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师兄拖着我二师兄有事下山去了。”龙弓老实答道。

    “这样啊,也罢了,你来这边坐一会吧,陪我聊聊天。到时候说不定陪我聊好了,老爷子我兴许给你搬过去。”

    “算了吧,冯爷爷,虽然你的手艺非常的好,你都一把年纪了,更是搬不动这些木板。”

    “你小子,哈哈,还真是不懂一点礼貌啊。什么叫一把年纪了,对了,我看你是不是不会武功啊?”

    “是啊,一点武功都不会。”

    “我怎么看你小子的气息,不像是一个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的人?”

    龙弓子有一点点的吃惊,怎么好像都能看出我的的气息什么的?

    “冯爷爷,你是怎么能够看出我的气息啊,我师傅好像也是这么说的。”想了会,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

    “这个啊,我也不能一下跟你说清楚,你到了一定的地步就自然知道了。”

    “对了,冯爷爷,你为什么会再武当派啊,我听大师兄说,你本是逍遥派的人。”龙弓子也是本着无心随便问一问。

    没想到听到这话,冯巧匠脸色突然一变,沉声道:“小子,不该问的东西别问。”

    龙弓子也是被这突如起来的正色给吓着了。

    “哼,龙小子,你今天先走吧,我不想跟你聊了。记住下次,不该问的东西,千万不要乱问。”

    此时冯巧匠已经是下了逐客令了。

    “这。”

    “你不用多说什么了,你还是先走吧,到时候叫火小子来给你般这些东西。正好我也不用教你要怎么将这些木板装成一张床了,”

    龙弓子刚刚还想说些什么。冯巧匠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龙弓子无奈,只能转身先离开,看来只能到时候叫自己师兄来了。这冯爷爷的性格有些古怪啊,刚还说的好好的,说变就变了。

    “难道冯爷爷是太小气才被逍遥派抛弃的?”龙弓子极小声的嘀咕道。

    “站住,你小子在那嘀咕什么?说我坏话?”冯巧匠叫住了正要往回走的龙弓子。

    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但是即使是极为细小的声音还是能够隐约听到。

    “什么,您难道都听清楚了?”龙弓子没想到自己声音都那么小了,眼前这个冯爷爷到底是怎么听到的?其实冯巧匠只是隐约听到了一点,并没有完全听清楚。

    这些东西要是龙弓子稍微有点武学知识,就会知道这无非就是江湖中的听风辨儿之术了。

    “怎么?当我老了就耳聋不成?”

    “不是的,冯爷爷,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问您一个问题,您就如此小气,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一开始又没有跟我说明不能问这些问题。”既然被听到了,龙弓子干脆打算豁出去了。

    “你。”冯巧匠没想到这小子会反问自己,一下子被龙弓子说的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板着脸:“怎么?小子倒还教训起我来了?”

    既然打算豁出去了,龙弓子也不怕什么:“不是,而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将自己的事情迁怒到别人的身上。何况我也只是出于好奇问一问罢了。”

    冯巧匠此时已经气的吹胡子瞪眼了,自己来到武当派,确实有一些不远提起的事情,但是在武当就算是浮生掌门对自己都要尊敬几分。就算是龙弓子的师傅别卓清说话,也得客客气气的,他另外两个弟子,水火小子也是对自己很恭敬,没想到今天被这刚来的小子给顶撞了。

    “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就算是你的师傅来了,都没有你这么放肆。”

    其实这也确实不怪龙弓子,别卓清当时提起冯巧匠的时候,再三叮嘱了自己两个弟子,千万不要在冯巧匠面前提起逍遥派这三个字,而龙弓子只是听大师兄王焱随口一提,当然不知道有这回事。

    “我师傅,是我师傅,我是我。”

    “好,好,别卓清倒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这倒也说不上好徒弟吧,师傅都还什么没教我。”这一下龙弓子倒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只是这无意的话,却又把冯巧匠气得不行。

    “你。”冯巧匠实在是被龙弓子气到了,大骂道:“混账东西。”

    听到冯巧匠怒骂自己。龙弓子暗叫不妙,完了,这下真的把他惹怒了,这还刚到武当派就闯了这么大的祸。要是一开始直接走了不就好了。

    冯巧匠瞪着龙弓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龙弓子已经心里很虚了,支支吾吾的:“还,还能说下去吗?”

