是谁一点映像都没有,不过脑海中倒是浮现了一个高手的名字。

    “叶三没听说过,夜一倒是听说过。脑子里随机闪过了一个人的念头,不过那不是我能够接触的人了。对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别卓清也只能问问其他的情况。

    听别卓清提到了夜一这个名字?没想到龙弓子竟然露出了一副兴奋的表情。

    “前辈,你知道我大叔呀?我大叔就叫夜一啊,轩辕夜一。”

    “什么?轩辕夜一是你大叔,你小子难道是藏~~”别卓清一听夜一的名字,一时大惊。刚想脱口而出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又活活的吞了下去。

    “藏?藏什么?”

    “咳咳,我的意思是你小子藏了多少秘密啊。既然你大叔是轩辕夜一,我也不多问了,你也有有你的秘密。”别卓清现在知道为什么刚开始看龙弓子,明明眼中清澈无比,但总是感觉像可以在掩饰什么。如果他是“那里”的人的话,就什么都说的通了。

    龙弓子被别卓清说的莫名奇妙,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难道自己地拳的秘密还是被发现了,武当的高人当真这么厉害?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

    这时别卓清却出乎意料的善解人意。

    “你要是有什么秘密就别说了,每个人总会有些秘密的。”别卓清觉得,既然是“那里”的人,身上有什么秘密都不奇怪,难怪这小子能够靠着修炼基本内功就达到了筑气的境界,果然可怕啊,看来这下是真的是捡到一个宝贝徒弟了。

    但是他毕竟是别卓清,也很清楚自己现在要做什么,要如何做。

    “这样吧,我看你资质也还不错,心性也随和。既然浮生不在这,你先做我的记名弟子如何?”想了一下,还是先收为记名弟子,虽然很想直接收为亲传弟子,但什么事情还是得讲原则,不能因为别的东西坏了自己的规矩。没有人能破坏他的原则。对于比你强大的人,你可以表示尊敬,但是不能丢失尊严,不管龙弓子的身后有着多么可怕的背景,他都不能让违背本心。

    “真的?我真的可以做你的记名弟子吗?”龙弓子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眼前的前辈要收记名弟子,难道是刚刚听到了自己大叔的名字?

    “嗯,很有可能,看来大叔的名声比三叔好用多了啊!”感觉三叔完全没什么用啊,只会丢下我一个人,还把钱给卷走了。

    “什么?”别卓清看龙弓子一个人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也没有刻意去听,一时半会都没听清楚:“怎么样?你考虑清楚了吗?”

    “考虑清楚了,我非常愿意拜在前辈的门下。”龙弓子之前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次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其实他说了半天,也不知道眼前的前辈到底是谁,反生看上去很厉害,但要是拜师的话,好歹也要知道师傅的名号吧。

    “师傅?还没问你的名号呢?”龙弓子觉得自己这厢还算有礼貌,毕竟是自己的师傅,还是的严谨一点。

    “嗯?”别卓清没想到龙弓子会这么没礼貌。或者是说不懂分寸。

    “你几位叔叔就是这样教你的?”别卓清脸上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盯着龙弓子,将他盯的有些紧张。

    “怎,怎么?有什么不妥吗?”龙弓子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对和不妥当的地方,感觉自己已经很恭敬了啊?

    “哼,既然没人教你,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师傅了,那我就来教教你应该怎么做。”

    别卓清这一声哼的龙弓子心里一颤一颤的。其实别卓清很虽然性格很和善,为人也很好,但是他不喜欢没有规矩之人,也有可能是受到武当太极文化的影响,他认为,万事礼为先。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失了礼节。所以龙弓子这一番不懂礼节的表现让他有些生气。

    “问别人的名号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教你吗?”

    龙弓子小时候跟着几个叔叔,太叔公,太叔母在山上,大家都对他溺爱的很,也没有刻意的去教给他这些东西,更没有先生来给他传道受业,只是想让他每天都能够开心的成长,龙弓子是不懂很多事故人情,也不懂江湖险恶,甚至不懂爱恨情仇,所以龙弓子非常的单纯,想法也很简单,只是想让自己快乐罢了。

    而到了外面的世界就不一样了,没有人惯着他,也没有人刻意迎合他,但是龙弓子每天受着自己几个叔叔还有山上人的影响,也没有成为纨绔子弟。耳濡目染,一些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只是有些具体的东西,他都不会罢了。所以在这一点上面,确实也是他的弱点之一。

    “师傅说的对,徒儿龙弓子,姓龙。名弓子,弓箭的弓,子孙的子,是叫龙弓子,并不是哪家的公子。”龙弓子笑嘻嘻的道,自己确实是疏忽了,明明是自己的师傅哪有先让他报名号的道理,自己真的是蠢。

    “龙弓子吗?”别卓清即使这样,脸色还是跟之前一样严肃。

    “那是谁允许你叫我师傅的?”

    “什么?不是您说要收我为记名弟子的吗?那不就是我师傅。”龙弓子有些着实有些委屈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难道是刚刚自己那番失礼,就不收自己为徒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就亏大了。

    “我是答应收你为记名弟子没有错,但是你都没有拜师就叫我师傅,未免有些不妥吧。”别卓清觉得,这些基本的东西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很重要,是不可缺少的过程,只有拜师了,才会收他为弟子。

    “拜师?要怎么拜?”龙弓子就跟懵懂少年一样,说的不好听,就跟白痴一样,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可笑的问题,差点把修行了几十年的别卓清气的岔了气。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说的别卓清自己都怀疑,眼前这个来自“那个”地方的,将要成为自己徒弟的龙弓子不会是个白痴吧,哦!不对,不会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吧!

    龙弓子也大概知道了,别卓清的意思,想要拜师,就必须得按照规矩一步一步成为师傅的徒弟,但是!这过程他真的不会啊!

    “前辈,恕我愚钝,这些东西我是真的不知道!”

    “唉”别卓清叹了一口气:“算了,想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规矩,拜师也有拜师的规矩。所谓拜师,最起码的就要行三拜九叩之礼,既然你不知道,我以后好好教你,今天你就给我先磕三个响头吧。”

    “是。”龙弓子立马双腿跪在地上,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头之后,还觉得有些不妥。

    “师傅在上,徒儿龙弓子虽然很多地方愚钝,但是徒儿愿意虚心跟着师傅学习。”不过龙弓子这句话还是挺诚心的。

    “恩,孺子尚可教也你有这份心,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起来吧,吧桌上那被茶端给我,记住要两手端着。”别卓清觉得,虽然确实什么都不懂,但这样看来还算有心,勉强合格吧。以后看来自己得多教教他这方面的东西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子,出去可不能毁了自己的名声。

    “是。”龙弓子双手端起桌上那杯都快要凉了的龙井茶正准备递给别卓清。

    “慢着。”别卓清又叫住了龙弓子。

    “吾乃武当山武当派门人武当七侠之四别别卓清,江湖人称——卓清真人。今日收劣徒龙弓子为记名弟子。并当悉心教导。来上茶。”

    “是,徒儿龙弓子在师傅门下,谨听师傅教诲。认真学艺。”龙弓子毕恭毕敬的将茶递给别卓清。

    “恩!不错。”别卓清结果龙弓子手中的茶,还是很满意,此子领悟力尚佳,资质也颇为不错,以后只要得当,必定成就无限。

    “可惜,茶有些凉了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