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卓清走后,龙弓子看着这师傅给他的一大堆书,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说好的是来武当学武的呢?本来还是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办法。

    拿起最上面的一本书《武当弟子精要》。

    “师傅说过,等什么时候将这些书给背熟了,就会交给我武功了。”龙弓子拿起书开始读起来。

    “武当弟子精要,此书为武当弟子精要,需谨记于心,时刻不能相望。”

    龙弓子翻开第一页,接着往下翻。

    “武当派长存于世间,并非武功之多高,而是弟子有多优秀,才能一代代传承。”接下来很长一段就是武当弟子应该遵守的最基本的规矩:

    “这武当派规矩还真多。”

    “咦,这里有关于练功的东西。”龙弓子往后面翻读。

    “练功是要依靠体内的任督二脉,阴阳之气,就像日月运行的规律一样,用真意凝聚精,气,神于丹田之中,”龙弓子将书中的内容朗读了出来。

    “感觉还有些意思啊。”龙弓子接着往下读。

    “修炼的方法成千上万,关键在于知不知道练功的火候和练功时的心境,如果对于武学没有把握,心术而又不宁,极为容易走火入魔。”

    这第一本书龙弓子一时间竟然看得入了神。

    “有意思,有意思。就是有些看不懂。管他,先记着再说。”

    别卓清出去之后,其实一直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看龙弓子,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不错,比焱儿当初好多了。”

    龙弓子这一看起来,连读带背的,这短短一上午的时间,竟然能将此书背得大半了。

    “咚,咚,咚。”不知不觉,武当的钟声已经想了。龙弓子听到这钟声还有些惊讶。

    “怎么,现在就已经午时了吗?怎么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快?”龙弓子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已经看了多久的书了。

    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

    “师傅怎么还没回来,我还是先去吃过午饭,再来看书吧。”说着龙弓子轻轻的退出了别卓清的房间,轻轻的将门带上。

    这也是他刚刚从书中学到的东西,走路要轻,关门要轻。

    龙弓子现在已经对武当的路线很熟悉了,驾轻就熟来到膳房,老远就看到自己的师兄们给自己打招呼,由于昨天在膳房的一幕,龙弓子也领到了自己的饭菜,朝着师兄走去。

    “小师弟,今天上午怎么样?师傅是不是拿了一大堆书给你啊。”王焱笑道。显然当初他也是这样过来的。

    “是啊,师傅让我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看书。没想到一看就是一个上午。”

    “是不是一开始感觉很难熬,根本不想看书?”王焱认为小师弟肯定跟自己想的一样。因为他当时就是看着书就发愁,正想偷偷的往外跑,结果一开门,就发现别卓清就在外面等着他,吓得差点屁股尿流。只是这点事,他就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没有啊,我觉得看的挺有意思的,一时间竟然看的入了神,不知不觉就听到钟响了,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感觉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就是很多方面不是很理解。”龙弓子老实答道。

    “什么?你竟然看得到入了神?那书有那么好看吗?”王焱撇撇嘴,当初这个看书的时候,他可是愁的很。

    “恩,不错,小师弟很有造诣啊。”林淼也是称赞不已。

    “对了,大师兄,那我要什么时候学武功啊。”虽然龙弓子对看出不排斥,但是还是很想早些学到真正的武功。

    “这个啊,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我可是跟了师傅大半年才开始学武功的。”王焱也是没有骗龙弓子,当初他还是个很毛躁的人,别卓清一直不愿意教他武功,而是一直在磨练他的心性。

    “那二师兄呢?”龙弓子又转过来问林淼。

    “我啊?我当初大概就几天吧,就开始学武了。”

    “这么快?”不止龙弓子,连王焱也是一惊,自己也没有问过,没想到这么快。

    林淼也是笑笑不说话。

    几人吃过饭后也就回去休息了一会,对于核心弟子,自由度还是比较高的,不用像普通弟子一样,要每日按照规矩来修行。如果师门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的。关键还是要看自身。而龙弓子躺在床上一会并没有什么睡意,想了一下,还是先来到了别卓清的门外。

    刚到门外,就觉得有些不妥了,师傅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回来没有,要是在休息现在是不是打扰他了。

