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弟三人简单的吃过之后,王焱和林淼就带着龙弓子就回到了太和居。太和居虽然没有上下之分,但是也是像膳房那样弟子们分开住的。

    “小师弟,这里就是我们平时住的地方了。”王焱介绍道。

    推开门就是一股檀香的味道,闻着让人极为舒服。二人领着龙弓子走了进去。

    “小师弟啊,你以后就跟我们睡一个房间吧,反正这里也大,再放一张床是完全没有什么问题的。”

    龙弓子走进房间,先是瞧了瞧里面你的格局。果然像师兄说的那样很大。其实也就是一间独立的房子,房子倒也宽敞,里面平日里都摆不了什么东西。就是两张床,还有一张桌子,一个柜子而已,还有墙上挂着两把宝剑。虽然说不上多么好,但是在这太和居,休息的时候还是相当的安静。

    “小师弟,你觉得这里怎么样?还满意吗?”王焱笑着问道。

    “这里倒是很好呀,能跟师兄住一起,以后也能多学习。只是这里只有两张床啊,”

    “这没事,今天下午我们就不练功了。带着你去冯巧匠那里把这些杂气杂八的东西都弄好。我跟你讲,这个冯巧匠可是个很厉害的人哟。”

    “怎么个厉害法啊。”

    “你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让冯巧匠给你展示一下绝活。绝对会惊讶一番的。这里的床啊桌子啊,都是冯巧匠用檀木做成的。”

    在太和居,像王焱林淼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要是是普通弟子,那就是好几个挤在一间房里面,还是那种大炕上面睡五六个人。比起他们来,这里真的很不错了。

    “小师弟,我跟你说说武当的一些情况吧,你刚来武当,很多地方还有不懂的,有些东西,你千万不能坏了规矩,要是师傅怪罪下来,等下还说我们做师兄的没有教给你。”王焱坐到床上,打算先跟龙弓子聊会,毕竟现在还早,待会晚点再去冯巧匠那里也不迟。

    龙弓子看这房间里面也没有一张椅子,自己师兄的床又不好意思直接去坐,就只能干站着。

    林淼确实还是要比王焱细心多了,发现龙弓子站在那,连忙说道。

    “师弟,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在我们床上好了。别老站着,我们房间也没有椅子。你就将就下。”

    “不嫌弃,不嫌弃。”龙弓子现在也巴不得坐下来,甚至恨不得都能够躺下来休息会。

    “小师弟,我接下来说的东西,你可都要好好的挺好了。”王焱的脸色也严肃起来。龙弓子看到大师兄这样,也收起了那轻松的表情,认真的听着。

    “我们武当派是一个非常久远的门派,无论是底蕴还是意境。所以在武当派也是有着许多的规矩,是千万要记得的。首先,最基本的就是辈分,首先武当辈分最低的就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其实就是在进来的时候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与磨练。还有学习这些基本的知识。”

    “他们有些人刚刚进来,还不懂武当的规矩,而且进入了武当派,难免心高气傲,有些目中无人。还有一些人也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所以难免总会有些不守规矩的人,而外门弟子就是让他们在外门经过磨练,要是有上进,能够吃得苦的,通过一年以后,名年的的新弟子进来,就可以直接身为普通弟子。不管你是谁,只要是通过武当的选拔和考验进来的,那就必定要经过外门弟子这一关。”

    “而要是心性不合格的,只要不是太恶劣,就接着留下来当外门弟子,当然如果你受不了外门的苦,也可以自行下山,从此离开武当派,说的过分一点,外门弟子就是在武当派打杂的。但是并不要外门弟子就是身份卑微的人,他们也是我们武当之人,只是要经过一年的磨练罢了,有些资质上佳的弟子,从外门弟子合格之后直接升为内门弟子也不是没有的。像你二师兄就是直接从外门弟子成了现在的核心弟子,也是武当弟子所尊敬的——水剑客。”

    “升为普通弟子以后,就可以学习武当真正的武功了,这就要看你的勤奋和资质了,每年在武当都会有内门弟子选拔的比试,而内门弟子每年也会有可能退为外门弟子。所以有时候这些东西很残酷,但是每个人都是有机会的。”

