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弟,你在在房里休息会,我去去就来。”王焱说着就先出去了。

    “哎,师兄你去哪?”

    还没叫的上,王焱就已经先跑出去了。

    “这,师兄,这个时候了到哪里去弄吃的?”龙弓子稍稍做起来了一些,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大师兄这一掌,打得还真疼,要不是他最后收了力,没打在我身上,估计我就直接一掌被大师兄拍死了。”

    龙弓子想起了师傅说的,太极神功要是练成了之后,将可以达到强健体魄的作用,看样子,这段时间得好好修炼了,也不知道到底能练到什么地步。

    王焱走后,一会也不见回来,龙弓子躺在床上有些不知道干什么。坐起身子,想修炼一番,看看能不能缓缓疼痛。

    运转起太极神功口诀,内力缓缓流出,立马感觉到一股温热涌上胸口的疼痛处。

    “这是?”龙弓子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继续运转着内功。

    “舒服。果然有效果。”感觉到这股温热将疼痛包裹住,正在慢慢的减轻,感受着这太极神功带来的好处,心中也是一喜。一瞬间就进入了状态。竟然一时间都忘记疼痛了。

    “小师弟?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大师兄呢?咦,怎么感觉你好像受了伤,脸色这么白。”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林淼的声音。

    没想到王焱没回来,却是林淼先回来了。

    听到林淼喊他,龙弓子也瞬间停止了内力的运转,刚刚一停,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胸口处又传来阵痛,只是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

    “小师弟,你这是怎么了?”林淼关切的问道。他也没看到王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弓子把今天在膳房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林淼听。林淼的脸色也是越听越沉。

    “混账。”一拳砸在墙上:“这花云竟然做出如此出格之事,真当我们怕了他不成。”

    龙弓子被林淼这样子给吓到了,他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二师兄露出这样的表情。

    稍微冷静了一点之后,林淼还是平静了下来,他毕竟不像王焱那般冲动。

    “小师弟,虽然你受了伤,但是你做的很对。要不是你,师兄可能就惨了。大师兄也是,实在太冲动了,幸好你没有什么大碍。”

    “我没什么事,主要是花云这人真的太可恶了。”龙弓子现在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小师弟,你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我们不像他一样小人,但真当我们是软柿子不成。对了,我看看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林淼道。

    龙弓子也不多说什么,之前王焱就说了,要是二师兄的内力应该可以给自己疗伤,虽然不是很想麻烦二师兄,但是这生疼也是不好受啊。

    将衣服拉来,自己也是吓了一条,没想到雄寇上面竟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手掌印。

    “我来看看。”林淼将手放在龙弓子的胸口上:“大师兄下手这么狠啊。这还不是简单的外伤,看样子是受了内伤。”

    “内伤?这我不是很清楚,就是感觉胸口这一团很疼,而且只要一牵动,就感觉全身都疼。”

    “恩,这就没错了,小师弟,你做好,我将内力输入到你的体内,你别运功,放松就好,这种内伤要是不及时治好,怕是以后会留下很多毛病。”

    龙弓点了点头,林淼将手轻轻的放在龙弓子的背后。开始给他疗伤。

    林淼的内力十分的温和,而且也将力度控制的非常好。这一股清凉传到自己的胸前。跟刚刚自己运转太极神功的那股热流完全不一样。

    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刚刚太极神功的作用只是止疼,而这一股内力却是在给自己疗伤。

    “呼呼。”龙弓子直吐了几口浊气。

    “怎么,小师弟,要是疼就直说。”

    “不是的,而是感觉太爽了。胸口上的疼痛已经减少了很多。”

    “恩,等会有你爽的。”

    龙弓子不知道林淼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刚还想问些什么。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气血翻滚,喉咙一紧。

    “噗。”一口浊血吐出。让龙弓子汗都冒出来了。

    林淼这是才将手放离了龙弓子的身上,扶着龙弓子躺下。将被子给他盖上。

    龙弓子都不知道到刚刚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反倒是胸口的上的痛还强烈一些了。

    “二师兄,这是怎么了?我的胸口越发疼了。”

    林淼笑了笑:“这是正常状况,刚刚你吐的那一口血,正是你体内的淤血。要是不吐出来,留在体内会很麻烦的,现在你体内没什么问题了,疼痛就自然转到了身体之外,肯定会有些疼,但是不用过多久就没这么疼了,到时候给你去抓几服药,你好好的休息。”

    “原来是这样。”龙弓子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对了,二师兄,我的开始运转太极神功的时候感觉到的是一股温热的感觉,而你的内力,越是有些清凉,不过很舒服。”

    “哦,没想到师傅教你的竟然是太极神功。”林淼先是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个是由于功法的不同所造成的,我的功法偏阴,所以感觉很舒服,你要是让师兄给你疗伤,非得疼死你不可。”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传来了王焱的声音:“小师弟,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龙弓子和林淼也是相视一笑:“还真是说谁谁就到啊!”

