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今天很兴奋,太极神功给他来的效果实在太让他震惊了,也让他充满了期待。

    下午时分,早早的就来到了道观。哼着小曲,换上了道袍。

    “哎,龙弓子,怎么感觉你今天跟平常不一样啊。”王铁一来就发现他有些变化。

    “哦嚯嚯,是吗?真的这么明显吗?”龙弓子对着王铁一笑。

    “很明显,都感觉你整个人的精气神跟昨天大不一样了,怎么,一上午不见。你是经历了什么好事情啊。”

    “哈,这就是秘密了,反正是好东西嘛。走吧走不哈,干活了。”.

    王铁虽然很感激龙弓子对自己好,但是他始终对龙弓子是一种尊敬的感觉,毕竟身份摆在面前,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一个只是最低的外门弟子。所以有时候王铁尽管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显得给外拘谨。

    王铁也跟着龙弓子走了出去,既然是好事,他也巴不得。

    以前在这道观之中,所有的活都是王铁一个人干,什么砍柴挑水打扫卫生,就连守着道观,接待客人,朱大那一帮人甚至都懒得出来,自从龙弓子那天的事情后,朱大几人就变得规规矩矩了,什么事情都跟王铁分担一半。

    但是表面上表现的一副改过自新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那天回去之后朱大就把此事添油加醋告诉给了花云。说龙弓子仗着自己两个师兄,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甚至还说什么要花云好看。

    花云也是冷哼一声:“才刚刚入武当的小子,就这么嚣张,别说我还正愁着对付不了那对水火门神,本来就还想着从他下手,既然这么不识相,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是啊,没想到还有这么不长眼的小子,大师兄,这小子侮辱我我没有关系,这样说英明神武,他们那一伙人,根本不知道大师兄你有多优秀。我那天差点上去将他好生揍了一顿,真的是气死我了。后来要不是长虚道长来了,我非得打断他两根骨头不可。”朱大装得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感觉还真有点像那么回事。

    几句马屁,已经完全把花云排到天上去了。花云心中听着还是很舒服,但是一想到龙弓子又很生气。

    “我知道,你在道观也有你的难处,你先不要对付他,这种小子,我到时候亲自出马,让他尝尝什么叫做厉害。”花云脸上浮现出来满脸不屑的表情,他一定要让龙弓子好看。

    然而这一切还在道观里乐呵呵的龙弓子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他还以为这朱大还算长眼。不说添什么堵,不来烦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龙弓子今天下午确实是开心,对待每一个来进香的客人都异常的客气,当中有个老奶奶还为此多捐了几贯钱。

    就跟平时样,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是觉得朱大看自己的眼光有些奇怪,笑的自己慎得慌。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

    龙弓子下午回去的时候还想向师傅问点什么,没想到师傅早就已经下山去了。只能自己慢慢的修炼了。

    晚些时候,师兄弟三人依旧是去了练功房,龙弓子在蒲团上直接坐了下来,开始打坐运转起太极神功起来。

    王焱和林淼有些吃惊,没想到小师弟就已经开始修炼内功了。昨天的时候好像还不会吧。

    “师弟,我们今天就别对招了,也好好陪小师弟一起修炼内功吧。莫打扰了他。”王焱怕对招的时候动静太大,一个人在打坐修炼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动静太大,静不下心。

    “恩,你说的对,师傅之前一直让我们对招,好让小师弟观摩,也不让我们指点他,也不知道小师弟悟出了什么没有。”林淼也是点点头。

    王焱和林淼随即找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下,也开始运气内功,修炼起来。

    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打坐,就像三根木头一样一动不动。要不是这间房里灯亮着,还真以为这里面一个人没有。

    龙弓子再次运转起太极神功的口诀来,跟昨天一样,同样是感觉到了体内明显的变化。感觉到内力在身体之中运转,然后修炼出来的内力一点点汇聚到丹田之中。而且也能感觉到昨天汇聚到自己丹田之中的那一丝内力正在慢慢的变多。

    龙弓子的太极神功在体内的周天一次次的运转着。呼吸平缓细腻。不知道怎么的。也不知道修炼了多久,身体有些逐渐的有些发热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感觉像是丹田处传来的热。”龙弓子睁开眼,先停止了修炼。

    难道是自己修炼的过猛了?还是先问问两位师兄吧,只是转眼看到自己的两位师兄也在打坐,气定神闲。龙弓子忽然发现自己能够感觉到自己师兄身上的一丝气了,就是给自己感觉无比的强大。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龙弓子站起身来活动一下,不打坐的时候一直这么盘这腿,都快要麻了。打坐的时候,内力和真气在体内循环,所以并感觉不到。

    听到龙弓子的动静,王焱也是收了自己的气,从修炼中恢复了过来,林淼也是一样。

    这让龙弓子有些诧异:“师兄,你们怎么说不修炼就不修炼了啊。”

    王焱一笑:“怎么?你不修炼了,也不准我们停下来啊?”

