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了一会后,龙弓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明天师傅不在,上午的时候自己岂不是可以不用去看书了?那上午的时候岂不是要自由了?对了,师傅说十日之后再去找他,那这十天上午的时候都可以自由自在了。(书屋 shu05.com)

    “哈哈。”龙弓子想着想着笑了出来,一把从地上翻滚起来:“看来我今天还是早些回去休息。”

    龙弓子走出练功房,打算朝着太和居走去。

    “咦,今晚上没什么月光啊,怎么显得这么暗?”虽然路上是有些黑,但是也没想那么多,径直往回走去。

    从练武场到太和居还是有一些距离的,需要走上一会,就跟往常一样,得穿过凌霄宫和三清殿。

    “真是的个绝好的机会啊!”龙弓子走出练功房不久,就从黑夜中走出来一个身影。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这么一个好机会了,别卓清师叔又不在武当了,要是你小子识相一点,跟着那水火门神一起,我还真不敢把你怎么样,既然你一个人,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哈哈,而且今天晚上天色真不错,真是天助我也啊”这个人正是武当派的大弟子花云。

    自从上次朱大给花云煽风点火后,以他的性子,一直记在了心里,就找着机会想要教训龙弓子一番,这之前每天都是跟着王焱林淼一起,自然没有机会下手。这第一次,就先小小的教训一番,毕竟他是刚来到武当,武功估计连个外门弟子都不如,万一自己下手重了,一掌把他杀了,那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哼,算你小子走运,这次就让你长个记性。”

    龙弓子此时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走着走着,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咦?”龙弓子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阵冷风,凉飕飕的。而且这风来的有些不对称啊,总感觉背后有人在跟着自己。龙弓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吸了一口气:“不会吧,武当派这么灵气的地方,肯定不会。对对对,是我多虑了。”

    安慰了自己一番,加快了脚步走回去,可是越走,就越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头皮不由得一阵发麻。

    “我的妈呀,不会真的有鬼吧。”

    龙弓子放慢的了脚步,走着走着突然猛然回头一看。四周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影。

    “唉,都是自己吓自己,那有什么妖魔鬼怪。”龙弓子还是不敢多逗留,继续走回去。

    刚刚转过身来想要走回去,突然一下,两眼一鼓,后脖子感觉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没等龙弓子反应过来,就已经失去知觉,摊到再地。

    “这小子,太弱不禁风了。想想是要把他丢到哪里去好呢?”花云脑子里想着。

    “哼,把你丢到后山上去算了。”花云背起龙弓子,轻功踏步,即使是背着龙弓子,但也丝毫不影响速度,飞速来到了武当后山之上,将龙弓子重重的砸在地上。还轻轻踢了两脚。

    花云脑袋里,尽是一些无耻的想法:“就这么把你丢后山,简直太便宜你了。不如这样?看你以后怎么在武当做人。”

    上前将龙弓子的衣服扒光,让他瘫倒在后山,就算明日里醒了过来,也要光子身子在武当走来走去,想到这个场景,花云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突然两眼锐利:“哼,这就是跟我花云作对的下场。”

    花云将龙弓子的衣服拔下,看到丢到了树林之中,

    只是从龙弓子上衣里面将浮生掌门的令牌滑落到了地上,花云也只是想教训一下龙弓子,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个令牌掉落出来。

    做完这一切,花云就走出了后山,留下了光溜溜的龙弓子躺在地上。

    太和居里。

    此时已经夜很深了,王焱跟林淼此时都还躺在床上没睡着,尤其是王焱,翻来覆去,有些异样。

    王焱一把坐起来,再也忍不住了。

    “师弟,小师弟怎么还没回来?平日里早就回来了。就算是练功,以他现在的情况,一直练下去,也会受不了。都这个时候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林淼此时跟王焱一样有些担心,毕竟现在的时间已经确实太晚了。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难道真的是练的太过度了,晕死在了练功房?”王焱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恩,很有可能,师兄,我们去找找小师弟吧,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去也还来得及。”林淼刚说着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他表面上虽然没有王焱那样,但是心里却也是极为担心。

    “恩,千万不能让小师弟出什么事,不然师傅回来我们也不好交代。”王焱动作也不慢,

    两人穿好衣服后,就直奔练功房。

    “希望小师弟没什么事吧。”两人在路上的时候就祈祷着。

    “咦,怎么练功房里面的灯已经关了?”王焱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不应该啊,应该没有人会过来熄灯啊,就算进来把灯熄了,应该也会看到小师弟。”

    “走进去看看。”林淼直接进入了练功房之中。王焱紧随其后。

    “师兄,小师弟,不在这。”林淼脸色一沉,他心中隐约的冒出了一个想法,也是让平时性格温和的林淼,死死的握住了拳头。

    “这小师弟,不在这里,回去哪里呢?”王焱此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看到林淼的拳头紧握。有些不安:“师弟,想到了什么?”

