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啊,你别急。(书屋 shu05.com)再看看武当还有什么地方没找的?”冯巧匠安慰道。

    “除了一些不能去的地方,好像都找遍了。”林淼也是很无奈:“对了,还有后山没去了。我这就去看看。”

    “恩,去吧,要是没找到,再到冯爷爷这里来,冯爷爷跟你想想办法,要是找到了,也到爷爷这里来报个平安。”

    “是。”说着林淼就打算离开了逍遥林。

    “慢着,你等下。”冯巧匠叫住了林淼,转身从屋内走去,提着一盏油灯给林淼:“后山上什么东西都看不见,提一盏灯去吧。”

    林淼也是有些感动,结果了冯巧匠手中的油灯。确实今天晚上月光都没有,冒然前去什么都看不到。

    林淼走后不久,王焱也来了,他也是想到了龙弓子也有可能在这里。只是冯巧匠将他先留在了这里,告知他林淼已经来过了,让他等会林淼。

    王焱也只得听冯巧匠的。

    林淼之身一人来到后山。提着油灯,尽力的感受着任何一丝气息。

    “咦,有了,感受到了师傅的玉佩。”林淼大喜,加快脚步朝着后山走去。

    龙弓子此时还一丝不挂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找到了。太好了。”顺着玉佩的气息,林淼终于找到了龙弓子。看到龙弓子这个样子,有些心疼不已,但是也气愤不已,这很明显就是别人干的,而且也只有花云用这样卑劣的手法了,林淼先窜进树林之中,将龙弓子的衣服找到,那配玉佩在黑暗中还发出了一丝淡淡的蓝光。很好辨认。

    林淼给龙弓子简单的披上衣服,一把背起龙弓子就往逍遥林赶去。只是他也没有主要到掉在地上的那块令牌。

    “这师弟怎么还不回来。”王焱在一旁坐着又站起来,反反复复,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他虽然相信凭师弟的本事,应该没什么事,但是没有看到的时候,心里就难免会胡思乱想。

    冯巧匠也知道王艳的性格,他的心中也有些着急。

    “有脚步声。他们回来了。”冯巧匠听到了一些动静。

    王焱一把冲出去,脸色瞬间大喜,他正看到林淼背着一个人走回来,背上那个人正是龙弓子。

    “师兄,快来搭把手。”林淼喊道。

    王焱上前一把接过龙弓子,接过龙弓身上的衣服都滑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先别在外面了,进来再说吧。”冯巧匠吩咐道。

    两个将龙弓子抬进屋里。

    龙弓子在后山躺了也有很久了,身上沾满了泥渣子,还挂着几片树叶。身上着实有些脏。

    “放到床上吧,看看到底怎么了。”王焱看到龙弓子身上还是很脏,有些犹豫怕弄脏了冯巧匠的床,毕竟这么大晚上的还过来打扰他。

    “没事,我等会换一下就好了。救人要紧。”冯巧匠也是看出了王焱的担心。

    王焱只能将龙弓子放到床上,冯巧匠坐到一旁,给龙弓子把了把脉。

    “恩,这孩子没有什么大碍,看样子只是受了重击,昏死了过去。”冯巧匠这一番话,也是让王焱和林淼舒了口气,人没事就好。

    “来,小火,你传送一点内力到龙弓子体内。你的内力进去他一下就醒了。”

    “是,”王焱坐到龙弓子身旁,将龙弓子扶起,一只手轻轻的按着龙宫子的肩膀,将自己的内力一丝丝的通过手掌心传入龙弓子体内。

    还在昏厥之中的龙弓子感受到身体里面传来一丝温热,一吃痛,两眼微微的睁开来,

    “斯。”龙弓子左手搭在自己右边的肩膀上,感觉到了肩膀上传来的酸痛。

    “痛死老子了,竟然把我打晕过去了。”龙弓子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王焱三人一看龙弓子醒过来了,还大舒一口气。

    “小师弟,醒来了就好。”王焱高兴道。

    龙弓子渐渐明白过来,应该是自己的两位师兄,看自己太晚没有回去,才来找到自己,将自己带回来的。

    咦,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啊,这床好像不是自己的啊,这好像也不是在自己住的地方?龙弓子一看。

    “这是在哪儿?”