    正当龙弓子在门外踱来踱去,犹豫不决。门内却传来一道声音。

    “龙弓子吗?进来吧。”别卓清在里面就已经感觉到了龙弓子在外面,于是示意他进来。

    龙弓子推开门进去,没想到别卓清仿佛已经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了。

    “师傅。”龙弓子行了个礼。

    “恩!”看来来得还是很早啊”别卓清很是满意。越看龙弓子越喜欢这个弟子,并不是因为他手里有着浮生掌门的令牌,在他心里,能够勤奋好学的人,是他最喜欢的。

    “师傅,下午还是在这里读书吗?”龙弓子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怎么,你还想继续读书啊。”

    “下午你有下午的事情,成天读书,要是把你变成了书呆子,那为师就要被别人笑话了。”别卓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那我该去干嘛呢?”龙弓子问道。

    “你下午下山去。”

    “下山去?”

    “恩,武当派在山腰有一座道观,想必你上来的时候应该也已经看到过了。”

    确实龙弓子对这个道观印象非常深刻,当初的时候还以为那个就是武当派,还有些失望来着。

    “是,师傅,我下午去那里干嘛?”

    别卓清接着说道:“那个道观也是我们武当派很重要的一部分,虽然来进贡的香客也不多,而且来的大多数也是来自离武当山比较近的。你虽然刚来到武当,但是我相信你还是能够应对自如。所以这段时间,上午就来这里读书,下午时分你就去道观。”

    “是。”龙弓子虽然答应下来,但是有些摸不着师傅的想法,去道观能干些啥。

    别卓清又交代到:“我已经交代了我的师弟长虚道长到时候指点一下你,你可以叫他师叔,还有,提醒你一下。下山的时候必须靠自己走下去,晚钟响起之前走回来。我听焱儿说你有一匹好马,我已经让焱儿帮你养在武当的马圈了。”

    “什么?”龙弓子有些不淡定了,这让他脸上很是不满。:“走下去,那得走多久啊,还得晚钟之前走回来,要是赶不到,岂不是晚饭都没得吃了。”

    没想到别卓清竟然说了一句让龙弓子崩溃的话:“你说对了,要是没有感到的话,晚饭你也不用吃了。”

    “师傅,真的要这样吗?”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别卓清没好气道:“你刚来武当,可能还不是很适应,但是你要知道为师这样安排,自然有为师的想法,当然我也不可能完全按照武当的弟子来要求你。”

    龙弓子一听,脸色有些好转,原来师傅还是很不错的,给自己还留了些好处。

    别卓清缓缓道:“所以我现在叫你来,你就可以早点下山,去的时候可以早些做准备。好了,你现在就早点下山去吧。”

    “就,就没有了吗?”

    别卓清一听龙弓子这话,心里已经偷偷的在乐了。可是表情上确是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好处,还不满意?”

    “不,不是”龙弓子一脸沮丧。看来师傅这肯定是故意的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先下山去吧。

    龙弓子来到武当的大门外,看着这下山的路,竟然一时间有一股悲壮的心情。这条路到山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就要靠着这么走下去,走个一次两次还好,主要是这段时间天天都要走,而且要是回来晚了,本来就累,还没得饭吃,这是要龙弓子累死之后又饿死。惨不忍赌。

    龙弓子想起了昨天上山时候遇到的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道童。没想到现在自己就成了他的师兄了,可以先去找他,再去找那什么长虚师叔也不迟。

    虽然不是从小习武,但是龙弓子那些基本的拳法和轻功都怎么说也练了十几年了,身体素质还是比普通人要好很多。一路上走下来倒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这下山的时候,还是可以慢悠悠的。

    武当的道观,一般的求神拜佛的都去了少林派,而武当本来就是有些隐世的味道。所以来进香的大多数都是武当山脚下那个西村还有离武当山不远的人。

    龙弓子下来的有些早了,这个时间点,道观好像还没有一个来进香进贡的人。

    “咦”龙弓子正好看到上次那个小道童正坐在香炉旁边打了一会打盹。便是走上前去,他对这个小道童还是有些好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