    “你,有什屁赶快放。放完赶紧给我走,以后不要在来我逍遥林了。”

    这一句话听的龙弓子心里是已经冰凉了。

    “冯前辈,虽然我这次是得罪了你,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把你得罪了,那我就再说最后一句话吧,我前段时间,在学亭镇看到了逍遥派的朝歌掌门,他的气度真的比你大多了。我先告辞了。”说完龙弓子就正要转身离开。

    冯巧匠听到朝歌的名字,也没管龙弓子后面说的什么,突然内心平静了许多:“慢着。你说你看到了朝歌?他现在怎么样了?”

    龙弓子本来已经打算转身走了,没想到冯巧匠又叫住了他。怎么感觉事情好像还有点转机?

    龙弓子停了下来,故作委屈:“冯爷爷,你不是要赶我走吗?”

    冯巧匠没好气的道:“说完你就赶紧走。”

    “这,好吧。”

    龙弓子又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到了冯巧匠的耳里,那也是听得一丝紧张。

    “之后呢?之后朝歌去哪了?”冯巧匠关切的问道。

    “那我也不知道啊,朝歌掌门这样的人,不是我所能接触到的。”

    “乱来,六扇门有六扇门的人,好端端的何必去得罪什么地府的人,真的是太乱来了。”冯巧匠此时的生气已经不是刚开始的时候生龙弓子的气了,而是生气了朝歌的气,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埋怨吧。

    “唉,可惜我已经不在逍遥派了。”冯巧匠感叹道。

    龙弓子见状,想必是冯巧匠之前在逍遥派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提起这个事,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冯爷爷,晚辈虽然之前多有得罪,但是我斗胆说一句,有些事情,并不是本身能够控制的,无论是自身是对还是错。”龙弓子想起了在乔阴县的那个老头子,他何尝不是想做一个普通人,好好的生活,奈何受尽了冷落,导致心性扭曲,还学了一本莫名的武学,才导致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这也是他的感悟与成长。

    冯巧匠没想到龙弓子会说出这样一出话,年纪轻轻,想必总也是经历过什么才有这样的感悟吧。

    “恩,你说的有些道理,小子,我发现你与你那两个师兄不一样。很不错。”虽然没有了之前的怒气,但是语气还是一本正经。

    “这么说,冯爷爷,你不生我的气了?”龙弓子见状大喜。

    “谁说的,在你眼中我像是那么大度的人吗?”冯巧匠没好气道。

    “不敢,不敢。”龙弓子长舒一口气,想来这下应该是没事了。

    “龙小子,我之前的话收回,你以后想来我逍遥林便来就是。”冯巧匠脸庞微微抽动了一下。

    “冯爷爷,是不是以后只要在你面前不要提起逍遥派这三个字就行了。”龙弓子问道。

    “唉,这个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是不会说给你听的。你师傅卓清真人,很早之前也是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当时可是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他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被他的徒弟给报仇了,哈哈。”

    冯巧匠想明白了,也是恢复到了之前的随和,还打趣起来。

    “那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冯爷爷,我先说好,你别到时候又生气。”

    “你说。不过我只回答你一个问题。”

    “那你和朝歌掌门是什么关系啊?”龙弓子既然征得得同意,自然是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之前提到他,冯巧匠明显有了些变化。

    “朝歌,他,”说到这里,冯巧匠停顿了一下,抬头望着天空,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他是我的晚辈,也是我的恩人。”

    “好了,一个问题回答你了,你小子,到时候这些东西还是叫你的师兄来帮你般,我先回去休息回了,你也先走吧。”

    这一下龙弓子倒是没有在多说什么,告辞之后,就退去了。

    王焱跟着林淼也是骑着龙弓子的骏马早早的去西村将茶叶买了回来。而且比预想的要早,这匹马实在是跑的太快了。让王焱和林淼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这小师弟还有这样一匹千里马。

    回来之后王焱也是很爽快的帮龙弓子将床给搬回了太和居,并且给他固定好。这样龙弓子在武当也有落脚之处了。

    晚上龙弓子躺在床上并不像平日里还要思绪一番,倒头就直接睡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