    林淼正色道:“如果不是自身的问题,那么就只有别人做的,小师弟刚来到武当,应该不会有人刻意去害他,若非要是说有那么一个人的话。”说到这里,林淼的拳头又握的跟紧了,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你是说花云?干他娘的。老子找他去。要是他敢动老子小师弟一根毫毛,非扒了这个阴险小人的皮不可。”王焱说着就要往外面冲。

    林淼一把王焱拉住。

    “师弟,你拉着我干嘛?”王焱很是气愤。

    “师兄,你冷静一下,现在要是去找花云,你觉得他会承认吗?倒是后还反过来咬我们一口,这么大晚上的,师傅又不在,我们找谁说去,要是蛮干的话,不但救不了小师弟,反而我们还会受到牵扯。”林淼虽然很怒,但是还是保持着一丝理智。强拉住了王焱。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还不知道小师弟情况如何,鬼知道花云会做出些什么东西。”要不是有林淼拉着他,估计他早就要发飙了。

    “我们先在武当四处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感应到小师弟的气息,对了,还有师傅的玉佩,师傅给我们玉佩之中都留着自己的气。我们只要感应到师傅的玉佩应该就能找到小师弟。”

    “恩,师弟,我们分头行动。一定要找到小师弟。”

    为了不让王焱冲动,林淼就让他错开太和居,不然真怕他,一股脑去找花云要人,说着两个人也不磨蹭,分头就开始围着武当找龙弓子的影子。

    武当这么大的地方,就算要走完整个武当,那也得花上不少的时间。要找一个人,那难度是可想而知。

    林淼找了半天也没见着龙弓子半个身影,这大晚上的,能难用肉眼看清什么东西,已经很努力的去感受龙弓子身上的任何气息。

    “要是师傅在这里就好了,整个武当任何地方他都能感受的到玉佩的气息。”林淼虽然轻叹了一声,也没有停止这寻找:“这小师弟能去哪里呢?难道去了逍遥林?”

    打定了主意,林淼直接奔向了逍遥林。来到逍遥林,竟然发现冯巧匠的小竹屋内还亮着灯。

    林淼心中大喜:“看样子,八成小师弟是在这里了。”

    王焱找的地方都比较开阔,找了半天也是跟林淼一样什么都没找到。

    王焱心中那个急啊:“难道小师弟是去道观里面了?先去问问看门的弟子。”

    来到武当大门外,两个守门的外门弟子一看是王焱来了,连忙打招呼。

    “火师兄好。”

    王焱点点头,询问道:“今天晚上有人下山吗?”

    两个弟子有些奇怪,他们还以为王焱这个时候是要下山去,原来只是问这个,但是还是老实回答:“今天晚上武当还没有人任何人出入。”

    王焱低头沉思:“这小师弟没去道观,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呢。”说着就转身又往里面走去,弄得这两个弟子有些莫名奇妙。

    林淼走到冯巧匠的门前,敲了敲门。

    “冯爷爷,在吗?”

    里面的冯巧匠也是一惊,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小水这孩子还来找自己?

    他也没睡,正抱着手里一根书研究的入神,一时间竟然看到了这个点了。披上衣服先给林淼开门。

    “小水啊,这个时候了你怎还不睡,跑到冯爷爷这里来了?”冯巧匠看着林淼,眼神中还是很慈祥,想必这么晚了,应该也是有什么事情吧。

    林淼一看冯巧匠开了门:“冯爷爷,小师弟在你这里吗?”

    咦?原来不是来找自己的,小师弟?:“小师弟?你是说龙弓子那臭小子吗?怎么了他不在我这里啊?”

    “什么?”感觉像是心头浇了一盆水,连这里也没有?

    “怎么了,你给冯爷爷说了,龙弓子干嘛去了?”冯巧匠也是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

    林淼无奈,只能跟冯巧匠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臭小子很可能被花云给陷害了?现在情况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冯巧匠眉头微皱。

    “恩,那既然这样,我再去别的地方先找找吧。”林淼也是不打算打扰冯巧匠了,毕竟也这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