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刚想过去打个招呼,刚刚走近,没想到那个小道童一下就坐起身来。平日里堤防着师傅,所以有什么动静一下就醒来了。

    小道童心里有些埋怨,这谁啊?刚刚还想偷一会闲会就来了,这个时候,天又这么热的,不好生在家里呆着。

    睁开眼一看,穿着武当派的衣服。原来是武当门人。

    “你,你是?”小道童总感觉在哪看到过龙弓子,却又想不起来武当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弟子。

    “小师傅,是我呀,昨天那会上山的时候还遇到过你呢。”

    “哦,你就是昨天那个想要拜师的?你怎么会就成为了武当弟子?不对啊,现在武当应该还不会收徒啊。”小道童很是纳闷,有点没想明白。

    不过反正看着这一身武当派的衣服,想必是没有什么可造假的了,既然是这样,估计也是被收为了外门弟子,来这里打下手的。

    一般的外门弟子,几乎也就是说在武当相当于打杂的,所以小道童看到龙弓子来这里了,也估计就跟自己一样,是个来打杂的外门弟子了。

    既然是同门之人也要行同门之礼,于是上前打了个招呼。

    “既然这样,你也是我们武当门人了,那天与你聊得颇为进行你入门比我晚,想必也是个外门弟子吧,我叫王铁,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弟了。”这个名叫李铁的弟子也是很爽朗。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龙弓子的身份,是他现在想都不敢想象的核心弟子。

    “师弟啊,我跟你说,在武当派当外门弟子,只有靠自己自身的努力,才有可能成为正式弟子,虽然说得不好听,我们外门弟子确实是在武当打杂的,但是就是这样,才能够更磨练自己。”还没等龙弓子开口,王铁就一口一个师弟,叫得已经听不下来了。

    “师~师兄。”龙弓子见他这样,感情是把自己当成外门弟子,不过就自己现在这样,估计谁都会把自己看得很低吧,也不想让他扫了这份兴,所以干脆也就这样叫起来。

    这王铁一听这口师兄,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师弟啊,师兄在武当派已经呆了快十个月了。还有两个月就是要招收新弟子的时候了。也就是说,在两个月后,我也有可能就成为正式弟子了。所以,我并不能一直在这里照顾你了。在这两个月里,你一定要跟着我好好学,我相信,以你的条件,一年后肯定也能成为一名正式弟子的。”

    “是的,师兄。”一听王铁这几句话,龙弓子心里多少有些感动,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对了,师兄,那我到这里来应该干些什么呢?”

    “这里啊,这道观的事情算是最轻松的了,只需要打打杂就好了,还有有进香的客人来的时候需要接待一番就好了。相对于水房啊,伙房来说,轻松了很多。”

    “那就好!”龙弓子一听也是微微舒了口气。这点事情,想必还是能应付过来的。

    “师弟,不怕你笑话,刚刚我那是偷偷的休息一会,因为在这里,来进香的客人来的时候也不一定,所以你得每时每刻守在这里,我一想着,这个时候,天气又这么热的,应该没有谁会上来的吧,所以我打算偷一会闲。”王铁摸摸头,有些尴尬。

    “对了。”王铁赶忙撇开话:“师弟,趁得现在没人,我带你去换上道服吧,你现在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显得有些不妥。”

    说着拉着龙弓子往里面走去,穿过道观祠堂,后面就是休息的地方了,也有几间厢房。也可以供人居住。

    “师弟,轻声一点,那间房子可是长虚道长平时所居住的房子,他现在在里头休息。我们千万莫要打扰了他。”王铁带着龙弓子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他自己的房里。

    龙弓子一开始以为王铁是一个人单独居住一间房,进去之后没想到里面还睡着三个弟子模样的人。正躺在那一张大床上呼呼大睡。

    “嘘!”王铁又连忙比了个小声的手势。

    王铁走到柜子旁边,轻轻的将柜子打开来,龙弓子看上去身材与之差不多,所以拿上了自己的一件给他。

    “师弟,这件衣服平时是我穿的,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你尽管穿便是。”王铁笑着将衣服递给龙弓子笑着道:“我们先出去吧。”

    “恩。”龙弓子以为王铁是怕打扰着这几人休息,这样小心翼翼也是很有礼貌的一种表现,所以也没说什么。

    正打算退出去之时,床上睡的有个人还是被惊醒了。

    中间那个稍微有些肥胖的弟子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一看到是王铁在那,不由得一怒。

