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的膳房正坐落在太和居的后边,用过食后就正好可以回去休息,膳房又分为上膳和下膳,下膳就是低级别的弟子和外门弟子用餐的地方,,上膳就是武当比较高级的弟子和门中的重要的人用膳的地方。而一般的长老和武当七侠这等人,都会有自己的居所,所以会有弟子专门给他们送饭到房间之内。

    在武当这种等级的制度是非常严格的,并不是说,而是讲究的辈分,长者为尊,还有以强者为尊,你的武功越高,就越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只要是内门弟子这些重要的弟子,跟其他普通弟子是没的比的,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武功的修炼。不管是睡觉的太和居,还是吃饭的膳房。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反而能更加激励普通的弟子奋发练功,成为内门弟子。

    一路上王焱边走边跟龙弓子将着一些武当的事情,龙弓子也是在一旁细细的听着。

    “前面就是上膳了,我们进去吧。”王焱和龙弓子三人朝着里面走去。

    “水师兄好,火师兄好。”一些弟子看到王焱和林淼都上来打了声招呼。却都忽视了龙弓子,这些人龙弓子也一个都不认识,所以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杵在那有些尴尬。

    “小师弟,这些都是同门师兄弟,你今天刚进武当派,也没有武当弟子的服饰,他们不认识你也很正常,以后熟悉了,就都会认识了。”林淼看到尴尬的龙弓子也是上来安慰了一番。

    “恩!多谢师兄。”

    “自家师兄弟,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林淼也是笑着说道。

    “师兄,原来你们在武当这么有名气啊,连这些重要的弟子都跟你们打招呼。”龙弓子突然觉得自己两个看门的师兄,原来这么有面子。

    “都是一些虚名罢了。”王焱摆了摆手。

    膳房一般都已经为每一位弟子都准备好了饭菜,到了就自行去领,然后在膳房内找个地坐下。在下膳的话,就是准备好了一大锅饭菜,需要弟子自己去打饭,而在上膳,就是为每个能够来里面吃饭的弟子都准备了一份,只要去吃现成的就行了。每个弟子一人一份,不多不少。

    “师兄,上膳好像没有准备龙弓子的饭菜。”林淼好像发现了什么。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确实,在上膳是相当于凭着身份去领饭的。小师弟这加入的也有些突然,还真没准备他的饭菜啊!”平日里这些弟子要是加入了上膳,都会跟里面的人告知一声,毕竟在武当能够来这里吃饭的,多多少少在武当都有些名气。像龙弓子这样的情况,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说一声,自然是没有准备他的饭菜。

    “这,要不小师弟,你吃我的这一份吧。”王焱很是客气的将自己的饭菜让出来给龙弓子。

    “这,这怎么好意思,大师兄。要不我就先不吃了吧!没关系的。”龙弓子看到林焱竟然将自己的饭菜给他,心里不由得对自己的师兄感激万分。虽然师兄有这番好意,但是龙弓子也很客气。

    “要不还是吃我的吧,我不像师兄,一顿不吃饿得慌。”林淼也是打算将自己的饭菜让出来。

    “哟,原来是水门神和火门神啊!”正当三人推辞之际,却听到了一个让王焱和林淼极为厌烦的声音。

    龙弓子把头朝着声音的源头一看。此人他也不认识,只是看上去面相颇为倒是俊朗,但是说起话来,谁都听得出一股轻蔑的语气。

    不过王焱与林淼到也没说什么,反正已经见怪不怪的了。

    “师兄,这人是谁啊,怎么感觉说起话来这语调这么让人听着不舒服。”龙弓子小声问着两位师兄。

    “这人啊,这人可厉害了,在武当被称为玉面临风铁公鸡就是他了。哈哈”王焱说的很大声,其实也就是说给这人听罢了。

    林淼也是小声的跟龙弓子解释道:“这是个极为厌烦之人,跟我们过节很深,不过他可是武当派的大师兄,也是武当七侠之首周成傲的弟子花云。在众弟子中,他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师兄了,不过此人心眼极为狭小,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感觉像个女孩家名字?就连二师兄都这么说他了。不过看上去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从他这语气就感觉到一股不善之意。