    王焱走进屋:“咦,师弟,你已经回来了。”不过脸上却还是有些歉意。

    “师兄,你这次真的太冲动了。”林淼也是丝毫不掩饰责怪的眼神。

    “是是是,我知道我错了,先不说这个了,等会再一起商量。你看我这不给小师弟带好吃的来了嘛。”王焱将手中提着的东西拿出来晃了晃。

    “好香啊,这是啥东西?”龙弓子伸出鼻子,使劲嗅了嗅。已经被这香味熏得有些发饿了。

    王焱虽然去了一会,但是这一趟可没白去。

    “小师弟,这种东西可是在膳房吃不到的美味啊。”王焱手中正拿着两只烧鸡。简直让人直流口水。

    “哇,大师兄,你这烧鸡哪来的?咱们武当还有这等好东西吗?”眼睛盯着王焱手中的烧鸡,一刻都不想离开。

    林淼一看就懂了:“师兄,你又去泽帆那里了?”

    “是啊,那小子,成天被他师傅关着炼丹,也没看到练出个什么鬼东西,一点心思全花在这个上面了。”将烧鸡递给龙弓子:“小师弟啊,你开始还说没有见到什么核心弟子,这不,我刚刚就是去了一个核心弟子那里给你弄的烧鸡。”

    “怎么?武当还有专门烧鸡的弟子吗?”结果烧鸡,二话不说就开始啃起来。一股脑说出这么一句话

    “哈哈。”这句话实在是惹得王焱想笑。

    “不是呢,我告诉你,这家伙可是个苦命哇,他师傅正是武当七侠的沈阳子,他师傅的炼丹术,在普天下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他也被他师傅,每天要求学习炼丹术,不过这小子可不是个老实的人,一天到晚想着鬼点子,这不武当山上的野味估计都被他烤了个遍。”

    “对了,他师傅难道就不管他啊?”龙弓子确实也是饿了,再加上受伤,此时还是很虚弱,嘴里啃着烧鸡,说话都有些含糊了。

    “他师傅成天在丹房里炼丹,一呆就是很久,甚至有是有好几天都不会出来,怎么会有时间管他啊。哎,小师弟,你慢些吃啊,又没有人跟你抢。”

    看着龙弓子这狼吞虎咽的样子,王焱不由得想起之前的日子,天天跟着泽帆师弟两个人鬼混,就是各种找吃的,结果有一次被师傅抓住了,然后被罚得生活不能自理。想想以前,都觉得有些好笑。

    龙弓子吃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不也没吃饭的吗?怎么你们不吃,就我一个人,怎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你就放心吃吧,到了我们这个地步,其实几天不吃东西都是没事的,你身体虚,吃个烧鸡也能补一补。我跟你讲,泽帆那小子,你别看他那样,手艺还是真不错的。”林淼也在一旁随身附和。

    “呜。”龙弓子吃着吃着差点眼泪掉了下来。

    吃过这只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舒坦了。

    “啊,简直要死了。”

    “好了,小师弟,吃完了你也别愣着,我们还是先说说今天花云的事情吧。”

    林淼这话一出,王焱和刚吃饱的龙弓子两人也是一本正经起来。

    “大师兄,你有什么想说的。”这个事情毕竟是出在王焱身上,林淼也是毫不客气的问道。

    “恩,花云这个人的确是恶毒至极,而且是想方设法的来针对我们。这就相当于我们在明,他在暗,有时候确实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再怎么样,我们也不能像他那样使阴招,这不是我们的性格,要对付他,只有光明正大的击败他。”王焱说出了这样句话,让龙弓子有些似懂非懂。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到时候在核心弟子比武当中,光明正大的击败他?”

    “恩,目前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林淼也表示很赞同。

    但是龙弓子心里却担心起来:“大师兄,你们不是说除非你们两个合力,不然打不过他的吗?要怎么才能光明正大的打败他?”

    这个问题,王焱也自然之道,他自认为单挑不是花云的对手,毕竟境界造化上都要比他低。去年的时候,也是败在了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