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闹够了没有?”

    长虚道长缓缓的走了出来,淡淡的一句话,开始还在闹腾的几人,尤其是那个朱大,看到这身影,也立马不敢造次,几个人都是低头不语,

    “哼。怎么,现在就不敢说话了?这里可是武当,不是给你们打闹的地方。几个人成何体统。”长虚道长也是有些怒色。

    “师叔,使我们不对,还请您责罚。”朱大看到长虚道长立马变成了小猪仔,老实得不得了。

    长虚道长理都没有理他,看向了龙弓子。

    “胡闹,卓清师兄就是这么教你的?”

    龙弓子看像长虚道长的眼神,虽然表面上是在教训自己,但是丝毫没有要责怪自己的意思,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尴尬的点了点头。

    “不是师傅的原因,而是弟子自身不长进。”龙弓字此时也知道,该谦虚的时候还是得老老实实。

    “恩,你们几个人,给我老老实实的主持好了道观,要是在有什么事情,别怪我不客气。”长虚道长又看向龙弓子:“你跟我进来吧。”

    说着就拂袖往里面走去,龙弓子也是看了王铁一眼,紧紧的跟了上去。

    王铁和朱大三人都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吗?怎么一下就成这样了。

    在朱大的眼里,这下可是通了篓子了,能够让长虚道长称之为卓清师兄的,那肯定只有武当七侠之以的别卓清了。这在朱大眼里,那可是高高在上啊,莫非这小子是他的弟子?难怪说和花云大师兄有过节,原来头上还有水火剑客两位师兄啊,看来这下子得罪了他,日子会要不好过了,朱大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巴结龙弓子一番,千万不能在等罪了他。

    龙弓子随着长虚道长走到他的房里。

    “怎么?刚刚那会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这会就老实了。”长虚道长笑道。

    “刚刚那能一样吗?”龙弓子也是这么一说,虽然说得自己心里都有些虚。

    “那你说说怎么就不一样了?要不是我出手,你要是中了朱大那小子一掌,估计卓清师兄就要来找我的麻烦了。”

    “说到这里,晚辈还是要先谢谢师叔出手相助,只是有些还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龙弓子试探了一下,他觉得有必要将朱大恃强凌弱的事情说出来。

    “但说无妨。”

    “师叔你可知道,在这道观里,我虽然是刚刚来,但是我就是看不惯那朱大欺负王铁的样子,难道您都不管管的吗?”

    “看样子你小子管得挺宽啊,那既然这样,你说说应该怎么办?”长虚道长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反倒是将问题甩给了龙弓子。既然这小子有这份心,倒要看看他的心性如何。

    “我觉得,像朱大这种人,就不配留在武当,应该逐出师门。”龙弓子也是恶狠狠的道。这样才能大快人心。

    长虚道长一听,反倒是看着龙弓子笑了笑。

    龙弓子也是有些莫名其妙:“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管,就能管得了得,你要是有本事你可以去将朱大逐出师门啊。所以说有的事情要量力而行,以后在江湖上也是这样,不要因为一时的愤怒而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弟子谨遵师叔教诲。”其实龙弓子觉得长虚师叔这句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怎么么就感觉跟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也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还有,自己正说着另外一个问题呢,怎么反倒被说教了一番。管他,反正先是应答下来再说。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师傅交代过我了,要我好好照顾你,你既然来了我这里,就要老老实实的做事情。你要待在这的时间不会短,你就跟着王铁一起,好好熟悉一下你今后要做的事情吧,之后我也会指点你一番的。好了就这样了,你先退下吧。”

    “是,师叔。”龙弓子轻轻的退了出去,脑子里对长虚师叔的话反复琢磨着,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管他呢,反正长辈说的话,先记着总是没错的。”想了一会龙弓子也不多想了,先去找王铁吧。

    此时王铁也不敢偷闲休息了,老老实实守在道观之前,虽然这个时候,真的是空荡的很。

    “师兄?”龙弓子上去喊了一声王铁。

    王铁一听是龙弓子喊他,本来有些兴奋,但是一想到龙弓子的身份,立马又停了下来,亏自己还一直叫他师弟师弟的,没想到他竟然是核心弟子。

    龙弓子看王铁没理他,有些奇怪,走到王铁面前。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王铁心中一阵无奈:“我现在哪还敢叫你师弟啊,你是应该是我的师兄啊。”