    “不是,不是。我哪敢这样啊。”龙弓子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师兄,你们修炼的时候怎么说停就停了啊。”

    “怎么?小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焱看了林淼一眼。没明白龙弓子的话,难道自己不想练了就停下来这有什么不对吗?

    林淼也是笑着摇摇头表示没懂。

    “师兄,修炼的时候就会忘了所有的东西,身边的一切也都注视不到。就感觉我修炼的时候就感觉要是没有一些大动静,或者没有身体的变化是不会自己能够停止的?我刚看你们你下就双双起来了,所以感到有些奇怪。”

    “这样啊,我懂你的意思了。”王焱看出了龙弓子的问题:“小师弟啊,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你修炼的时候太过认真太过投入了,完全把精神集中到了修炼上面,所以才到了这个地步的?懂了吗?”

    龙弓子有些奇怪:“大师兄,难道修炼的时候不应该认真,集中精神吗?难道还应该三心二意不成”

    “哈哈,你这样理解好像也没错啊,但也不全对。小师弟,你想想,要是我们三个人刚刚都像你那样进入了状态,要是有一个坏人来了怎么办?这时候哪怕是来一个普通人都能轻易的把我们三个杀死。这样说你能理解了吗?你现在师门不会有人来杀你。甚至都不会有人伤害你,但是以后在江湖上呢。你一个人的时候呢?这可就不能保证了哟。”

    王焱一语就道出了龙弓子心中的疑惑。龙弓子听到王焱这话也是好好沉思了一会。

    没错。现在是有师兄在旁边,万一以后再江湖上,先不说有人要害你,东西被人偷了都不知道。

    “师兄,那我应该怎么办?”不懂就问师兄,反正龙弓子现在是这样想的。

    “这个啊,具体方法,一时半会我也教不会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修炼的时候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你整天埋头苦恼的修炼,没有一点悟性就算没日没夜的修炼也没有什么用,但是当你突破要突破瓶颈或者是悟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一定要进入这种状态,这个时候,要是没有人给你护法,或者不能确保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最好不要马上开始修炼,等到了安全的时候,才开始修炼懂了吗?”

    龙弓子点点头,他现在就想做到怎么才能像师兄那样能够控制自己修炼的深度。

    林淼也开口了:“小师弟,你大师兄说的这些都是一些大道理,师兄告诉你,你现在这种状态是一种非常好的状态,每个人修炼起步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许多弟子都是在师门成长,到了一定的地步才会去下山修炼,这个问题现在不是你所需要担心的,其实向我们刚刚那样,做起来是非常简单的,你修炼久了自然就会感受到了。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修炼,其他的事情你先不用多想。”

    “是,师兄。”龙弓子这一番也是受教不浅。

    “对了,师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修炼久了,我的丹田会发热这是什么情况啊。”对于这个龙弓子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小师弟,修炼内功也是需要有一定的度,虽然修炼是好事情,但是一直修炼,却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刚刚修行的人,练得太久了,丹田反而会受不了,所以你别练太久了,自己感觉差不多了,就休息一会。”林淼接着回答道。

    “时间也不早了,小师弟,回去不?”王焱说道,他们这一番修炼,别看上去没干什么,但是在修炼的时候总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两位师兄,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在摸索一下,到时候会回去的。”龙弓子答道。

    “行,你留着在好好消化一番也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你记得早点回来休息。”

    两位师兄走后、龙弓子又独自琢磨了一番刚刚两位师兄所说的话,大师兄说的不无道理,师兄师傅不可能时时刻刻在我身边,而且江湖上难免会有坏人,修炼固然要刻苦,但是还是要有分寸,而二师兄所说的虽然没有教会我具体怎么做,但是还是给我指了一调方向。

    龙弓两手往后面一摊,顺势一趟,看着房顶。

    “有两个师兄,真的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