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紫会内

    “哼,你还知道回来,你不知道现在我么光家的情况有多么的坏吗?如今我们好不容易跟封山派能够联姻,这样的话就不用这样一直被陆家这样打压着了。你如今这样,不但将我们光家已经逼入了绝境,而且还得罪了封山派,你让我如何说你是好?”此时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大堂之中,眼中充满着怒色,甚是威严。只是两鬓的发丝已经白了些许。

    此人正是当时在雪亭镇的遇到到的珠宝商罗紫,而他的身份正是花紫会的家主光中麟

    “家主你消消气。要是你倒下了,光家就真的倒了。”此时在一旁安慰的正是当初在他身旁的那个仆人。

    光释与龙弓子分别后。就直接回了花紫会,自己的父亲也早已回到了花紫会之中,本来光释还想偷偷溜进去的,结果刚刚进去没多远就被自己父亲逮了个正着。

    这不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光释看到自己父亲憔悴了许多,虽然对自己父亲给她擅自安排的婚事很反感,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心疼。

    “父亲。你别生气了。”

    “哼,我能不气?你让我现在如何是好,光家被你这么一闹,已经没有余地了,你以为你还在像小孩子一样闹腾吗?”说道这里,光中麟脸色又是苍白了几分。

    “不就是一本七宝天岚舞吗?”

    “你,你这是要气死为父啊,怎么能说出如此忤逆之话,你知道那本七宝天岚舞对光家,对花紫会有多么重要吗?这几年来我们一直用尽了精力在寻找,你知道究竟为的是什么吗?”

    “好了好了。大不了我给你找回来了就是。”光释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本皱巴巴的谱子。

    看到光释拿出来的东西,光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光释手上那本谱子。

    “诺,不就在这里,还给你就行了。”光释手中正是那本在黑衣人手里拿过来的七宝天岚舞。

    “什么?”光中麟一个健步就来到了光释的面前,拿过她手中的那本毕竟,神色满是激动,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真的是它,真的是七宝天岚舞啊。太好了,太好了,真的是天助我光家啊。”此时的光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喜色了。

    “你这是哪里来的?怎么会在你手中?”

    光释看到自己父亲这般,也是颇为欣慰。好歹这下已经将光家的危机解决了。

    光释将大致的经过跟父亲说了一遍,也说了龙弓子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跟父亲说一下,确实这一来,龙弓子给她的帮助有多大,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还有这等事?怎么这本七宝天岚舞会出现在一个乔阴县的老头手中?此事很是蹊跷。”光中麒越想越觉得此事可疑,但现在也无从追查了,最重要的是,秘籍回来就一切都好说了。

    “对了,你说的那个龙弓子就是我们在雪亭镇看到的那个人吗?这个小子看上去倒是一副乳臭未干的样子,没想到竟然也有如此沉稳的城府。”光中麟想起了龙弓子的三叔。

    “此人的三叔倒是感觉给人一种沉稳之人,身上的气势虽然有意隐藏,但那股豪气是掩盖不了得,必定不是一个简单之人。”

    “那你有没有问清楚他的身份到底是出自哪里。”

    “这个倒是没有问,他好像也有些不想说,我也没追问下去了。”

    “恩,你做的对,要是追问下去,可能会坏了映像,不过一定要好好结交,要是能结交到他三叔这等朋友。必定会给我们花紫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是是是,我就不能自己交个朋友吗?别什么都是为了利益。”光释对自己父亲也是有些无奈,什么事情都是为花紫会着想,将自己的毕生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不得不说,他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家主。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既然光释将七宝天岚舞找回了,现在就是闯了多大祸,自己都得原谅她。只是表面上还是要有一个做父亲的样子。

    “光伯,你马上传我的口令。召集花紫会光家陆家所有的人,就说我有要事宣布。”光中麟已经迫不及待要宣布这个消息了,自己这几年压抑在心头的积怨也是时候释放出来了。

    “是,老奴这就吩咐下去。”说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光伯也是退下身去。

    “父亲,这下你总如意了吧,待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让我一个人去江湖上闯荡闯荡,就当是历练一番如何?”光释趁着这个时候,赶紧给父亲说说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光中麟根本就不答应他:“历练什么历练,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不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成天老想着出去干嘛,你又没有武功,又没有人保护你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像你娘交代。不准去。”

