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望着底下的悬崖,心里还是有点慎得慌。

    “小师弟,你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龙弓子躺在地上笑得有些惨淡:“大师兄,我刚刚将这瀑布的声音比作乐曲的声音,然后感受到了其中的旋律。所以现在感觉这响声已经完全不可怕了。”龙弓子将心理的想法老实的说出来了。

    “我现在终于知道师傅为何要收你为徒了,看来小师弟的悟性极高啊!”王焱发自内心的赞叹道,他自认为自己的悟性比不上自己的小师弟。

    一旁的林淼小声喃喃道:“将这激流的瀑布比作悦耳的乐曲。这一番心境,到底是到了何种地步。”

    “小师弟,你既然还有些怕的话,就原地而坐不用站起来了,你试着看看,能不能正常的修炼。”王焱吩咐道。

    “是。”现在只要不往下面看,还是没有那么惧怕。

    在这个地方练功,还真的是想都不敢想象啊!盘腿做好后,龙弓子开始修炼起来。

    将太极神功的口诀运转起来,体内的内力在龙弓子体内运转起来。

    “感受到了。”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龙弓子已经能够做到正常的修炼了,可是越是修炼越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脸上也由喜慢慢的凝重了起来。

    勉强修炼了一个周天之后,还是停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怎么就修炼出来了一点点的内力,跟平时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而且虽然自己不在怕这瀑布的声音,但是它那声音总是在那里,总感觉有些心不在焉,忍不住去听它的声音。”

    对于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到底是来修炼的,还是来听声音的?而且自己明明在修炼,效果怎么会差这么多?一连串的问题,让他有些懵了。

    “大师兄,我好像遇到一些麻烦了,我修炼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去听这瀑布的声音,而且修炼完一个周天后,并没感觉到什么明显的的感觉,反倒是觉得修炼大不如之前。”

    “小师弟,想要做到一心二用?这个世间本不存在什么真正一心二用,也是没有人能够做到的。所谓的一心二用,并不是要你分心,而是要将两者融入到一心,让一心来平衡两件事,甚至多件事、到头来还是一心一用,只有这样次才能事半功倍,我这么说你能懂吗?”王焱

    “恩,虽然现在还不是很理解,但容我琢磨琢磨。”龙弓子现在也理解了别卓清的话,武当的一切都是要靠一个“悟”字。要是不能够领会这些东西,再怎么刻苦修炼也是无用。

    索性停止了修炼,开始冥想了起来。将两者容入一心?也就是说,心中将修炼和声音融为一体?这要如何才能做到?

    王焱看着小师弟满意的点了点头,再看看林淼:“咦,这是怎么回事?师弟怎么也进入了顿悟的状态,看样子也是领悟到了什么东西。”他也只能缓缓的闭上眼睛。为龙弓子和林淼护法。

    这一上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午钟一响,才将龙弓子从思绪中敲回来。

    王焱也从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只有林淼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没等龙弓子开口问,王焱就先开了口:“小师弟,你二师兄应该是领悟到了一些什么东西,先让他在这,我们先去吃饭,不用管他。”

    “这,这样真的好吗?真的不叫他了吗?”龙弓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一个人进入了这种状态的时候,就是领悟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对师弟来说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说不定能够大大提升自己的实力,你要是现在去打扰他,反倒是害了他,轻点的话最多也就是浪费一次绝好的机会,严重的话,可能会走火入魔,导致以后没有办法在提升了。”王焱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然这样就先听师兄的吧。”也不再多过执拗,要是到时候真像大师兄所说害了二师兄,那他这一辈的都会内疚的。

    “他也入定很久一会了,我估计也用不了多久就能醒来,要是到时候还没上来的话,你倒是后去道观的时候,我会过来给他护法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先上去吧。”

    “上去,我们要怎么上去?不会是。。。”龙弓子一脸惊恐。

    “哈哈,没错,走吧小师弟。”王焱抓着龙弓子的肩膀,轻轻跃起,踏着峭壁,三两下就带着龙弓子飞了上去。

    龙弓子同样是被吓得魂都没了,一到练武场上面,就是老毛病,两腿一软倒了下来。也顾不得别的弟子看着他了。

    “大师兄,你能不能让我心里做些准备再上来。”