    环顾了一下四周,龙弓子看到了披着衣服的冯巧匠。

    “冯爷爷,我怎么会在你这里?”龙弓子很是奇怪,他被打晕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晕倒了多久,也不清楚期间发生了什么。

    “是小火跟小水两个孩子连夜把你找到的,对了,你到底反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

    龙弓子也只是摇摇头:“今天晚上师兄们从练功房出来后,我也没多久就出来了,一路上总感觉有人跟着自己,但是一回头又什么人都没有,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鬼怪,但在一回头,就不知道被谁感觉在后面一下把我打晕了。”

    龙弓子想了一下,他记得的就只有这么多东西了。说完龙弓子想下床走动走动,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只盖住了几层衣服,立马大惊失色。不会是冯巧匠和自己的师兄,将自己扒光了吧。

    立马捂着自己的身子:“我的衣服怎么被脱光了?”

    冯巧匠和蔼的笑了笑:“就你那点东西就别遮着了,你冯爷爷我还没看见过不成?”

    几人也是一阵笑声。

    林淼解释道:“小师弟,你被人打晕了,扒光衣服丢在后山之上,我们看你很晚还没回来,跟大师兄两个人去找你,找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在后山找到你。”

    “什么?我竟然被人扒光衣服?丢到后山上?”龙弓子有些不敢相信,但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实是还有一些泥渣子。

    脸色突然变得严重起来,自己回想一下今晚,到底是谁会在武当将自己打晕,而且做出如此无耻之事呢?这可不是小事情,要是没有师兄来救自己,那明天一早,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光着屁股在武当满地跑?那脸非得丢到姥姥家不可。

    “我也没得罪谁啊?谁会这么无耻小人?”龙弓子一时间想不起来会是谁要害他,突然一拍脑门:“难道是花云那个小人干的?”龙弓子惊呼。

    他看向王焱和林淼。

    两人也是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能够对他出手的,整个武当派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日,这个小人,竟然如此陷害我,以后非叫他好看不可。”龙弓子心里也是异常的窝火,竟然被人这样一番羞辱。

    “臭小子,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别着凉了,估计你也在后山上趟了不久。”这时冯巧匠开口道。

    王焱和林淼也都是才反应过来,龙弓子这还一丝不挂的在这呢。

    龙弓子确实是感觉自己有些着凉了,将衣服拿起来,打算穿衣服,然后拿到一半又停下来了,有些很不好意思。

    “那个,我穿个衣服,你们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啊,感觉有些奇怪。”龙弓子有些十分尴尬。

    “哎呀,多大的人了,好好好,我们转过头去,你穿完赶紧从我床上下来,你那一身脏兮兮的,把我床弄得都是泥。”冯巧匠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丝毫没有怪罪过他。

    转过头去让龙弓子先行将衣服穿好,这个花云,他之前早就听王焱和林淼说过了,在他们两口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处处跟他们作对,甚至差点还将王焱害死。这让冯巧匠很是气愤,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是武当派的事情,他跟本没资格去管。只能开导一番他们两人,没想到现在龙弓子刚来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龙弓子穿过衣服,下了床,他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些歉意的,虽然是救了自己,看样子天色已经很晚了,还要来麻烦自己两位师兄,还有冯巧匠,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在这里打扰他。

    心里对此感到感激的同时,也对花云心里记下了一笔恨意。龙弓子可不像是王焱和林淼,有机会,自己也一定要让花云出一回丑,竟然敢扒光自己的衣服,哼。

    “对了。”龙弓子又想到了什么。先是摸了摸腰间:“咦,师傅给我的玉佩呢?怎么不见了。”

    这会龙弓子真的急了,对于别卓清给自己的玉佩,当他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和对别卓清的意义的时候,更是将这枚玉佩当做贴身的宝贝一样带着。要是给弄到了,就算师傅不会怪他,他心里也是极为过意不去的。

    林淼笑了笑,从自己兜里将龙弓子玉佩拿了出来,递给了他:“要不是这枚玉佩上有师傅的气息,我还真找不到你。”

    龙弓子结果玉佩,心里大松一口气,玉佩在这里就好。龙弓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的令牌。也不见了。

    “二师兄,你还捡到了什么东西吗?”龙弓子觉得也许也在二师兄那。

    “没有啊,你还有什么东西吗?我找到你的时候,连衣服都被丢进了树林之中,我刚说了,还是靠着师傅的玉佩才找到你的。你身边好像什么都没有。”

    “哦,没,没什么。算了,不重要。”龙弓子对于这个令牌的事情也是敷衍了一下,别卓清也叮嘱过他,这个令牌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往外说了,连两个师兄也别说。

    龙弓子皱起眉头想了想。

    这就奇怪了。那要是连师兄都没有看见的话,那会是什么东西呢?难道是被花云那小人拿走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