    “原来是铁公鸡啊!怎么找我们有事情?”林焱也是毫不相让。在场其他弟子都朝其看去,谁都能看出来这两人有些过节。

    “二师兄,你快看花云跟水火师兄他们又吵起来了。”坐在远端的角落,一个与龙弓子差不多大的少年兴奋的对着正坐在他一旁正在吃饭的人说道。而他旁边那个人却是一脸冷酷,懒得理会他。只顾着这自己吃饭,眼睛从他到尾都没哟朝林焱和花云看过一眼。

    “有什么好看的,这不关我们的事情。吃完了我们就回去先休息吧。”

    “哦,好吧!”听自己的二师兄这么说,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脑袋缩回来,跟着师兄一起吃饭。

    “你。”这人眼睛一瞪,现在他对这个铁公鸡的名号极为生气。

    “你们两个难道来武当也这么久了,难道连一点规矩都不懂吗?”自己现在也拿他们两个没有办法,只能讽刺道。

    “哦?铁师兄还会跟我们将规矩?”林焱也是笑了笑,显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哼,私人恩怨我就先不提了,你们难道不知道,作为武当的弟子,不能够轻易将外人带入上膳之内吗?你们这该当何罪?”

    听着花云这句话,许多人也是将目光朝着王焱和林淼看去,确实多了一个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人。不禁有些奇怪,按道理说,这两个人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吧!

    “哦?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带外人进来了?”林焱也不生气,他今天倒要看看这花云能有什么办法。

    “你当我还有在坐的各位师弟么瞎吗?说这小子是谁。”花云看王焱一直在戏耍他,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

    “那你说说,什么人才能进膳房?”王焱反问道。

    “不知道那我就来跟你好好说说,免得你到时候狡辩。”花云:“来上膳之人必须身份为武当派内门弟子和一些重要弟子及师门长辈。非师门长辈,任何人不得带外门弟子或外人进入膳房。怎么样听明白了吗?你私自带外人进来,该当何罪?”

    “铁公鸡啊,铁公鸡,我劝你不要乱说话。我小师弟怎么就是外人了?”王焱语气似笑非笑。

    “这个人可是我的小师弟啊,身为师傅的弟子,难道不算是门内重要弟子吗?难道没有资格来这里吃饭?倒是你要是说我们也就算了,你诬蔑我小师弟,是不把我师傅放在眼里了吗?在武当派,目无长辈,你又该当何罪?”突然,王焱的语气变得凌厉起来。

    “你的师弟?卓清真人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徒弟?你有什么证明?”花云面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王焱给自己下了个套,就等着自己往里面跳了。

    “什么时候收的小师弟你就不要多管了,小师弟,将师傅赐给你的玉佩拿出来给铁师兄看看。”王焱头一偏对着龙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大师兄。”龙弓子也懂自己师兄的意思,连忙将别卓清拿给他的那枚玉佩拿了出来。

    “什么,还真是卓清真的人玉佩啊!”众人看到玉佩也是纷纷议论起来。什么时候卓清真人又收了这么个弟子。

    “好,好,好,看来师叔又收了个好弟子啊。”花云冷眼看了龙弓子一眼,刚刚龙弓子的举动,花云心中早就将他划为了成王焱他们一伙的,自然是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哈哈,铁师兄说完了没啊,说完了那我们就先吃饭了,等下这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铁师兄呀吃点东西吧。别到时候肚子饿了啊。”王焱此时放声大笑起来,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让这花云吃过鳖了,痛快。

    “哼”花云闷哼一声,连饭都没领,甩了甩衣袖,就直接走了出去。

    “这个大师兄也是,怎么饭都不吃了,正好我小师弟还没饭吃,你就把他的那份给吃了,别浪费了。”王焱示意龙弓子前去领饭。

    龙弓子也上前领过本来是花云的饭,那递饭的其实也是外门弟子,眼前这人反正也是卓清真人的弟子,给他自然也是没有问题。所以将饭菜递给了龙弓子。龙弓子也是道了声谢,搞得那个外门弟子竟然有些错愕。

    一开始很多人还不认识龙弓子,被闹这么一出,一些弟子也都对他有所认知,毕竟是卓清真人的弟子。以后见了都不得不给几番薄面。

    虽然上膳的伙食比下膳的要好多了,但终究也是粗茶淡饭,龙弓子在乔阴县的时候,在林霸的酒楼,那可是顿顿大鱼大肉,油腻腥腥的,这一下要他吃粗茶淡饭,一下还没适应过来,虽然只吃了一半,但是不知怎么的倒是感觉身体倒是舒适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