    “哈哈,没想到你还计较这些东西啊,在我龙弓子眼中,这些东西都没什么。这段时间还要跟着你学很多东西,你要是跟我还分这个,那怎么好好交流,要是你不习惯叫我师弟,你就叫我龙弓子好了。”

    龙弓子的这一番豪爽让王铁感到意外,当然心中也是万分感动,虽然自己并帮助不了龙弓子什么。但是他心中认定了,只要有什么问题,自己肯定在所不辞。

    “真没想到,你昨天才来的武当派,这就成为了武当的核心弟子,向我们这样的外门弟子,一辈子努力到成为内门弟子都很难,跟别说跟你一样了,实在让我有些不敢相信。”

    “哈哈,机遇,机遇,这你就别多问了。反正虽然我很弱,但确实是实打实的核心弟子。”龙弓子也是不掩饰什么。他的实力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

    接下来这段时间,龙弓子也穿上了王铁的道袍,

    大概了解了一下自己以后要干的活,没想到作为道观的弟子,除了接待进香的客人之外,竟然还要砍柴挑水,这让龙弓子很是苦恼,还以为这是份好差事,下午时分,也有几个人来道观上香,王铁也是给他示范了应该怎么做。

    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一些基本的东西,只是对于龙弓子来说有些枯燥罢了,他现在一心只想学武,所以对于这些根本不感兴趣。

    只是没想到,下午的时候,朱大也带着另外两名弟子出来了,对之前的过节好像完全没发生似的,对龙弓子更是献殷勤,反倒让龙弓子很是厌恶,这就是所谓的

    这一天下来,龙弓子除了无聊还是无聊,可是又不好多说什么。他是在不懂师傅这是何用意。

    一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倒是没让龙弓子砍柴挑水。之前王铁将这些事情都已经做好了,本来这些事应该是由朱大带着王铁一起做的,结果都让王铁一个人做完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也差不多到了该闭观的点了。王铁也是心情大好,龙弓子来了之后,他也知道自己不用像以前那样过的那么憋屈了。

    “龙弓子,我们上山去吧。”

    换过衣服之后两人也是打算回去了。龙弓子想着还要自己走回去,心中又是一阵不满,能骑马干嘛要走的。

    再看看王铁,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所以这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怎么,还不打算走吗?晚点的话可能就赶不到晚饭了。”

    龙弓子也是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就走吧。”

    王铁一个健步就开始往山头跑去。

    “唉,等等,怎么,你打算直接跑上去啊,这么远的路呢?”龙弓子有些惊讶,他还想慢慢走来着。

    “要是不跑的话,真的晚钟就要想了。还得快点跑,我们开始还耽搁了一些时间。”王铁像龙弓子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跟上。

    龙弓子也是想起了师傅说的话,要是晚钟之前没有回来的话,晚饭就不用吃了。只能跟着王铁一路跑上去。

    龙弓子可不像王铁这样天天都这样跑上跑下的,只能靠着自己基本的轻功让自己的步伐变得更快一点,他也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不愿意被王铁甩在身后,所以一路上,一直跟着王铁拼命的跑着,就凭着一股毅力。

    两人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师门之外,王铁看起来到没什么事,而龙弓子就差点把命跑没了,一路狂奔对他一个普通人来说太要命了。扶着一旁的树,就开始呕吐起来。

    王铁也是没想到龙弓子这么弱不禁风,这拿是核心弟子该有的样子啊。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要死了,这要是天天这样跑下去,这真的会死的。”龙弓子一边说还一边在那吐着。看的王铁有些好笑,不过还是去安慰了他一番。

    “没事,每天都跑的话,跑多了,自然就习惯了,我当初就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饭都吃不上呢。”

    龙弓子抹了抹嘴,一阵恶心。自己还是先回去整理下再去吃饭吧。于是跟王铁先告了别。

    龙弓子走回太和居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两个师兄出来。

    王焱一看到他也是很高兴,打量了一下龙弓子:“小师弟,你这不会是跑个山路,跑吐了吧!哈哈哈。”王焱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容,也不管龙弓子的心里伤害。

    龙弓子也是心里暗骂了自己大师兄两句:“不碍事,不碍事。我去清洗就就来。”

    只有二师兄王淼很是关切:“快去吧,我们在这等你一起去吃饭。”

    “是。两位师兄,等我片刻我马上就来。”龙弓子对这两个师兄还是真的有些感情了,至少不像朱大那样,连嘲笑自己都比下午看到朱大那副谄媚的嘴脸来的真性情。

    龙弓子简单洗漱了之后,师兄弟三人就朝着膳房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