    “你,凭什么不让我去,我都帮你把七宝天岚舞找回来了,还不让我出去。”光释有些急了,其实她一来是成天待在这花紫会里十分枯燥,最重要的还是他想去找龙弓子了,还是跟他一起的时候才好玩。

    “先不说这个了,我得先把这个消息告诉花紫会所有的人。你这个事情以后再谈吧。”说完光中麟就径直走了出了大堂,留下了在一旁气呼呼的光释。

    “小师弟,快起床了。赶紧去找师傅了,师傅可是不会主动找你的。”

    一大早,王焱和林淼就早早的起了床,看到龙弓子睡得还正香,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龙弓子平时在乔阴县已经习惯了睡懒觉,这要他这么早起来,还真是有点叫他为难。不过现在也没办法,毕竟现在也是武当派的弟子了,不能像以前那样懒散了。

    凭着这股毅力和在大师兄的催促下,龙弓子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了武当派的衣服。

    “这冯爷爷的手艺还真不错,衣服真的挺合身的。”龙弓子看了看自己,觉得很是满意,这样才像武当弟子该有的样子。

    “咦,师兄你们怎么都起得这么早啊?”龙弓子看到自己两个师兄都早已换好了衣服,一点都不想刚刚睡醒的样子。

    “呵呵,我们都早就趁着早上这灵气十足的时候,练完功回来了,你睡得正香,想来你可能还需要慢慢的适应这样的生活。就没叫你。”林淼望着龙弓子笑了笑:“赶紧准备一下去膳房吃点东西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师傅。”

    “什么?已经练完功回来了?”龙弓子觉得有些汗颜,自己还在这睡大觉。

    “小师弟,你可别想天天都在样睡懒觉,虽然武当的弟子一般是可以睡到这个时候,但是身为师傅的弟子,也身为我们的小师弟,以后我们也会天天把你叫起来,督促你练功的。”王焱也是督导着龙弓子:“你要是不起来,可别怪师兄我不客气。”

    “是,师兄,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的。”龙弓子虽然很不愿意早起,但是他心中对实力的渴望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睡意,以后正好也有师兄督促自己,而且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像他们请教,这已经比其他武当弟子多出了许多优势了。

    “好了,别说废话了,感觉洗漱,我们去膳房吧。”

    三人吃过早饭后就一同来到了卓别清的房间之外。

    “咚咚咚。”王焱敲了敲门:“师傅,我们和小师弟一起来请安了。”

    卓别清也早早的起来了,打坐运转了会内功,正听到弟子王焱敲响自己的门。这倒是让他有些欣慰,主要是跟着龙弓子一起来的,没想到自己这三个弟子才一天就感觉相处的很融洽了,这正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进来吧。”

    “是。”三人推门而入,卓别清正坐在椅子上。王焱和林淼像别卓清行了一个礼,龙弓子在后面也学得有模有样。

    “师傅,我们带小师弟来了,他刚来武当,还有许多规矩不懂。”

    “恩,看来你们相处的很好啊,不错,为师感到很满意,焱儿,淼儿,你们有你们的事情,就跟平时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龙弓子你留下,我单独指导你。”别卓清也不多说其他的,既然把龙弓子带过来了就可以了。

    “是。”王焱林淼听着师傅这么说,也就打算先行退下了,两个人同时给了龙弓子一个鼓励的眼神。

    龙弓子已经有些兴奋了,看来自己马上就要真正的学到武当的武功了。

    “龙弓子。”

    “弟子在。”

    “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好好的修行,武当派有许多精妙的东西,甚至你一辈子都不能体会完,武当派从古至今讲究的就不是武学上的造诣有多高。习武不是用来与人争斗,而是强健体魄,惩恶扬善,而是注重心性有多宽。讲究一个德字。所以为师今天要教你的就是‘学’。”

    别卓清走到平日里打坐的蒲团旁边拿出来一摞厚厚的书。

    “你这段时间就好好的跟我把这些书给读完吧。”

    龙弓子看到别卓清拿了一摞书给他,先是一愣,怎么不是教自己武功吗?

    “师傅,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学武啊。”

    “等你什么时候能够将这些书背熟了,再学武也不迟。为师还有为师的事情要做,你就在我的房里尽心读书吧。”

    说着别卓清就将龙弓子一个人丢在了房间,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