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弟?想什么呢?”

    王焱看龙弓子有些走神,便是点拨了他一下。

    “哦,没事,我在记着刚刚大师兄给我说的那些东西呢。”龙弓子见状忙解释道。

    “走吧,带你去平时我们武当派弟子练武的地方。”王焱听着龙弓子的解释也很是满意,能够听得进话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

    “恩,师兄请带路。”

    在武当弟子们有专门练功的时间,而许多刻苦的弟子,即使是休息的时候也不忘练功。

    “到了,这里就是练武场了。”王焱笑着道。

    回头看看龙弓子,已经嘴巴张的老大了,对此,王焱感觉早就猜到了龙弓子的表情。

    “怎么样?小师弟?这里就是我们平时练功的地方。”

    龙弓子缓缓道:“太,简直太壮观了。”龙弓子发自肺腑的赞美道。

    要是之前说龙弓子一直住在山上,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那这一次龙弓子这种表情,无论是谁都不会那么想了。

    这个练武场实为一个大面的太极图,分化阴阳两级,从练武场眺望,后面一面是悬崖,一面是峭壁,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武当山的奇观。抬头隐约可见笼罩在云雾中的天柱峰,低头可观彰显在山头的葱树林,听着流水淙淙,闻着山间空灵,令人心旷神怡。练武的时候不觉的让人能够事半功倍。

    正是这练武场的气势,使龙弓子突然打心里爱上了武当派。想着以后能在这样一片地方习武。就忍不住激动万分。

    这个时候的练武场还有很多弟子在练功。

    “哈哈。”这是王焱突然传来两声豪气的大笑。向前踏出几步。

    突然大步冲向前,急跃空中,一招回头望月,在空中将手中宝剑拔出,腾空转身稳稳落在太极图中央。

    “小师弟,师兄给你露两手,瞧好了。”

    此时王焱也正是一时兴起。不禁想要耍一手剑。

    正在一旁练武的一些弟子看到王焱连忙停下手中的练习。齐齐像他的方向望去。

    “那不是火师兄吗?怎么现在在这练武?”众弟子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纷纷议论起来。

    “好好看着,火师兄难得出手一次,这可是宝贵的观摩学习的机会。”

    王焱动了,手中宝剑微微颤动。

    “喝!”王焱一声大喊。

    宝剑在王焱手中好似生了灵性。

    “阴阳坎离火,乾坤震洛河。”王焱的剑一招招刚猛有力,是为劲剑。剑心刺向空气之中,仿佛让人感到一丝灼热。

    只见王焱单手持剑,手腕回转,宝剑横向刺出,留下一道剑影。身形却快退几步。一人一影,相隔数米,突然霎时间,那道剑影急速之势朝王焱的身影射回去。只见剑影之中窜出一把宝剑,原来剑身一直藏于剑影之中。而王焱原本手中的那把剑竟然也是残影,王焱跃像空中,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的接住了像他刺来的剑,剑尖一点地,这时王焱已经稳稳落在了地上。

    这一招名为残火奔雷,看似凶狠,实为守招,虚虚实实,在对敌之时,若是使出这一招,露出一丝破绽往后急退,敌人要是敢追身上前,只要一瞬间,剑身就能从身后刺穿敌人,着实可怕。

    “这,这竟然是太极两仪剑的招式?火师兄在剑法上的造诣已经到了如此之高的地步。”一位造诣颇高的弟子看出了王焱的招式来路。

    “已经达到了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吗?”

    “好厉害的剑法。”龙弓子在一旁眼睛死死地盯着大师兄王焱,这:“这就是武当的武功吗?”

    王焱这时将剑手入剑鞘之中,缓缓的朝着龙弓子和林淼走过来。

    “怎么样,小师弟,我刚刚也是一时兴起。耍了两招。”

    “太厉害了,我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法。”龙弓子打心里赞叹道。

    其实龙弓子根本对这些剑法的精妙之处不是很了解,只是自己觉得大师兄这一招很厉害,也说不出来是厉害在哪里。

    在一旁的弟子也是意犹未尽,拍手叫好,又看到林淼也在旁边,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水师兄,你也露一手给我们开开眼界吧。”.

    结果众弟子就跟着吆喝起来。

    “水师兄,来一个。”一时间竟然有些沸腾。

    林淼也是笑了笑:“诸位师弟,今日我师兄已经展现过一番,我就不献丑了,”

    这话一出,虽然大家觉得有点可惜,但是能够看到王焱师兄的太极两仪剑也很满足了。

    “走吧,小师弟,我们先回去吧。”林淼眯着眼笑了笑,还是那么不急不慢。

    几人回到太和居。王焱刚想休息会,却想起了师傅交代他要去武当山下的西村买一包上好的茶叶。不由得大惊。

    “完了,完了。这下走下山去已经来不及了,师傅交代事情没办好,肯定又要受罚了。”王焱平时虽然性格刚猛,但是平时处事也还冷静,没想到被这个事情慌了神。

    “师弟,你说这个事情要怎么办才好啊!”王焱连忙问一旁的林淼。

    林淼无论什么时候,总是这个温和的性子。只是眯着眼有些露出一丝阴阴的笑容,无奈的摆了摆手。

    “能怎么办,等死吧!”

