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焱缓缓了吐了一口气。

    “小师弟,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去年的那个时候我是败在他的手下,我心里非常不甘,这一年,我一刻都没有落下修炼,虽然境界上还是及不上他,但是总归要悟出点什么东西。所以这一次对上花云,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大师兄,你这是领出出了什么绝招,作为杀手锏吗?”龙弓子一听这话,眼睛睁得有些发光,羡慕不已。

    王焱笑了笑:“可以这么说吧。”

    “大师兄,那你有多大的把握战胜他?”要是大师兄能够打败花云,以花云的性格,肯定会受不了败在大师兄手上的,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打败他?别逗了,小师弟,花云身为大师兄,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要靠我打败他,几乎不可能。”

    “。。。”

    “大师兄,你是在忽悠我吗?”龙弓子露出了一副鄙夷的眼光看着王焱:“说好的杀手锏呢?那你到底是把握的什么啊?”

    “我是把握能够在他的手里走得更久一点,或者说能将他逼得更惨一点,谁跟你说我能打败他了啊?”看着这小师弟一脸懵的样子,王焱心里乐呵得紧。

    倒是龙弓子急了:“那要是打败不了他,那岂不是还是要被他看不起啊,又能嘲讽我们了。”龙弓子撇撇嘴,很是不乐意。

    “小师弟,这么想你就错了,输一场又没事,大师兄我又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他嘲讽人他说去就行了,别放在心上就好。”王焱呵呵一笑。

    “大师兄,得了吧,这话你也能说的出来,刚刚是谁还被他激怒来着,拉都拉不住。”

    “啊!哈哈,这,这”王焱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龙弓子又抬头看了看林淼,满是尴尬。

    林淼实在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小师弟,你大师兄就是这样,别管他,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你,虽然这个你可能不乐意听,但事实就是这样。”

    对于自己这个大师兄,龙弓子也是有些无奈,毕竟他对自己的好,可都是一点点看在眼中,但是对于二师兄说的话,龙弓子还是很愿意听的。

    “花云自从当上大师兄一来,这十年在武当弟子中比武,一场都没有败过。”

    “什么?”龙弓子直接惊呼起来:“十年一场都没有败过?这不是在说笑话吧?”

    “你觉得师兄会骗你吗?”

    十年来未尝败绩无非就两种可能,一种是花云实力太强,还一种就是武当其他弟子太弱,但是像武当派这样的弟子,真的会很弱吗?龙弓子反正是不相信,像自己两个师兄这样的还能说弱的话,那自己就连弱都算不上了,充其量也就是叫做“死鱼。”

    而且仔细一想,花云现在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也就是说,十年前,也就是刚刚十五六岁,这个时候就当上了大师兄,而且那个时候就未尝败绩,实在是有些可怕啊。

    “花云真的有这么强吗?那时候年纪就差不多跟我一样吧。核心弟子中就没有比他厉害的?”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十年内就没有比他更出色的弟子?

    “小师弟,你误会了。”王焱听龙弓子这么一说好像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花云那个时候虽然是大师兄,但不是核心弟子中的大师兄,他那个时候只是内门弟子的大师兄呢。不过当他成了核心弟子的时候,也的确是成了大师兄。”

    “等等,师兄,你先停下,你这说得我有些混乱了。”

    这绕来绕去的,龙弓子有些理解不过来了,怎么花云又成了内门弟子?他不是周成傲师叔的弟子吗,应该直接是核心弟子才对啊。

    “花云难道不是一直都是核心弟子吗?”