    “王铁,你小子这个时候不去祠堂守着,你竟敢来这里偷闲?一段时间没教训你,你是找死不成。”肥胖男子二话不说就朝着王铁一顿臭骂。

    “师,师兄莫怪。”王铁一看这这师兄竟然醒来了,显然吓得不轻:“我只是带新来的师弟来换上道袍的。马上就退出去。”说着王铁就打算拉着龙弓子往外走。

    这一番对话,将另外两个人也惊喜了起来,第一眼看到王铁,本能的反应也是怒不可遏。

    “慢着?你说什么。来了新的人?”肥胖弟子将目光看向了龙弓子,同样也是一种厌恶的目光:“看样子又来了个草包啊!唉。”

    说着,这三个人哈哈大笑,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说吧,你们两个狗东西,打扰了我们清修,该当何罪?”肥胖男子轻蔑的说道。

    王铁一听,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又要受苦了,这下搞不好还要连累龙弓子。

    “三位师兄,这次是我带师弟来的,他刚来,什么都不懂,还请你们不要责怪他,有什么事情就罚我一个人吧。”王铁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他并不想拖累龙弓子。

    龙弓子起初心中也是愤怒不已,但是看到王铁这样,现在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罚你?天天都罚你,有意思吗?你现在怎么像一条狗一样了,还求着我们罚你。”

    王铁低着头,双目已经通红,两个牙齿死死的咬着,却不敢抬起头。

    看到王铁这个样子,那肥胖男子噗的一下笑出来了:“真没用。”

    转头打量向龙弓子。一看也是个老实人的模样,看来只要多给点颜色看看,就能像欺负王铁一样,欺负他。以后在这道观就相当于多了两条听话的狗了,想着脸上的肥肉就笑道了一团,让人有些恶心。

    “你小子,看到王铁的样子了吧,你给老子老老实实的过来,以后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保证你在这个道观有好日子过,到时候你想要升为正式弟子,我们保证推荐你,要是你不听话,哼哼,你就当一辈子的外门弟子,在武当打一辈子的杂吧。”

    王铁一听,心里也是一凉,眼前这群阴险的小人又要像当初骗自己一样来害龙弓子了,这下完了。

    王铁一点忙都帮不上,他也只能无能为力,他很自己为什么药这么懦弱,恨自己害了龙弓子。竟然在一旁啜泣起来。

    “王铁你他娘的哭什么哭。听着烦人,要哭死一边去。”肥胖弟子不耐烦道,又对着龙弓子:“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

    龙弓子并不想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只是微微一笑:“有劳你多心了,正好我这一辈子也不想成为什么正式弟子了。”说着拉起了王铁,朝着外面走去,门都懒得跟他们带上了。

    “你,你小子,真有种,就给老子等着吧,到时候你会跪着来求我的。”肥胖弟子恶狠狠的道,显然是气的不清。

    “您消消气,这小子都不用劳烦朱哥出手,我们就能给你好好教训他。”旁边的那两个弟子,看样子也是他们口中这个“朱哥”的狗腿子,对他也是唯唯诺诺。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子以后要怎么在武当派混下去。”

    龙弓子拉着王铁来到了祠堂之外的前坪之上,这是王铁还在小声啜泣,也是低着头,不敢看着龙弓子。

    龙弓子也是一时间没说什么。等王铁啜泣声停了,才缓缓的开口。

    “师兄,你觉得你这样像一个堂堂正正的武当弟子吗?”龙弓子语气平淡的问到,不柔也不厉。

    王铁一听,抬起头看向龙弓子,眼中有些迷惑。

    “你这样下去,师弟我觉得你还是早些下山,成为一个普通人较好。在武当没有一点意义。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

    “师弟。”王铁怔怔看着龙弓子。叹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

    “师弟,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懦弱,很没有用。”王铁问道龙弓子,也希望他能安慰自己一下。

    “是啊。我确实是这么觉得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你本来就是这样懦弱,还是你被逼无奈,这些我都不是很了解,但是现在看来,你的确是个懦弱之人。你如果跟我说说你的事情,我或许能够理解你。若是你本身就是个懦弱之人,那就什么都不用跟我说了。”

    这一番话,也是龙弓子的本意,他想开导一下眼前这位“师兄”是因为他对待自己也着实还算不错,若真是遇到了什么问题,自己还可以帮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