    看着龙弓子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王焱实在笑的不行。

    休息了片刻后两个走像膳房,路上还是有说有笑的。毕竟龙弓子感觉到了收获不小,只是还没有真正转化为自己的东西,王焱也很高兴,自己的小师弟悟性这么高,林淼又好像悟到了什么东西。这对他来说,只要他们越来越好,他心里也高兴。

    “唉,小师弟,你那个?”王焱刚还想问些什么来着,突然看到龙弓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看到龙弓子的眼色突然变了,随着他的目光往前看去,果然,他也停了下来,脸色不必龙弓子差到哪里去。

    “哟,原来是火门神和他的他的小师弟啊?怎么,小师弟?昨天晚上没有感冒吧?”花云嘴角上扬,笑的很是无耻。

    这么一说来,他也承认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就算他这么说,在别人看来,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他们两个只是日常的嘲讽罢了。但是王焱和龙弓子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小人到底做了什么,龙弓子的拳头死死地握着。

    “花云,你这个人还真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啊。”王焱怒哼到。

    “火师弟啊,你这话可就严重了?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侮辱我,在武当,向来讲的是弟子之间的团结,我们身为核心弟子,应该做好其他弟子的榜样,你在这里这个样子,是要挑事情不成?那我作为武当派的大弟子,就算你是卓清真人的弟子,我也要替他管教一番。”

    花云这话彻底是把王焱激怒了,没想竟然还反咬一口。

    王焱的拳头上已经隐隐有了一股真气浮现,看样子是要动真格得了。

    “怎么,还想现在在这里跟我动手不成,成和体统?难道你师傅就是这么教你的?”花云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林淼不在这里,以王焱这傻子的劲头,肯定受不了自己的几句话,要是他敢有所造次,敢在这里乱来,就算是他师傅来了,也难免受到一番责罚。

    “你有种再说一遍?”王焱已经将内力完全汇聚到了拳头之上,旁边的弟子连忙是退开几步,这一拳要是砸出来,鬼知道会不会波及到自己。

    龙弓子在一旁看得也有些急了,暗叫不好,大师兄已经完全中了花云这小人的奸计了,他知道,在王焱眼中是容不得被侮辱他的师傅的,而花云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要是在膳房前弄出什么乱子,那还真的不是小事。现在二师兄又不在这里。这可怎么办是好。

    不得不说,这花云在这个方面还是有些本事。这下可难办了。

    “大师兄,你冷静些,他就是在激怒你。别中了他的套啊。”龙弓子极力劝说道。

    可是王焱现在哪听得进去。仿佛已经成了一个怒目金刚:“花云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说我师傅坏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烂你的嘴巴。”

    花云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你是狗急了,墙都不知道跳了?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打得过我?你怕是在做梦吧?怎么?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让别人说说像什么样子,就算是你师傅来了,只怕都会蒙羞吧。”现在花云,显得极为嚣张。

    “大师兄?你千万要忍住啊。”

    此时的王焱哪还听得进去:“你害我小师弟一事我还没找你,现在你又说我师傅,就算是打不过你,想必你也不会好受吧。”

    “喝!”王焱怒吼一声,正提着火拳就像花云砸去。

    “来吧,来吧!”花云心里现在十分阴险,看着王焱一步步踏出自己的圈套之中“到时候你就完了?哈哈。”

    “大师兄?不要啊!”龙弓子此时也是急眼了,他心里知道要是不阻止大师兄,真的就完了。在膳房前打斗,伤害同门师兄弟。这些罪名加起来,可是有的好受的,说不定被逐出师门也是不无可能的。所以他千万不能让他做傻事。

    龙弓子心一狠,一个健步,用身体挡住了王焱。

    “大师兄,停手啊!!!!”此时龙弓子已经闭上了双眼,他也不知道这一拳挨下来,自己会不会死。

    听到小师弟的一声大喊,王焱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龙弓子,这才清醒过来,但此时拳头已经出去,难以收回了。

    “小师弟,让开。”

    “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王焱最后一瞬间,已经收住了自己的拳头。但是内力却没有收回来,尽管卸了很多力,但是这股内力隔空打在龙弓子的小身板上,还是很不好受。

    龙弓子被震的后退好几步,单膝跪了下来。捂着胸口。

    “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差点支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