    “谁跟你说的?我们也都不是一进来就是核心弟子啊,除了你小子。我当初跟着师傅跟了一年之久才成为他真正的徒弟,才成为记名弟子的,之前我最多算是个半正式弟子。你二师兄之前一直都还是外门弟子呢,也是后来才成为核心弟子的。”

    花云跟他们三个都不一样,那可是实打实的一步一步从外门弟子比上来的,从外门弟子到正式弟子,再到内门弟子,最后成为了核心弟子,这短短的几年就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并非什么容易的事情,要知道,他之前都是一个人,是成为了核心弟子以后,最后才被周成傲收为关门弟子,这样一个人,若不是他的人品不行,确实可以作为一个众弟子之间的典范。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都是听张友辉说的,他从小就在武当长大,这些东西他应该最清楚。”花云比王焱来的不知道要早了几年,很多事情连他都是听别人所说的。

    龙弓子陷入了深思,要是真的是这样一个人,作为对手那真的太可怕了。龙弓子心中有了一个疑问,花云之前就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吗?若要是这样的心性,怎么可能进步的这么快。

    将想法提出来,王焱也是立马回到:“你说这个啊,之前我也问过张友辉,他好像是说大师兄之前不是这样的,好像是怎么来着,反正他也说的很含糊,大概就是慢慢的就变成了这样,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来这事情还不简单啊。

    其实这个问题,在林淼心中也是早有疑问,毕竟他的心思要比王焱来得细,只是他也没有办法去了解其中的秘密罢了。

    其实林淼之前也有意无意的去调查过,只是根本问不出什么来路,师傅也是不知道,所以后来就放弃了。

    王焱看龙弓子这个样子,以为他是怕到时候自己会打不过花云,那就又要被他小人得志了。

    “小师弟,你也别太急了。我是打不过他,你别忘了还有师弟啊?”

    龙弓子也不多想其他问题了,毕竟他能做到的也就只是想想。有些讶异的道:“怎么说?难道还可以车轮战不成?”

    王焱笑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林淼接过王焱的话:“核心第子比武一来也是为了检验一下第子的能力,而来就是为了给那些普通弟子开开眼见,所以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方式来比试,大致就是想跟谁比就跟谁比,只要你提出挑战,对方就不能拒绝,相反别人挑战你的时候也不能拒绝,但是每个人只能出战三次,三次过后就不能被挑战或者挑战别人了。”

    这种挑战方式也是为了照顾弟子们,如果一直比试下去,难免会伤了自己的元气,虽然在比试过程中难免也会有些意外。

    龙弓子有些不是很明白这规则,若是我挑战了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又反过来挑战自己,这样的情况到底要不要应战?

    将想法说出来,倒是得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回答。

    “小师弟,你多虑了,相互比试过的之后,是不能再重复挑战的,这个你放心。”

    “那既然这样,要是花云挑战我怎么办?我岂不是不得不应战?这样的话,那我几下就会被打成筛子的。”想到这里,龙弓子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龙弓子加入武当没多久,一进来就成了核心弟子,若是说浮生掌门是武当上千年来资质最好的一人,那么他就是武当有史以来,最弱小的核心弟子,而且还是弱的有些过分了。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像花云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是不会挑战别人的,至于其他人,都还不认识你,而且你武功这么弱,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不会自讨没趣挑战你的。”

    这种核心弟子之间的比试,反正也没他什么事情,最多就是到时候站在师傅的身边老老实实的看着师兄们上去比试就行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期待。

    那到时候的局势就是自己两个师兄轮流跟花云比完,还有一个可以挑战他的人。武当核心弟子中没有弱者,再怎么说想要轻松打败自己两个师兄,就算是花云应该也要好生吃一番苦头,到时候第三个上去的人,说什么也应该要打败他吧。

    龙弓子脑子里现在就已经幻想到了比试的时候。谁打败花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够打败他,要是能看到他被打败的样子,必定极为爽快。

    “对了,师弟,你刚刚领悟到了什么东西?”王焱想起了林淼之前在哪个岩石台上的进修。

    林淼笑道:“这下还得多亏了小师弟了才让我领悟到这些东西,师兄,这一来,我的实力恐怕是要超过你了。”

    “咦,搞得这么神秘啊,实力超过我那是好事啊,快说来听听。”

    对于王焱来说,林淼和龙弓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师兄弟,感情也是最深的。所以当林淼说实力要超出他时候,并没有异心。要是可以的话,他巴不得连龙弓子都要比自己强

    “多亏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龙弓子也回过神来,不懂林淼的意思。