    “接下来就是内门弟子,到了内门弟子之后,就可以在武当有比较好的习武环境和接触到武当更加上乘的武功。你看看我们就知道了,无论是在吃的,还是住的,还是平时练功上面都有非常充足的时间和空间。”

    “最后就是我们这样的核心弟子了。就是门内的重要人物,就是由门内的师叔祖们单独所收的弟子,这个除了需要有资质和实力之位,就还要有一丝气运了。像你就是这样的气运很足,被师傅收为弟子。并不是每个师叔祖都会收弟子的。一旦成为了核心弟子。又要比内门弟子更加,怎么说呢?可以说是更加幸福吧。是由师傅直接传授给我们武功,教导我们。就是弟子中最高的待遇了。”

    王焱一口气跟龙弓子说了很多,龙弓子也是将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记在心里。只是有些地方还是有些不懂。

    “武当这样的辈分,并不说外门弟子就是身份卑微,也不是看不起他他们,而是想要这样来激励我们,让我们努力的练功。对了,你现在已经是核心弟子了,在武当礼节是非常重要的,核心弟子为弟子中辈分最高的,那些外门弟子,就是包括内门弟子现在都要叫你一声师哥了。这样你也要一帮师弟了,哈哈!”王焱打趣到龙弓子,但并没有停止他的话语。

    龙弓子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刚刚进入还有这样的待遇,只不过自己真正的实力估计连一些外门弟子都不如吧。

    “还有就是,我们弟子毕竟只是弟子,所以有一点你必须要记住。看到武当的师叔祖长辈们,一定要问好,虽然这看上去很简单,但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在武当是很看重的。所以有时候千万莫要犯浑。”

    龙弓子本身也是很有礼貌之人,这些东西他想着应该也不难做到。

    “小师弟,你别看我说了这么多,都感觉好像没什么用,但是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还有很多想教给你的,但是现在也不能一下都跟你说清楚,所以我们只能慢慢的来教你,但是没有人能够完全照顾到你,很多东西需要你自己去吸取经验。懂了吗?”王焱说真的对龙弓子还是真的很不错的,可能这就是武当弟子的心性吧。

    “对了,师兄,咱们武当弟子不是应该很和睦的吗?今天在膳房的时候,那个师兄为什么会跟我们对立啊?”

    有的时候话语当中简单的几个字就会让人的心里感到温暖,虽然龙弓子也没有方面你的意思,但是他这一句我们,而不是你们,让王焱心里听得很舒服。虽然对自己这个小师弟也还有很多地方不了解,但现在看来,自己是对这个小师弟越来越满意了。

    “那个铁公鸡啊?哈哈,你还别提,今天在膳房真解气啊。”王焱恶狠狠的道。

    说起这个人,就连林淼也都是皱了皱眉头,这让龙弓子很惊讶,倒是是怎么样的行为,才能让自己两个师兄如此厌恶?

    “花云这个人,说他是一个心眼极其狭小的阴险小人,两面三刀,在师叔祖面前就毕恭毕敬,在弟子们面前就耀武扬威,他是武当所有弟子里面的大师兄,平时享受惯了其他的弟子奉承,自己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感觉所有的人都要顺着他,我跟你二师兄才懒得理他,所以他觉得我们不听他的就是在跟他作对,所以处处针对我们。”王焱跟龙弓子解释道。

    “恩。”林淼也开口了:“这个花云,不但处处针对我们,起初的时候我们也在我们手上吃了几回瘪,所以对我们是记恨上了,到处给我们耍阴招,你大师兄几次都着了他的道。差点还想害死你大师兄。而且非常狡猾,我们也没有抓住什么证据,师门里的长辈也都不相信,只有师傅一个人表示很生气,但是他毕竟不是浮生掌门。一个人也没什么办法。为此还找了周师叔算账,也没有结果。”林淼对此人的厌恶程度并不低于王焱。

    “什么?竟然就如此可恶之人?”就算不是龙弓子,谁听了都会很生气。更可况还是自己的师兄。

    “小师弟,你以后也要多加小心这个人了,今天在膳房估计他已经对你记恨上了,虽然你刚刚来,像他这样的人,指不定也会为难你。”

    “恩,我会注意的。”龙弓子心里才不怕他。以后只要多多提防就好了,以后自己武功学厉害了,也没有必要怕他了。虽然这只是他自己单纯的想法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