    “大师兄,为何事急成这样?”龙弓子也看出些端倪,连忙问道。

    “小师弟啊,师傅叫我去西村给他买上好的茶叶,结果下午光顾着带着你转悠,把这事给忘了,这让师傅知道,非把我罚死不可。”

    “那现在去也不迟啊。”

    “现在去已经迟了,我们武当的弟子在晚钟敲响之后,除非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不得轻易外出。我现在过去,肯定赶不到了。除非要是有一匹马就好了。”

    听着王焱这么说,龙弓子也大惊,他也想起了一些什么。随即一笑。

    “大师兄,你莫急,你这么说起来,我也想起来一件事了,你忘了我今日是怎么来到武当派的吗?我是骑马上来的啊,你们还提醒我马儿不准入武当之内,下午你带着我在武当转悠,我马儿还拴在外面呢。要是大师兄急着下山去,可以骑着我的马下去。这样就能赶得到了。”

    “对啊,怎么就忘了这个事。”王焱一拍脑门:“小师弟,那事不宜迟,我们直接走吧。”

    “恩,我那匹马儿很有灵性,也有些认生,需要我去在它耳边轻轻言语一番,大致告诉它要给你骑,它才会乖乖就范。”

    “好,小师弟,师弟,你们赶快随我去武当门外。”

    王焱带着两人火急火燎的来到了大门外,果然那匹马儿还舒昂仔树旁吃草。似乎是问道了主人的气息,连忙抬起头寻找着主人的身影。

    龙弓子一把过来,抱住马头就是一阵亲昵,马儿也是在他身上蹭了蹭。

    “小师弟,别磨蹭了,抓紧时间吧。”王焱显得有些急促。

    “恩,好了。大师兄,可以骑了。”龙弓子点头示意。

    “好。”王焱一把飞身上来就上了马,把龙弓子吓了一跳:“师弟,随我一起下山去。”

    “干嘛非拉着我一起,懒得去。”林淼表示并不想跟王焱一同下山。

    “你走不走。万一我一个人下山,遇到了土匪,一个人的有危险怎么办?”

    “噗。”龙弓子听着大师兄这理由,以大师兄这实力,土匪怕是别遇到他就好吧。

    “好好好,走吧,怕了你了。”林淼也是无奈的上了马。

    平时他们两个几乎都是一起的,所以王焱怎么也想把林淼拉上。

    “小师弟,我们会在敲响晚钟之前回来的,你就先留在武当,到时候记得要去冯巧匠那里拿你的东西。”

    说完。王焱就驾着马和林淼一起朝着山下狂奔去。

    两个师兄走后,龙弓子一人也无所事事,离开了太和居又在武当逛了一圈,也不知道要干些啥,倒是有些让他惊奇的是,竟然有个弟子还叫他师兄的,他也不认识,估计是午时的时候,在膳房见过龙弓子一面吧。

    “对了,是时候去逍遥林找冯铁匠拿东西了。”龙弓子想起了什么。

    对于武当的路线,大致都已经熟悉了,独自一人来到逍遥林。正好看到冯巧匠,拿着做好的衣服从小竹屋里走出来。

    “咦,冯爷爷。”龙弓子上前打了声招呼。

    “喔?是,是什么来着?小子,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冯巧匠看到龙弓子正

    “我叫龙弓子,我是来看看我的床和衣服做好了没。过来拿的。”

    “这样啊,你来的正好,刚刚已经做好了,你看看这衣服合不合适?”说着将手中做好的一套衣服丢给了龙弓子。

    龙弓子拿着在胸前比划了一下,看上去很合身。看来这冯巧匠还是有点门路的。

    “你的床在那边。你到时候回去将他组合上就行了”冯巧匠随手一指放在石桌旁的木板。

    龙弓子往冯巧匠指向的那边一看,还以为是那种已经完全做好了的床,结果就是一些木板什么的。

    “这么多木板,这要怎么搬回去啊。”

    冯巧匠看了看那些木板,再看了看龙弓子。

    “这么点东西你搬不动?”

    “这那叫这么点东西啊,明明很重,成年人都能难全部搬得动。”龙弓子露出一副哭脸。

    “龙小子,你是来搞笑的吧。怎么你那两个师兄没来啊。”冯巧匠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